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185章 花生
    四爷好笑,这么点的孩子也知道是太后难为了枣枣。

    揉揉他的头:“饿了没有?皇阿玛看着你是饿了是不是?”

    这是他最小的孩子,娇宠些也不为过。

    “这孩子倒是长得好,结实。”太后带笑。

    不管怎么说,贵妃生的两个儿子都是身体很好的,这么大,风寒都没有几次。

    “多谢娘娘夸赞。”叶枣笑着。

    也许是看到额娘还能笑,也许是觉得这时候皇阿玛不说什么,八阿哥就瞪了四爷一眼,然后过去挨着额娘了。

    四爷心里知道,这是叫小儿子嫌弃了……

    然后看了叶枣一眼,一副你看八阿哥又偏心的样子。

    叶枣只当是瞧不见。

    七阿哥眼巴巴的瞅着,又想上前,可又不敢,很是不高兴。

    另一侧,裕贵人瞧着自己的儿子这样,心里更是难受。

    七阿哥也聪明懂事,哪里就不及一个不会说话的八阿哥了?

    皇上也忒偏心了些!

    太后也不是个好的,如今又巴巴的要推出一个富察答应来了?

    也不怕她摔死!

    就算是皇上宠幸了富察氏,她就能生出皇子来了?

    如今四阿哥五阿哥可都大了!

    还指着那贱人肚子争气不成?

    裕贵人是气,当初太后是想指望她的。可后来……就渐行渐远了。

    可七阿哥和三格格在那里好好的立着太后竟是看不见?

    不理会众人心思,四爷与叶枣倒是淡然。

    家宴总算是无波无澜。

    至于打扮的精致美丽的富察氏,到底没换来皇上的一个眼神。

    她只是个答应,不管是主动说话,还是做什么,那都是没规矩。

    何况坐的远,丝毫不敢有什么出格的举动的。

    所以,就是穿的再好看,最终也只能无功而返了。

    回去的路上,吴答应看着她:“啧啧,mèi mèi可真是天香国色,美不胜收呢。”

    “吴姐姐谬赞了。mèi mèi如何当得起这天香国色四个字。”富察氏忙低头道。

    “当不起天香国色?那你就当得起美不胜收了?真真是个厚脸皮子的呢。”吴答应冷笑一声,也不理她,径自去追锦妃的撵了。

    追上了,锦妃倒是先笑了:“你与她斗气作什么?都一处住着。”

    “奴才就是瞧不上她那轻狂的样子,宫里还缺美人儿么?也不怕太过出头了,叫人收拾了。”吴答应哼道。

    另一头,叶枣牵着八阿哥的手往回走,也不坐撵了。

    “生气了呀?额娘没有被人欺负哟,有乌勒登在,额娘怎么会被人欺负呢?你会帮着额娘的是吧?”叶枣低头看孩子。

    果然,八阿哥点头。怕额娘没看见,还又点了一下。

    “所以,额娘什么都不怕。”叶枣摇摇孩子的手:“乌勒登真是个勇敢的孩子。”

    就那么冲过来了,真是不枉她疼爱他。

    八阿哥就笑,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但是看得出,他很高兴。

    整个人都冒着一种很高兴的感觉。

    “走吧,咱们回去了。一会给你吃好东西可好?”叶枣又问。

    八阿哥点头。

    回了毓秀宫,就有奴才迎上来伺候了。

    可是面色却不是很好,叶枣当着八阿哥,什么都没问。

    等哄着八阿哥吃了东西睡觉去,她才问:“是花生不好了?”

    “回主子的话,今儿早上起,花生大爷就没吃没喝了。奴才们试过了,什么都不吃。水也不喝了。伺候的太监说,怕是不成了。”

    “我去看看吧。”叶枣起身。

    花生趴在垫子上,无精打采的。

    叶枣进去了,他抬头看,也没起来,只是甩了几下尾巴。看着样子是想要起来的。

    叶枣忙过去,按住他:“就别动了。真是个心强的东西呢。”

    花生就舔了舔她的手。

    叶枣摸着花生的头:“难受么?就不吃不喝了?不想陪我们了么?”

    花生蹭她,叶枣看着花生毛色也不好了,头上掉了不少毛。

    这是自然现象,老了,就会这样的。

    “你要是实在累了,就去吧。我们都喜欢你,可是也舍不得你受罪。我们都会记住你的。”

    “别难过了。”四爷进来,听着叶枣说话,叹气:“这都是不由人的。”

    “我知道啊,只是……哎。”叶枣眼泪掉下来:“我舍不得他走,又舍不得他受罪。太医都说了,他如今活着,就是活受罪。”

    “再是受罪,也到头了。好狗,下辈子还投胎进宫里来,还养着你。”四爷摸摸花生的头。

    可是就算是两个主人都这么疼爱,花生还是觉得很累很累。

    叶枣擦了眼泪:“去叫五阿哥来吧。”

    怕是晚了就见不着了。

    八阿哥也罢,到底还小呢,可五阿哥打小就跟花生好。

    十几年了,要是不来送一送,只怕是过不去心里那个坎儿。

    四爷点头,叫人直接将花生抱去了正殿。

    这会子,已经是深夜里了。四爷只想着,方才就该叫弘昕也过来的。

    很快,还没回去的弘昕半路上就被后头追来的太监叫走了。

    四阿哥等人不知就里,还以为是出事了。

    弘昕却心里着急,顾不得解释了。

    毓秀宫里,弘昕进来顾不上请安,就去看脚踏上的花生。

    花生铺着厚厚的垫子,见他来了,急忙摇尾巴。

    弘昕也是眼眶一下就红了:“额娘,就没救了么?”

    “如今他活着也是受罪呢。就不要勉强他了,叫他好好走了是最好。”叶枣叹气。

    弘昕就沉默着,低头看花生,摸他的毛。

    又叫人拿来梳子给花生梳毛。

    花生很配合,躺好了由着小主人梳毛,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

    从亥时起,弘昕不肯走。四爷也没叫人赶他。

    只是给他披上斗篷,由着他就在这里地呆着。

    花生是子时的时候不成了的。

    起先是抖,叶枣摸着他的毛安慰的时候,他还能叫出来,然后还撑着头蹭叶枣的手。

    叶枣眼泪止不住的掉,一边掉一边安慰花生。

    也许是还知道主人难过,花生撑着身子要舔。被叶枣阻止了。

    然后,花生就不成了。

    也不抖了,只是呼吸越来越慢,一双杏核眼也没什么神采了。

    四爷站在后头,看着弘昕和叶枣母子两个都在流泪。他也心酸的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