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枣和八阿哥醒来,就安排用午膳,下午娘俩没事做了,就和花生一起玩。

    太冷了不出去,就在殿中玩耍。很是悠闲。

    反正四爷不许她忙,只能养着了。

    下午,祺嫔来请安。

    叶枣叫她进来:“你坐吧,不必客气。”

    祺嫔谢过她,然后坐在一边,就看八阿哥:“今儿被娘娘困住了?”

    “早上出去也算,这么冷的天,到底不能由着他。之前我病着,被带去阿哥所就有点受寒了,不过这孩子跟弘昕一样,体质好,硬是只大了几个喷嚏。别的一概没事。”

    “到底是娘娘养得好,才叫五阿哥和八阿哥都这么好。”祺嫔笑着看过去:“八阿哥,您玩什么呢?”

    八阿哥对祺嫔也不算陌生了,于是举起手叫她看手里的九连环。

    祺嫔就笑着夸:“好聪明那。”

    “你是来坐坐?还是有事?”叶枣问。

    “回娘娘的话,之前不是安排了过年的赏赐么。昨儿就发完了,臣妾是特地来说一声的。”祺嫔道。

    “那就好。辛苦你们了。瑞贵嫔办事如何?”叶枣问。

    “回娘娘的话,这位……真真是不粘手。凡事挂一个名头罢了,听的是两位妃主子的话,臣妾的意见她也不会不管,自己是不出主意的。”

    “也好,她不想沾手,我不能强迫她。她顶着那么个姓儿也不好办事。”叶枣笑了笑,没想到,这瑞贵嫔倒是个有意思的人。

    “可不是么,也是她看得开。如今这样,反倒是皇上念着乌拉那拉这个姓氏还抬举她一二,至少她是贵嫔了。要是看不懂,学英华殿那位,才是作死呢。”祺嫔笑道。

    “说起来,英华殿那位这些日子安分?”叶枣问,她之前病着,也顾不上她。

    “还是那样,说是有时候自言自语的,不过也没什么事。就是入冬开始,偶尔病一场,也都叫太医看过了。”祺嫔说着,也是皱眉:“她那身子,我瞧着……明明是不好,很不好。可却没大病……”

    “不管她,安分就好。到底是皇后,皇上一日没有废了她,你我就都要敬着的。”叶枣摆手。

    当年皇后残害婴儿的事,还是不能说的。

    “对了,李答应病了。估摸着是宫外的事知道了之后病的。锦妃娘娘已经按照您的吩咐,给找了太医,不碍事。”

    叶枣之前就吩咐了,李答应病了也给看的。

    总不能从毒酒白绫下救了她,最后叫她病死吧?没必要。

    “嗯。”叶枣点头:“别的人都安分?我看着裕贵人如今很是不安分呢。怎么?孩子大了,有想头了?”

    “她?”祺嫔哼了一声:“我横竖是偏心娘娘您的。七阿哥怎么着也越不过五阿哥去。”

    “你呀。”叶枣摇头:“不说这个,我给你留了些东西,一会叫人给你送去。快过年了,过年最是费衣料子。不过,一年一次,这时候不美什么时候美?你也是正经的嫔主子。”

    “多谢娘娘,总是叫娘娘操心这些。”祺嫔不好意思道。

    “没什么。”

    “那臣妾就回去了,不耽误娘娘的事。这天冷了,娘娘千万保重身子。”祺嫔起身道。

    叶枣点头,示意她可以走了。

    出了毓秀宫,祺嫔就笑:“娘娘早就该这样了。”

    祺嫔的丫头有点懵:“主子?”

    “我说啊,娘娘早该把后宫都攥住了。一个个的,都是不省心的。我虽然也是皇上的嫔妃,可我最是知道娘娘了。她当家做主,只要不作死,谁也不会受罪。那禧妃裕贵人,不是我说,一个装的好,一个压的好,其实都不是好相与的。”

    “主子是娘娘这头的,横竖娘娘是得宠的。”丫头笑道。

    “我觉得挺好,我反正自打进府没得宠过,如今我也算是身居高位了,没什么不好。反正,我是要帮着娘娘的。等她哪天成了皇贵妃,更省心。说不得,我还跟着成了贵嫔呢。”祺嫔笑着,很是轻松。

    “主子,您觉得,贵妃娘娘还能更进一步?”丫头小声问。

    “你这丫头,你也不看这宫里,还有谁能比贵妃娘娘更厉害的。瞧着吧,你主子我打从潜邸就和娘娘好,我是实心实意的。这后宫里,谁有花花肠子我都没有。我只管给娘娘办差,跟着娘娘享福。”

    生不生有个屁用!

    跟对了主子,没儿子也一样享福。

    瞧瞧李氏,瞧瞧许氏,都有儿子,如何?

    不如她什么负担都没有,只管跟对人就好了。

    屋里,叶枣看着八阿哥和花生满屋子乱跑。

    不过狗狗和孩子跑的都不快,倒像是八阿哥练习走路呢。

    “主子,喝点水,这天气干燥呢。”紫玉端来了蜂蜜水。

    “给八阿哥也端一点,给花生也拿温水来,都喝点吧。这狗岁数大了,也得当成孩子养着了。”

    紫玉忙笑着应了。

    叶枣喝了半杯蜂蜜水,又漱口。

    瞧着八阿哥站在原地,是白玉端着水过去的,孩子很配合的接着大口喝了小半杯。

    花生也就着大碗喝了不少。

    叶枣看着孩子和狗,不禁笑了:“挺好的。”

    白玉和紫玉对视一眼,都没敢接话。

    她们不知道主子说的是什么意思,是说八阿哥好好喝水挺好的?

    还是说花生好好喝水挺好的。

    或者是说,八阿哥和花生都肯好好喝水挺好的?

    反正是挺好的。

    其实,叶枣是想说,这样的日子,挺好的。

    于是,四爷回来的时候,就见喝好了的一孩子一狗又兴致勃勃的满屋子乱窜起来了。

    而枣枣坐在窗前,看着他笑。

    笑的四爷心里毛毛的,过来与她道:“这是笑什么?”

    “想你了,你就来了,于是就笑了。”叶枣伸手,拉住四爷的:“我想你。”

    四爷耳朵本就被外头冻得有点红了,这会子听了她这话,更红了:“嗯,乖。”

    当着孩子呢,四爷实在不知道怎么接。

    不过,叶枣不在意四爷怎么接,她想他,他来了,不需要接,这就好。挺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