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133章 精致
    叶枣倒是真没想那么多,就是一时感慨罢了。

    不过,她如今的位置就是这样,她今儿赏赐了秀嫔,就是鼓励,也是一个xìn hào。

    这之后,就会有人很多人对裕贵人不客气。

    当然,这本就是叶枣的意思,她就是要叫那女人不痛快。

    想拿她的孩子说事情,就该受这个委屈。

    受着去吧。她也不打杀她。

    锦妃被灌了不少酒,脸都红透了。

    四爷的赏赐来的时候,她欢欢喜喜的接了。

    四爷的赏赐没有什么出彩的,就是衣裳首饰罢了。

    这倒是也不算什么,究竟在妃位上呢,不管有没有宠爱,生了一个孩子的妃子,总是不会不好过的。

    皇上也总是要给几分面子的。

    至于这面子是给了锦妃,还是给了六阿哥,到了晚间,皇上依旧去的是毓秀宫,就可见一斑了。

    叶枣泡了个澡,头发湿着,里头里衣,外头棉袍子坐在那里叫白玉给她擦头发。

    四爷进来就瞧见这么一幕:“怎么夜里洗头发了?”

    “这不是还早,一会就干了。”叶枣看他:“给皇上请安。”

    四爷摆手,坐在一边:“朕回来迟了,晚膳吃的好不好?”

    “挺好,我和八阿哥一起吃的。”叶枣回答、

    四爷今儿有事来着。

    “和他一起,你才吃不好。”四爷看她。

    叶枣不置可否,自己从梳妆台上拿起一个白玉的**子来,打开口子,倒出些水在手心里,然后均匀的拍打在脸上。

    四爷就这么瞧着,看她在眼睛周围揉了许久,又揉了一会脸颊。

    揉的脸颊都粉粉的,又拿着桌上的白玉小圆盒子,打开盖子,将那颜色琥珀色的膏体挖出来涂在脸上,然后均匀的推开。

    这膏体有一股子淡淡的药味,不过也不难闻。

    推开之后,枣枣再揉揉眼睛周围,然后是额头,下巴和鼻子周边,最后整个脸。最后是脖子,仰起头自己揉了很久。

    四爷知道,这要是白天,她就要在外头上一层薄薄的粉,并不是白的,而是滑腻的。

    夜里的话,就不上了。

    四爷想,究竟是个美人,就是这样本来该无聊的事,他也能看很久。

    不过,转念想,换一个美人,他也不爱看了。

    他其实就喜欢枣枣有时候这种精致。

    真精致啊。

    这水和膏体,都是她和太医院里的太医一起研究的。四爷知道,隔几日,她还用一种绿色的膏体涂一点。

    有的时候,会用一种粉红色的液体洗脸。

    可她这么着,就是她至今不见一根皱纹。

    有一回,她自己说,女人哪有不老的,一半靠日子过的轻松,一半就是往脸上堆东西了。

    四爷知道,她用的那个琥珀色的膏体,里头有不少药材,也有珍珠粉。

    就因为这个,四爷专门叫人拿来新鲜的好珍珠给太医院送去给她做这个。

    还专门叫人盯着,不许出一点错。

    当然,这她不知道。

    也不需要知道。

    头发擦的差不多了,她的脸也弄好了之后,她就摆手叫白玉不必擦了。

    起身,过来四爷这里:“皇上看着无聊吧?女人有时候就是无聊的。”

    四爷摇了摇头,心想着也就是你了。

    别的女人,是打死也不敢不理会朕,自己在那弄自己的。

    别的女人这会子压根不敢卸妆洗漱。总是要等着朕的。

    “这个药膏好不好?不好的话,叫人给你换了?”四爷伸手,摸了摸她光滑的脸。

    不过,刚涂抹过东西,感觉湿湿的。

    “挺好的,这不是挺湿润柔软的么。”叶枣自己也摸了一下。

    四爷点头,心想你一直都这样啊

    叶枣心里有数,她常年吃燕窝也不是假的,那都是极好的东西,脸上用的也是好的,这时候的东西没有激素。

    “其实皇上也可以用的”

    “不必了,朕一个男子不怕这个。”四爷忙打断她。

    看她这么涂涂抹抹是享受,一想到他自己这么来,就要疯了。

    叶枣失笑不已,四爷真是太直了。

    四爷拉住她:“嘲笑朕?”

    “不是,我就是觉得你太好了。真的。”叶枣一本正经的点头。

    四爷白了她一眼,然后起身洗漱去了。

    一会再收拾她不迟。

    叶枣笑呵呵的,跟着四爷进了净房。

    她也不做什么,就靠着门框,瞧着奴才们伺候四爷更衣,洗漱。

    四爷也很习惯她跟着,这感觉其实也很好。

    等换好了出来,叶枣给四爷揉肩膀:“是不是又写了一天字?累吧?”

    “还好,你给朕这么一揉,该累也不累了。”四爷笑着拍她的手:“不必忙活了。”

    叶枣还是坚持给他揉了一会,这才坐下:“上个月没去成直隶,这个月还去?”

    “正要和你说,后日就去了。”上个月没去成,是因为那第三场雪,后来就是二阿哥的大婚了。

    这会子,没事了,总是要去的。

    “年前是一定要去的。”四爷道。

    “那就去吧,早结束了,就安心回来过年了。”叶枣点头,表示理解。

    慰问军队什么的,肯定是年前啊。

    估摸着要顺带发些东西下去。粮饷之外的东西。

    直隶驻扎的,可是皇上亲信中的亲信,虽然是隆科多管着,但是那是属于皇上的亲兵。

    “嗯,朕也是这么想。这几日你就好好的在宫里呆着,朕很快就回来了。”直隶不远。

    “是!您比我亲爹还啰嗦呢。”叶枣翻白眼。您是多不放心我?

    四爷被雷在当场,无言以对。

    然后怒了,将乱说话的狐狸精扛起来就往里走。

    不多时,就传出狐狸精的求饶声来了。

    可谁也不敢阻止皇上收妖。

    可真是闻着伤心啊呸!见着落泪活该!啊!

    屋里,四爷就瞧着小狐狸装模作样的挣扎,然后冷笑一声压下去:“再装朕就吞了你。”

    然后,小狐狸停住挣扎一秒钟,然后又开始蹬腿,一副真的要被吃了的样子喊叫:“救命呀,救命呀”

    四爷:

    小狐狸就是欠收拾!

    低头,咬住她的嘴唇,手也不老实起来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