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151章 关于诅咒
    她继续吃了几口饭,然后才放下碗:“来了啊。”

    苏培盛瞧见叶瑾的时候,几乎不敢相信这是叶瑾。

    十五六岁的姑娘而已,就算是再憔悴也不该是这样的。

    她头发枯黄,人瘦的厉害,一张脸,枯黄中带着青紫的颜色,早已经看不出以前的样子了。

    眼角的皱纹很深像是老妪一般。

    再往下看,她果然食指都包着看不出颜色的破布。

    “带走,好好搜。”苏培盛摆手。

    “搜什么啊?再井边呢,不要白跑了。”叶瑾诡异的笑,笑起来的时候,整个脸上都有了皱纹。

    苏培盛也诡异的看她,然后摆手:“去查。”

    很快,御林军侍卫就四散开来,整个水月庵都要查的。

    叶瑾被绑起来,带回京城,送进了刑部。

    而就在这时候,有个四十多岁的婆子上吊了。只是没有死成。

    也被苏培盛下令送回了刑部。

    对水月庵的搜查结果,简直叫苏培盛这个没有了子孙根的人都不能接受!

    他也总算是明白了那主持为何害怕了。

    主持的屋子里,搜出了很多东西,避火图之类的东西甚至有一摞。

    更有各种角先生之类的东西。还有些药。

    都是些青楼里才该有的东西,这里本是个佛门清净之处。而今竟是比那八大胡同里最下等的窑子也不如了。

    而且,主持以下,十来个尼姑的屋子里都有这样的东西。

    简直叫人看不下去。

    苏培盛当即下令叫人绑着这群尼姑,锁了水月庵。

    而御林军也顺利搜出了井边石阶下面藏着的那个被人血浸透了,又干涸之后,散发着诡异臭味,颜色是褐色的柳木人偶。

    这人偶上头,最上面一层似乎还是湿的,几乎看得出,就是血液。

    “这是?”格图肯究竟不知内情,所以问了一句,他实在是看的头皮发麻。

    “格图肯大人哪,你什么都不知道是多有福气,别问了。”苏培盛摇头:“但愿这事与旁人无关吧,不然”

    不然,就是血流成河。

    历朝历代,这巫蛊魇胜之术都是血流成河的

    便是叶家,这回能不能好好的都未可知了。

    真是生出个丧门星来啊。要不是有贵妃娘娘,都不必想,叶家这回肯定满门都是个死了。

    啧啧

    将水月庵搜了个底朝天之后,苏培盛将那人偶带回紫禁城。

    不敢带进乾清宫,只是自己回去禀报。

    四爷平静的听着:“东西呢?”

    “回万岁爷的话,奴才不敢带进来,放在了外头了。”

    “去拿来,请大师过来一趟。”四爷说话的语气很是平静,只是内心的波涛汹涌只有自己知道。

    果然是枣枣那个坏了心肠的mèi mèi做的好事。

    当初就不该留她一命,倒是差点害了枣枣。

    很快,人偶就拿来了,四爷用帕子捏着看那上面刻上去的八字。

    枣枣的八字,他很清楚,正是她的。

    全知和尚进来,就瞧见了这个人偶:“阿弥陀佛,竟真有骨肉相残”

    “大师且看,此物是直接烧了么?”四爷黑着脸。

    “且不急着烧了,贫僧僭越了,敢问伤害了贵妃娘娘的,是娘娘的何人?”

    “同父异母的mèi mèi。”四爷哼道。

    “那么再问皇上,此人如何处置?”

    “杀。”四爷一点都不避讳的道。便是有人拦着,这一回,这个女人也只能死了。

    “哎。苦海无边。既然此人必死无疑,総ōu rén?硗瞿且蝗眨?渡?谇鬃陨樟舜宋铮?捕然?侨嘶昶恰2晃?缘模?宋锷樟斯倘晃揄α耍?皇悄锬锏闹燎譵èi mèi做了此事,总是与娘娘的命数有了纠缠的。倘若不度化,此生娘娘也许无碍,来生怕有些坎坷。贫僧不在此也罢,既然在,总是要做些事的。”

    “好,多谢大师了。朕本不该在高僧面前说这些造孽的话,可此女心性狠毒,几次三番陷害贵妃。若非如此,也不会进了水月庵。

    只是她不知好歹,不知悔改,才有今日。此女心性已经扭曲至此,留她一命,只怕是后患无穷。”

    “善恶都有度,贫僧虽然见不得杀孽,可身为帝王,岂能没有杀孽?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全职和尚念了一句佛号,就出去了。

    只吩咐苏培盛,用纯金盒子,将这个东西装起来,然后平常视之便是了。

    四爷自然不会叫叶枣看这样可怕的东西。

    终于找到了出处,四爷也算是松口气了。

    “好好给朕审,不管用什么法子,告诉刑部尚书,要是做不好,就提头来见。水月庵的事也一并给朕查。给朕问清楚,她是从何处得来的法子。”四爷哼道:“漏了一个细节,就不必回来了。”

    苏培盛忙应了是,就出去了。

    心里却是一股子寒意,看来这回是不能善了了。

    四爷晚间回了毓秀宫,叶枣只看他面色,就有数了。

    “果然是叶瑾?”

    四爷点头:“不思悔改,这一回,你不能心软了,这件事,就交给朕吧。”

    “好。”叶枣点头,自嘲一笑:“果然是恨我。竟不惜代价了么?”

    “不必想了,这件事于你就算是过去了,你只好好养身子。那和尚是个有本事的。”想着,四爷就把当年的事与她说了。

    叶枣惊讶的不得了:“果然如此了得?”

    “正是如此,也是朕不好,竟没有第一时间想到他。不然你也不会受这么久的罪过了。”四爷拉着她的手。

    “你呀,我知道你在意我,对我好。可也不能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拦呀。”叶枣笑着戳四爷的肩膀:“我心里都知道。你是皇帝,日理万机的,最近跟着我受罪,没想起来不是正常么?”

    “枣枣越发善解人意了。”四爷抱住她,亲了亲:“好起来就好,没有你,朕都不知怎么过了。”

    冷冰冰的有什么意思呢?

    四爷一直都知道,离不开这个狐狸。如今知道的更深了。

    “呸,一贯不许我胡说,今日你胡说了?”叶枣白了四爷一眼。

    四爷真是叫她这一眼看的心驰神往。不过,一会老和尚还会来念经的,还是忍住吧。

    关于诅咒,都是胡诌。如有雷同,那必须是他们抄袭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