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121章 离京
    叶恒本来是打算身子好了就离京的。

    可就快过颁金节了,家里虽然没说,可大家意思还是不想叫他马上走。

    于是,就拖了几天。

    不过,最终也不是去参军,而是叶家在南边有些生意,就交给他打理。

    也好好,以后还是要考功名的。

    也不知道是心疼孩子居多,还是终于知道自己有错,叶明远最近很是明事理。

    颁金节过后,又是一场大雪,这就又拖延了叶恒的行程。

    可是他离京的心已经定了,早已经收拾好了行礼,只等着天气好些,就要走了。

    叶枫给他选的小厮叫叶五,是个拳脚还不错的小子。跟着他,也放心些。

    到了十八这一日,一早起来,叶恒就知道,就是今日了。

    于是,他好好吃了早膳,就去前院,给叶明远道别。

    叶明远没见他,怕见了,就要留着他。

    倒是觉罗氏和叶樱都洒泪。

    陶氏也装模作样了几下。

    最后,也没有去给叶枫道别,只是叫家里的奴才去说了一声,就带着小厮叶五,以及一辆马车一个车夫,往城外去了。

    叶恒骑马不算好,不过还是坚持骑马。

    慢悠悠的,从京城往外走。

    一路上看着京城里的一切,和着冬日里的寒冷,渐渐的离开走远。

    出了城,先往水月庵去。

    自打上回见过之后,他们也很久不见了。

    他这一次,不想与叶瑾说话,只是远远的看一眼就罢了。

    水月庵里,叶瑾过的很不好。

    她内心的不平和愤怒无人理会,日复一日,她都要扭曲了,或者说,走就扭曲了。

    可是这里不是能任性的地方,不配合,就会挨饿。不配合就会挨冻。

    渐渐的,心里带着满腔恨意,恨所有人以及这个世界。可手上的活计已经熟能生巧。

    挑水,砍柴,劈柴,烧火,做饭,缝衣,没有不会的。

    叶恒在暗处看她的时候,就是她正在劈柴的画面。

    叶恒平静的看着她,看着这个与他一胎所出的姐姐,心里竟没有太多起伏。

    只是看了很久之后,轻声叹气。

    叶瑾还是想不通,看她眉目之间就知道她的内心。

    她如今也不能面对这一切,她只是努力的活着而已。

    可他不想帮她了。

    他不能帮她,虽然,他也受伤不轻,可叶家还是他的家。叶家的人,还是关心他爱护他的。

    叶瑾却会毁了叶家。

    就在叶瑾将斧头丢在地上,像是将死去的敌人丢下一般,满目煞气的继续下一个事情的时候,叶恒转身离去。

    没有人想要叶瑾死。

    否则,这一回京城里的疫情就是好机会。

    可是,她好好的活着。

    所以,他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了。出了水月庵,上马,径自离开了京城。

    南方么?南方也很好,可是他并不想管什么生意。

    先去看看吧,开春,他还是要去别处的。

    被宋南保赶上的时候,叶恒已经从水月庵的路上回来,重新回到了大路上了。

    宋南保一直叫人盯着叶家的,得知叶恒走了,犹豫再三,还是策马追来了。

    “宋兄?你怎么在这里?”叶恒有些诧异,见他单枪匹马的,也不像是有事。

    “叶二爷。”宋南保说话有些艰难:“你要离京么?”

    “是啊,家里在南边有生意,我闲来无事,就去看着。”叶恒笑道。

    除了那一天喝醉了,其实与这个宋南保没有太多交集的,叶恒心里很是诧异。

    “叶二爷可否借一步说话。”都已经追来了这里,宋南保鼓起勇气。

    “好。叶五,你先等会。”叶恒不疑有他。

    叶五也没在意,这能有什么事?就和车夫原地等着。

    叶恒策马,与宋南保一起往远处走了一截。

    “宋兄有话,不妨直说吧。”叶恒道。

    打心眼里,他是觉得不太对得起宋南保的。

    宋南保想说的是千言万语,可是对上叶恒那双坦荡无知的眼睛,他就觉得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怎么说呢?说我喜欢男人,喜欢你?你别走,留下和我在一起?

    可能么?

    一个是当朝将军,一个是贵妃的弟弟。怎么可能?

    他的喜欢,是要害了他们两个人的。

    可是,他还是追来了,三十年的人生里,就这么一次动心

    “宋兄?”叶恒见他不说话,叫了一声。

    “我是”宋南保苦涩:“我是想与你说一声对不住。那件事我不该揭出来的,不然你也不至于要走。”宋南保忍住心里的酸涩道。

    “这件事不怪你,不是早就说了么?是我自己做错事了,我该承受的,何况我害了人命。”叶恒叹气。

    “宋兄实在是不必耿耿于怀,叶恒有幸,结交宋兄,实在是福气。”叶恒拱手。

    话已经说到这里,宋南保满腹心事也只好压住了。

    “话说开了,我就安心了。我也不送你了,祝你一路顺风。”压住心里的酸涩,宋南保拱手。

    叶恒也拱手,没有再多说。终究是分别了。

    宋南保对于叶恒来说,是插曲,只是这个插曲记忆不太好。叶恒骑在马上,心里无比轻松。瞧,虽然要执意的离开家里了。可大哥还是给他预备了足够的银子。最好的马匹。

    嫂子给预备了好多冬衣都在后头的马车里呢。

    有时候啊,家就是家。大姐姐的话说的很好,他不是被叶家驱逐出去的。

    所以,他身后还是有家的。

    这一来,不管流浪去哪,都不会太凄凉不是么?

    所以,他虽然策马远去,不回头。

    可是心里知道,京城啊,不会永远的离别的。因为他总是要回来的。不管多少年。

    那对母女的坟前,叶恒惊了一杯酒,烧了一道纸,说了一句话。

    他说:怪我一早没有接你回叶家,是我的错。可是我没有不想负责,对不起。

    他心里想,如果可以的话,就叫这娘俩个一起转世吧,等他娶妻了,就投胎来。做他的女儿。他定然呵护他们一辈子。

    我错了,可我总会成长。

    以后的以后,我总会担负起我的责任。

    我就说我恒是钢管直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