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204章 伤重
    “哎哎哎,主子主子!”费扬阿忙拦着:“主子,我家……珍珍是侯府格格呢我这……”

    “你跟着你主子我,丢人?”弘昕挑眉。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主子这样,就有人倒霉!他一点都不想尝试,一点都不想!

    “没出息那样儿吧!走吧!”弘昕哼了一声。

    费扬阿忙赔笑:“哎哎,走了主子。”

    乖乖,主子年纪小,脾气起来要命呢!可是不敢惹他的。

    等弘昕见着了叶珍,叶珍和钱巧巧给他请安。

    又给钱越以及几个哈哈珠子见礼。

    各自见礼后,弘昕就笑了:“表妹跑了这么远,累了吧?草原上好不好玩?”

    “多谢表哥,我也不累的,好玩的。”大哥也在这,所以额娘很放心的。

    “表姐就不必说了,怕是又要玩疯了。”弘昕看叶珍:“你可别和蒙古格格们吵架啊!她们吵不过你的。”

    “哼!”叶珍仰头不理他。

    上回见面,两个人就闹了一出来着。这回见,除了请安之外,还记仇呢。

    “表哥,姐姐之前还念叨您呢,见了面了,反倒是这样。”钱巧巧可爱的笑。

    “嗯,我知道,她就这个臭脾气。”弘昕笑着揉了一下钱巧巧的头:“咱们不理她,晚上摆上篝火,烤肉吃。你多吃点。”

    “好呀,谢谢表哥!”钱巧巧笑着。

    “你才臭脾气!”叶珍跺脚更生气了。

    弘昕也不哄着,只是笑了笑。

    只能是钱越哄着了。

    别看有一个是皇子,可实则他们这几个表兄表弟表姐妹的关系都很好的。

    其实对于弘昕来说,后来假如的巧巧还是差一些,弘昕和叶珍才是最亲近。

    那时候,连八阿哥还没有呢。

    说起八阿哥,他被哥哥姐姐们忽视了,很不高兴!

    上前就对着哥哥的脚踩了一下。

    小小的人,做出个凶恶的样子来。

    “怎么了这是?还怪五哥?你见了姐姐怎么不叫人?”弘昕板着脸:“叫人。”

    叶珍正要说你别难为八阿哥,就见八阿哥看着叶珍:“姐姐!”

    “……哎……”叶珍傻了好一会,然后含泪点头:“哎!”

    “这个也是姐姐,再叫。”弘昕指着巧巧。

    “姐姐。”八阿哥继续乖巧。

    “表弟。”钱巧巧虽然小,可是很聪明,马上就笑着应了。

    姐妹两个对视一眼,掩住内心的震惊,原来八阿哥好了!

    八阿哥不会说话,是叶家也好,钱家也好,都知道的心病一桩。

    如今竟然好了,真是上天垂怜!

    “马!”八阿哥见大家都怪怪的,就仰头看哥哥。

    “要骑马啊?叫人抱着你?五哥怕抱不住你。”弘昕笑着看他。

    虽然很想亲自抱着弟弟骑马,可是他到底也才十三岁。抱不住的话,摔了就不好了。

    “八阿哥,奴才抱您?”费扬阿笑着道。

    费扬阿十六了,力气很大的。

    八阿哥看了看他点头。

    “费扬阿你要小心,不能摔了八阿哥!”叶珍忙着急道。

    费扬阿一把抱起了八阿哥放在马背上,自己翻身上马。帅气又利索:“放心!摔不了,抱你也摔不了!”

    说罢,就策马跑出去了。

    可怜费扬阿撩人,叶珍无动于衷……自己脸红脖子粗……

    叶珍是真的没感觉啊……打小不都这么说话的么?

    不一会,一群小爷们就都骑马跑出去了。

    叶珍骑术很好,自己骑,钱巧巧被一个骑术好的宫女抱着也一起跑。

    偌大个草原营地都听得见不远处的少年们叫闹的声音。

    也是不过一日,整个营地里,但凡知道八阿哥不会说话的人,都知道了八阿哥会说话了。

    裕贵人掐着自己的衣摆,差点就撕了这衣裳。

    过去,她心里安慰自己,就算是贵妃万般如意,还不是生出个不会说话的丧门星?

    如今这话还能说么?

    竟是连安慰自己都不能够了。

    她怎么就那么能?那么出息呢?

    八阿哥好了,她两个健全健康的儿子,什么时候能扳倒他呢?

    七阿哥什么时候能出头呢!

    正这时候,三格格进来与她说花样子的事。

    还不及福身呢,裕贵人就吼了一声:“滚!”

    三格格身子一抖,怕的马上就要出去。

    可是越着急,越是出错,两只脚拌在一起,直直的对着桌子就砸上去了。

    正好磕在桌角,额头当时就流血了。

    看那样子,口子很大。

    裕贵人慌了手脚:“快叫太医!”

    过去将已经懵了的三格格拉起来。

    三格格先是撞懵了,然后才觉得疼的厉害,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

    很快,丫头婆子都进来,请太医的人已经走了,一时间用帕子压着伤口,竟止不住血。

    很快,三格格就晕过去了。

    事情太大,根本瞒不住。这么严重的伤势,也不敢瞒着。

    也根本补上安排了,因为很快,四爷就叫苏培盛过来了。

    紧接着,四爷和叶枣也来了。

    “怎么回事?”四爷脚刚好,走的快了还会疼呢,黑着脸进来,就见榻上小女儿面如金纸躺着,竟是毫无生气。

    裕贵人跪在地上:“奴才该死,没有看好三格格……”

    四爷不理她,径自过去塌边:“三格格如何了?”

    太医忙回答:“回万岁爷的话,三格格是流血多了点,一时间昏厥了,醒了就好了,只是……只是这……”

    “说!吞吞吐吐,信不信朕摘了你的脑袋!”四爷冷哼。

    “臣该死!这三格格毕竟还小,有没有后遗症,还得醒了才知道。还有就是……就是这伤口太大了,只怕是要留下疤痕了。”太医再不敢不说,直接竹筒倒豆子。

    “先伺候格格醒了再说!”叶枣叹气,这么点的孩子受罪了。

    “将伺候三格格的人都给朕拉出去打!怎么伺候的?”四爷挥手,简直是气的很。

    “裕贵人,桌角为什么不包起来?”四爷可是记得的,就是如今,枣枣那里的桌角还是叫内务府的匠人贴上了柔软的布包的,做的很好看,看上去不突兀,也能护着孩子。

    几次,他就见八阿哥撞上去过,也没事。

    就是弘昕小时候,也一直是这样的,裕贵人却不知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