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140章 梦魇
    八阿哥坐不住了,从座位上起来就蹬蹬蹬的走过来。

    然后抬头看三格格,又看叶枣。

    叶枣就解释:“你三姐姐委屈了。”

    八阿哥想了想,又蹬蹬蹬的跑回去,指着一盘点心看弘昕。

    弘昕心里有数,笑着摸摸他的脑袋,将那一盘子点心端着递给他:“不要跑,慢慢走。”

    八阿哥点点头,端着点心过来,然后抓起一个拿的高高的。

    他不会说话,不过表情也很明显。

    何况,这么大的孩子,说不说话也无所谓,互相本来就能沟通的。

    三格格哭的也很累了,一块点心足以下台了。

    于是,怯怯的就伸手要接。

    可又不敢,第一时间去看裕贵人。

    裕贵人都还没怎么样呢,四爷就眯眼看过去了。

    裕贵人吓了一跳,忙道:“快拿着。”

    三格格这才接了,奶娘忙给她擦泪,三格格将点心塞进嘴里咬着,终于不哭了。

    只是看谁都是怯怯的。

    “好了,三格格就留在这里,裕贵人你出去吧。”四爷摆手。

    裕贵人忙应了一声是,也顾不得什么耻辱了,这会子再呆着,三格格还有异常她才是要倒霉呢。

    三格格就挨着七阿哥和八阿哥坐着了,七阿哥倒是没什么感觉。

    八阿哥过来之后,就又给了三格格一块点心。

    三格格还是怯怯的接了。

    后头奶娘想,您晚上也不这么吃啊可哪里敢说呢。

    倒是弘昕看出来了:“八弟,不能给三mèi mèi吃了,不然不消化了。你也不要吃了。”

    八阿哥手里的点心没送出去,又不许自己吃了,半晌举起来给弘昕。

    弘昕倒是不嫌弃弟弟,只好吃了。

    三格格不哭了之后,终于能好好吃饭了。

    不过,不管是她还是七阿哥,俩加一块也没有八阿哥吃的好,吃的多。

    太后看了几眼也不得不承认,贵妃养孩子,还是有一套的。

    孩子哭闹而已,四爷自然不会责怪谁。

    这顿家宴总算还是好好的结束了。

    临走,裕贵人特地抱三格格:“来,额娘抱着。”

    三格格愣怔的被额娘抱起来,很是不自在。

    叶枣看了几眼,只是笑了笑。裕贵人做的太过了。

    想必平时抱着孩子的时候也不多。

    这头,八阿哥就很自觉地被奶娘抱起来了。

    一般在外面,额娘是不抱抱的。

    四爷不许,他太结实了,叶枣那身子骨,四爷总觉得她抱不动。

    四爷是直接与叶枣一道回了毓秀宫的。

    八阿哥趴在奶娘怀里,被裹着只露出眼睛来,咕噜噜转着四处看。

    时不时的,伸手抓奶娘的耳朵。

    四爷看了一眼,奶娘就有点怕。

    不过,四爷只是看了一眼而已。

    奶娘也没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的,伺候主子,是不能戴耳环之类的东西的,头上首饰也是尽量少。

    就怕主子抓的时候伤着手。

    回了毓秀宫,五阿哥先去偏殿歇着了。

    八阿哥却还缠着额娘。

    叶枣索性将他丢进了四爷怀里。

    八阿哥懵了一下之后,就很愉快的接受了皇阿玛。

    皇阿玛可以举高高。

    不过,刚吃饱,四爷不会举高高的,就叫八阿哥很是失望。

    终于把精力旺盛的八阿哥哄好了,叫奶娘抱走。

    叶枣已经洗漱更衣出来了。

    家宴结束后就不早了,她也有点累。

    四爷看过去,就见她一身粉色的里衣,披着一件棉袍子,长发垂下来,坐在他跟前。

    四爷就拉住她的手:“累了?都有黑眼圈了。”

    “起得早了点。”叶枣点头。

    “昨夜没睡好吧?做的什么梦?”昨儿夜里,她睡得不大好。

    四爷一开始还没察觉,后来发现她好像很不安。

    “就是奇怪,我自己也知道自己做梦了,可是醒来又不记得。”叶枣摇摇头:“估摸着是睡得姿势不太好吧。”

    四爷看了她几眼,也认可了这个说法了。

    “那今儿早点睡吧,去榻上躺着,朕洗漱了就来了。”四爷道。

    叶枣点头去了。

    等四爷也洗漱好回来,就见叶枣已经睡着了。

    四爷给她拉好被子,就不抱她,只与她挨着躺下。

    昨儿没睡好,今儿好好叫她睡。

    四爷脑子里想着朝中的事,渐渐也就睡着了。

    四爷是被叶枣的蠕动弄醒的。

    醒来先是有点懵,然后就反应过来,枣枣挣扎呢。

    他不敢猛然叫,都说这样叫醒了容易丢了魂儿。

    就侧头看,就见枣枣皱眉,手抓着床单,饶是夜色里看着,也觉得她脸色不好看。

    四爷将帐子掀开,只打了一个响指。

    歇着外头的白玉忙就过来福身,用眼神询问怎么了。

    四爷小声道:“掌灯,叫太医。”

    白玉看了一眼主子,忙应了是就去了。

    不多时,白玉和碧玉掌灯进来,外头小亭子已经去请太医了。

    叶枣的挣扎终于归于平静,她也终于安稳睡着了。

    四爷却皱眉看她,毫无睡意。

    太医来的时候,叶枣都没有醒来,还是请脉到了一半,叶枣忽然惊醒。

    一醒来看见这么多人就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惊叫。

    四爷忙抱住她:“乖不怕,朕在呢,乖。”

    “你们干嘛”叶枣心跳的很厉害,任由谁半夜醒来看见一堆人也很怕。

    “别怕别怕,你睡得不安稳,朕叫太医给你瞧瞧。”四爷忙安抚。

    叶枣又是惊吓又是气,根本不理会,拉着四爷的胳膊就咬下去了。

    被惊醒的人哪里有理智?很快四爷就发现她是真的咬。

    不过硬挺着没出声。只一只手摸着她的后背安抚:“是朕不好,不怕啊。”

    理智回笼,叶枣松开四爷的手:“你到底是做什么?你就不能叫醒我啊?”

    到底是白玉不敢不说话了:“主子,您方才放佛是魇着了,魇着的人是不能叫的。万岁爷也是好意呀。”

    叶枣茫然看她,又看四爷:“我魇着了?”

    四爷点头,皱眉:“先别说这个,叫太医给你瞧瞧。”

    那太医跪着,早在看着皇上安抚贵妃娘娘的时候就惊吓的不轻。

    又瞧见了贵妃娘娘咬皇上,那狠劲儿

    这会子战战兢兢的很呢。

    忙上前:“请娘娘的脉。”

    叶枣疑惑的伸出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