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186章 装模作样
    这只狗,从潜邸时候陪着他们,确实有功。

    “花生,你别走。”弘昕哭出声,他也继承了他额娘的性子,不爱哭。

    十几岁了,大了之后再没这么哭过了。

    可到底还是没忍住。

    最后的时间里,也许花生还是有意识的吧,他努力的伸出前爪来,往叶枣的胳膊上放。

    叶枣就抓住他的爪子,哽咽着:“你好好去,我都知道,你好好的去。”

    说着,将花生抱在怀里,亲了亲他的额头。

    花生终于是又叫出一声来。还是那么嫩,这只狗一辈子都没大声过。

    然后就闭上了眼,渐渐停止了呼吸。直到再也不能动了。

    叶枣抱着花生,无声的哭泣着。

    弘昕也坐在脚踏上抹眼泪。

    四爷先是没阻止的,很久之后,才拍着弘昕的后背:“好了,不哭了。你额娘身子不好呢。”

    弘昕使劲擦了眼泪,点头:“额娘,花生他……去了,好好的安葬吧。”

    叶枣松手,点点头:“嗯。”

    然后奴才们来,将花生抱走。

    装进早就预备好的小棺材里,连夜送去了园子里。

    一早就定了的,要把他葬在园子里,也不立碑了,就叫他在园子里吧。

    这一夜,叶枣在四爷怀里哭了很久,直到哭到了睡着。

    次日早起,一双眼都成了核桃。

    四爷心疼的看着还在睡的叶枣,心想着一会八阿哥怕是还要找狗,她又要哭。

    到底还是要上朝,顾不得了。

    果然,八阿哥白天见不着花生,就要找。

    叶枣想了想,还是拉着他解释:“花生走了,他之前就病了,如今就走了。你以后见不到他了。”

    八阿哥先还认真听,然后就皱眉,委屈起来了。

    说道以后也见不着了,就哭出来了。

    先是流泪,然后才苦出声音来。

    叶枣抱住他拍着后背:“乖,花生他很难受,早些走了也好。你别哭了,以后额娘再给你养一只可好?”

    八阿哥只是哭,也不点头,也不摇头。

    哄了好一会,大约是自己也哭不动了,这才作罢。

    到底是小孩子忘性大,过了一会,叶枣只叫人哄着他说要去草原了。草原上有大马,有羊群和牛群,他暂时不记得花生了。

    一连三天,奴才们哄着,就没叫八阿哥再想起花生这回事。

    直到五月初九这天,半夜就起来,要去蒙古了。

    最终定下的名单是八爷,九爷,十三爷,十四爷随行。皇子们里都去。也带了二公主去,二公主心才定下了汉臣廖致远的嫡子。秋天就大婚了。

    三格格也去。再就是九公主的女儿茉雅琪,这是太后的意思。

    同样太后的意思里,还有裕贵人,富察答应,张答应,刘答应。

    倒是妃位和贵嫔位以及嫔位上的,四爷都免了,都不带。

    于是,除了贵妃之外,位份最高的,就是裕贵人了。

    可惜,将她和答应们放在一起,也叫她高兴不起来。

    叶枣和八阿哥坐马车。

    如今十三岁的弘昕,已经不能任性的只坐马车不骑马了。因为四爷白天都骑马,所以孩子们也都骑马。

    马车里,八阿哥不知道怎么了,就要趴着。

    叶枣只好由着他了。这么小的孩子,有时候执着一件事的时候,也是没法子。

    车里有冰镇好的酸梅汤,四爷骑马累了的时候上来,就见他们母子挨着喝呢。

    “真是会享受!”四爷羡慕。

    “皇上怎么来我的马车里?”御驾可是在呢。

    “知道你这里有好的,可不就来了?赶紧给朕倒上。”四爷道。

    叶枣看了看四爷一身的细密黄土,实在是……忍住没说什么嫌弃的话。

    四爷也看出来了,伸出手点了点她:“你呀你!”

    叶枣只当是看不懂,给四爷倒了一大杯的酸梅汤。

    便是不爱喝这个,这时候又是渴又是热的,也就顾不得了。

    何况,这白瓷杯子里酸梅汤上还飘着细碎的冰碴子,看着就爽快!

    四爷几乎是几口就干了一杯:“舒服。”

    “你们不许喝这么凉的!”一个是月事不好,一个是孩子!

    “我们就没喝这么凉的,给你才是呢。”叶枣白眼。

    “好好好,朕下去更衣,你就嫌弃朕吧。朕也不过来了,晚上营地再说。”四爷也白她一眼。

    叶枣失笑,四爷如今越发随性了呢。

    八阿哥暗戳戳的伸手,要去拿跟皇阿玛一样的酸梅汤,还不等阿圆阻止,叶枣就看他:“你要做什么?”

    八阿哥先是愣,然后就理直气壮的伸手指着外头。

    那意思明显的很,皇阿玛都可以喝,他也要!

    “反了你了?啊”叶枣也不多说,方才就与他说了的话这会子就不说了,只是瞪眼看八阿哥。

    “主子……八阿哥还小呢。”阿圆劝道。

    “你别总是护着他!这孩子有时候倔强着呢!”叶枣故意道:“你是不是要反了?你皇阿玛刚才说没说不许我们喝这个?嗯?”

    八阿哥撅嘴,做出一副要哭的样子来。

    “你哭,来,你哭吧!眼泪给我存满了这个杯子,你要什么都给你!”叶枣直接将一个空杯子放在他面前。

    八阿哥就……真的愣住了。可怜的孩子,认真考虑一下,觉得不可能。

    瞬间收起要哭的样子来了。

    反倒是狗腿的抱额娘的胳膊。

    “你少来这一套!你再闹,一点凉的也不给你喝。”如今喝的也是冰镇兑着常温,也就比常温稍微凉一点点罢了。

    一听这个,八阿哥忙讨好的笑,还蹭叶枣的胳膊。

    把个叶枣都逗笑了,这狗腿子!可比弘昕小时候会狗腿多了。

    “还敢不敢装哭?”叶枣一指头戳过去。

    也是巧了,正好外头,马车一晃,八阿哥就往后倒了下去。

    后脑勺磕了一下,虽然很轻但是叶枣还是吓了一跳。一把抱起他:“没事吧?”

    八阿哥摸摸后脑勺,先是摇头,然后又理直气壮的指着那酸梅汤。

    叶枣手一松:“滚蛋!个小混蛋!你倒是会发挥!”

    八阿哥又想装哭,看看那个瓷杯,还是算了。

    默默的继续喝刚才的酸梅汤。

    还好额娘没有连这个一起不许喝了。不然可惨了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