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197章 血脉亲人
    四爷的赐婚圣旨下来,二阿哥是欢天喜地的接了旨意的。

    到底大了,如今心里是愿意还是不不愿意,也不是轻易叫人看出来的了。

    最终,赐下了伊尔根觉罗氏的格格给二阿哥做了侧福晋。

    回京的时候,就会带回去,然后就入府。

    就此,二阿哥也算是有了侧福晋的人了。

    不过,如今他还是个光头阿哥。

    二阿哥心里有数,这大约回去,就能有个贝勒的爵位了。

    可是,小时候一直盼着的爵位,如今他并不想要。

    本来皇子们都一样,都是光头阿哥。

    这也没什么,只有他能办差就是好事。

    他并不着急有什么爵位。以后该有都会有的。

    他始终不曾死心,而这会子就有了爵位,其实是坏事。

    他又是长子,又是能办差,还有了爵位,在皇阿玛眼里,就是大人了。

    大人的要求,显然更高。

    很快,他也不能住在宫里头了,成年的皇子,有了嫡福晋和侧福晋就势必要搬出去的。

    出了宫,虽然办事更容易了,可是也离得远了。

    四阿哥五阿哥还都小,住在宫里,可谓是近水楼台。

    弘昐心里叹息,却也无可奈何。

    事实上,四爷确实已经叫七爷督建皇子府了。不止是弘昐的,还有弘昀的和弘念的。

    这两个儿子都大了,四爷预备叫弘昀大婚之后,就办差了。

    来年两个人就都搬出去住,至于弘念,留着他住在宫里是好意,可他嫡福晋过世也好几年了。

    四爷已经看好了一个人选,回去就要赐婚。也该出去好好的自己过日子了。

    再不许出去,世人该说是软禁了他了。

    四爷可没有这个心思。孩子大了,总要自己顶门立户的。

    如此这般也算是对二哥的交代了。

    出了大帐,弘昐沉默的走着。心里想起来去年的时候碰见的人。

    他是该打算起来了。

    要是不争,一辈子也就是个贝勒或者郡王了。

    、额娘一辈子都是个答应。

    没出息不说,也叫人看不上。

    何况,都是皇子,谁比谁差了呢?他哪里能就此沉寂?

    这时候,一定要沉住气。不管怎么说,这几年他也是认真办差的。

    李家的事,牵扯的再多,也总会淡了。

    何况……如果他出头了,李家的事又算什么事呢?

    毕竟,李家过去也只是空有爵位而已。

    “回头叫人回京的时候,记得去年家看看。送些时令的水果去吧。给女眷们。记得低调些,别叫人知道了。”弘昐吩咐。

    他的太监忙应了,心里明镜似得,嘴上却什么都不说。

    年二爷是个本事人,人在西北呢,就与他们二爷勾连上了。

    可年二爷是有战功还手里有兵马的人。

    据说过几年直亲王几句回京了,这以后说不得就是年羹尧掌握军权了。

    那时候,要是年二爷支持二爷……啧,那可是好事啊。

    贵妃是厉害,可贵妃家里不出挑啊。

    有了手握重兵的年二爷支持,二爷要想争位,可是如虎添翼!

    做一个贝勒府里的大太监,还是……这都不用选。

    只瞧那苏爷爷是什么样子,多少风光就都知道了。

    弘昐似乎是做了这件事,就安心多了。

    再见了恭喜他的兄弟们,就能笑着拱拱手说一句多谢了。

    多一个蒙古的福晋不是什么坏事。

    虽然什么忙也帮不上吧,不过,皇阿玛给了他而不是给了老三,就足见在皇阿玛心里,自己比老三强一点的。

    弘昐心里自嘲。

    等小阿哥们都回来,弘昕带着一身汗进了叶枣的帐子。

    “额娘!给额娘请安。弟弟你又欺负小花生了?”弘昕进来,一边走一边说。

    “这孩子除了欺负人就是欺负猫。”叶枣看了一眼小儿子:“每个乖时候。”

    “额娘别生气,我说他。”弘昕上手,将小猫救出来:“你再这么欺负,就叫你见不着。”

    八阿哥想了想还是点头了,不能欺负了。

    其实他只是觉得这猫可爱嘛,摸摸嘛。

    “五阿哥,奴才们伺候您更衣。”珊瑚过来道。

    弘昕点头,跟着她们去洗漱更衣了。

    弄好了来:“额娘,今儿听说皇阿玛下旨给二哥赐了一个伊尔根觉罗氏的侧福晋?”

    “嗯,是这么回事。”叶枣点头:“总是有蒙古的姑娘嫁进爱新觉罗氏的。以后你也说不定有呢。”叶枣笑着打趣:“之前就有人瞅着你呢,你有喜欢的姑娘么?”

    “有了,额娘就给我纳了?”弘昕嘿嘿笑:“额娘,你就别哄我了,你才不给我。”

    “额娘不给你,你生气么?”

    “额娘不给我,是因为我还小。以后额娘就给我了不是?”弘昕笑着看额娘:“额娘我可没不懂事。”

    这点事,额娘不给自有额娘的意思,额娘不都说过了,十六岁之前,不许碰姑娘么。

    虽然,他有时候也不懂为什么,毕竟,二哥三哥十六岁之前都有伺候人事的宫女了。

    就是宫里的规矩,出精就该有伺候的人了呢。

    可额娘既然这么说,那就听额娘的,额娘肯定不是害他。

    “真这么懂事就好了。”叶枣笑着:“有没有和兄弟们闹啊?”

    “额娘瞎操心,儿子最乖了不是?”弘昕将樱桃拿起来,塞进叶枣嘴里:“额娘不用担心儿子的。多关心弟弟哦。”

    “额娘多关心弟弟,你不吃醋?”

    弘昕直接起身,又给额娘塞了个樱桃:“额娘,我疼爱弟弟额娘吃醋了没有?要是额娘吃了,我就吃了,额娘没有吃,那我也跟额娘一样的。我最疼额娘,额娘第一呢。弟弟第二。”

    说着,就去看弟弟了。

    叶枣被樱桃塞的说不出话,半晌吃了笑出声。

    这混小子。

    阿圆笑着道:“咱们五阿哥可真是大了呢,奴才还记得他小时候,小小的一团,抱在主子怀里。主子还是头回抱孩子,生怕重了轻了的。”

    “是啊。他是我的第一个孩子。”从现实来了这里,第一个血脉亲人。

    那时候,四爷还不是如今的样子,只有孩子,才是她真正最亲近的人。当然是不一样的,是在乎的。

    如今,这孩子这么大了,可真好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