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126章 不得翻身
    九爷领了这差事,对于后宫里的人来说,是没有什么妨碍的。

    倒是八爷重新掌管了内务府,对她们稍微有点影响。

    十一月里就是弘昐的大婚了,已经是十月二十了,内务府当然要认真操办起来的。

    这一忙活,后宫里的事,难免就要慢一点了。

    不过内务府素来是看人下菜碟子的,贵妃这里,那是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没人敢慢待一丝一毫的。

    十月二十三这一日,太后传话,叫后宫里主子们都来拜见。

    叶枣诧异,不知太后有什么事,便问花嬷嬷:“嬷嬷可知,太后娘娘这是什么意思?”

    太后一般没事不会叫人去的,除了请安。

    “这奴才估摸着,太后娘娘怕是想过问二阿哥的婚事呢。”花嬷嬷也不是纯粹估摸,而是她也有些消息来源的,只是不太确切而已。

    “是么?这也应该。”叶枣也说不上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太后总是这样

    就算是百姓家里的孙子要成婚,做祖母的真的关心,能等到没几天的时候才问?

    早干嘛去了?

    很快,叶枣就带着嫔位以上的主子们都往西峰秀色去了。

    前儿又下了雪,虽然都扫干净了,可是天冷的很。

    叶枣全副武装的坐在撵上倒是还可以。

    到了西峰秀色,几个主子各自见礼之后,才去给太后请安。

    太后叫了起,就好奇:“裕贵人呢?怎么不见?”

    叶枣上前一步:“娘娘叫主子们过来,臣妾就没叫她来。她也有两个孩子呢,这天气冷的很,要是有个病了什么的,孩子那也不好,怕过了病气不是?”

    叶枣笑着道。

    太后皱眉,不过没说什么,她今儿的主题也不是见裕贵人。

    至于叶枣,当然是故意的了。

    她不主动害人,可是人家要是害你呢?

    裕贵人挑唆纳喇庶妃的事,她怎么可能当做不知道?

    她也不怎么收拾她,就是叫她认清楚身份吧。很快,她就会叫她知道,日子不好过的。

    妄想叫她的孩子受委屈,她就做好准备吧。

    “下个月,弘昐就大婚了,哀家也想帮衬一把。那孩子也是个好孩子。贵妃如今安排到哪里了?你安排,究竟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倒是不如给哀家来,也免得外头说你闲话。”

    太后大约是觉得自己说的重了,又补救:“哀家也不是看低了你,你办事哀家是信得过的。只是这件事,你到底不好插手。”

    叶枣冷笑,心想不是是说她一个做庶母的,不好管皇子的婚事么?

    名不正言不顺,太后做了一辈子妃妾,还真是不会说话呢。

    “回太后娘娘的话,臣妾并不知道内务府管到了哪一步了。臣妾是个懒惰的,这些事本没有插手。怎么太后娘娘也不知道么?娘娘素来疼爱二阿哥,怎么竟不知呢?”

    叶枣哪里肯吃亏,被太后讽刺了,才懒得忍耐呢。

    太后不是装出个慈爱的祖母样儿来,怎么就露馅儿了?

    太后讽刺叶枣不是第一次,被叶枣噎着也不是第一次了。

    虽然面色难看,倒是也撑得住:“哀家身子不适,是管的迟了些。”

    “也是臣妾想多了,娘娘最是疼爱小辈儿的,怎么会不管呢。这件事,倒是娘娘与皇上说呢?还是臣妾替您说呢?”叶枣笑盈盈的问。

    太后心口疼!

    说个屁,既然皇上都没叫宸贵妃插手,那就是不需要后宫管的意思了。

    她这会子巴巴的凑过去说我要管?

    亲娘的面子也不好使了,她心里清楚的很。

    “罢了,哀家也没操办过这些事,内务府办得好就是了,回头哀家督促他们便是了。”太后自己立台阶,自己下。

    至此,叶枣也不可能在追着问了。

    倒是像是来请安的。

    她们两个对上,其余的人都是多余的。

    裕贵人这里,先是得知太后娘娘叫人过去说话。

    她忙不迭的换了一身衣裳,就要出门了。

    却见自己的太监进来,面色不太好看的道:“贵人,贵妃娘娘那头传话,说太后娘娘那里是叫主子们过去有话说的奴才就就不必去了”

    裕贵人是实打实的愣了一会,然后才明白,她就是那个不必去了的奴才。

    奴才!

    她自打生下两个孩子之后,就忘记了自己是奴才。

    或者也不是全然的忘记了吧,但是总觉得她马上就晋位了,不在是奴才了

    可今日贵妃一句话,就如同一个响亮的巴掌打在她脸上。

    她还是奴才。

    再是七阿哥的生母也没用,皇上不给她晋位,她就是奴才。

    想想宫里的许庶妃吧。

    三阿哥都多大了

    裕贵人不是个情绪外露的人,所以做不出迁怒自己的太监这样的事。

    她摆摆手,面上没什么异常的叫他退下。

    然后进了屋里。

    奶娘们正哄着两个孩子呢,七阿哥和三格格都已经会说话了,都会叫阿玛了。

    这会子正咿咿呀呀的不知道跟着奶娘学什么新鲜的。

    她眼神阴郁的看了一会两个孩子,然后转头,回了自己的屋子。

    这里摆设的比贵人好些,可是也远不及一个嫔位的摆设。

    她沉默的看着这一切,心里恨意丛生。

    她生了两个孩子,为什么不能晋位?

    凭什么八阿哥在她后头出生,叶氏就成了宸贵妃?

    她就一直都是贵人?

    就算是当初她靠着太后,不也是为了能好好生下孩子吗?为什么就十恶不赦了?

    如今贵妃这样说,是因为她做的那件事被贵妃发现了吧?

    那以后,贵妃是不是会一直对付她?

    有贵妃在,她是不是一直只能是个贵人了?

    裕贵人心乱如麻,根本不知如何改善眼前的困境。

    她也算是个反应快的,只凭着一句话,就已经想到了以后。

    可想到了又如何?

    一个无宠的贵人,能与一个盛宠的贵妃对抗么?

    裕贵人靠在椅背上,面上平静,心里却烦闷到了极点。

    她可真是命不好,才会被潜邸侍妾出身的人压着一辈子!生了孩子也不得翻身!

    可真的不得翻身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