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223章 家事
    “起早贪黑,熬油点灯,明明是大妇过的不如妾室。就连与自己的夫君亲近,都是婆婆说了算。熬了七年,终究是累死病死了。也罢,她死了也清净了,偏留下一个姐儿。”

    “也就是我那表姐,因为打小被祖母管着,教导着,竟教的只知道规矩,别的人情世故一概不懂。出嫁后,夫君不喜欢,家里纳妾她又大度,这么些年,一儿半女都没有。后来因为臣妾出头了,她也跟着涨了身价。可人已经是熬磨坏了。这不,也没了。”

    祺嫔叹气:“我那姑姑和表姐,都是被规矩折磨死的。姑姑是被她那恶婆婆磨的一天睡不足吃不饱,好好的一个人,出嫁一年就成了病秧子,还得带着病晨昏定省。我那表姐,是被教导成了只知道大度的贤良妇人。夫君要什么就给什么。嫁妆给出去,丫头给出去。最终是落了个无子无女无宠,早早去了。那男人也后娶了,听闻与继室恩爱的很呢。”

    “天哪。”锦妃惊讶:“说来我们朝鲜规矩也多,可是与你家里这些一比较,我小时候竟是好日子了。”虽然也不得宠,父王宠爱男孩子,可是总没有这样过。

    “进了宫更是好日子了。娘娘宽和的很。”锦妃甚至后怕。

    这要是被折磨,都不知道怎么死。

    “说来,我也没受过这苦。其实咱们如今还是好的。先帝爷在世,宫里常年没有皇后。这也就是初一十五请安,不必每天都请安。也没有晨昏定省的规矩。各家府上也就跟着都这样了。就是后来咱们万岁爷登基,有了皇后,她也要忌讳些,总不能叫人说她是比先帝爷那会子的三位皇后还要厉害的人,所以也就只是初一十五请安。其实说起来,真的晨昏定省和每日伺候主母婆婆用膳,就能把人折磨死。”

    “是啊,要不然怎么有句话叫千年的媳妇熬成婆呢。”祺嫔叹气:“只是,熬成了婆之后,就又开始折磨儿媳妇了。”

    “臣妾真是开眼界了。”锦妃愣怔着。说实话,她觉得自己还是有福气的。

    进宫这些年,实际上没吃苦。

    皇后在的时候,大约是瞧不上她,也没怎么她。

    太后那,似乎也是瞧不上她,也没针对过她。

    贵妃娘娘和善,对她最好,就是弘昼也关爱有加。这一来,她真是顺利的成了锦妃这么些年了。

    “得了得了,反正只要我还是贵妃,能改多少就改多少。反正我手里,再是教导人还是罚人,都不会拿女训之类的东西去罚。但愿有我以身作则,也能有人跟我学,少叫姑娘们受罪就罢了。”叶枣笑道。

    “娘娘一定已经救了不少姑娘了。”锦妃笑呵呵的:“她们虽然不知,可是老天爷知道的。”

    叶枣心思一动,想到了全知和尚。

    那和尚说她心存善念

    也许吧,也许她无意中,真能救人,那就是功德无量了。

    换言之,她不许推崇那些书本,本就是不想叫这世间女子遭受荼毒。

    一人之力固然有限,可是总也能纠正一些吧。

    “主子,奴才给您几位泡了花茶,正是正好呢,尝尝吧。”这时候,珊瑚带着人过来了。

    正是能入药能泡茶的蔷薇干花。说起来,这蔷薇属的植物很多都能泡茶,最熟知的就是玫瑰和月季了。

    “珊瑚姑娘真是越发风雅了,咱们赏的就是蔷薇,这会子闻着满鼻子都是。再来一杯蔷薇茶,真真是整个人都是这个味道了。”祺嫔笑道。

    “多谢祺嫔娘娘夸赞,能得您夸一句,奴才就赚了。”珊瑚笑道。

    珊瑚退下,三个人继续说笑喝茶。

    也不说那些沉重的,只说京城里一些有趣的事。

    直到四爷过来。

    锦妃和祺嫔忙起身,四爷摆手:“你们难得聚聚,坐吧,朕也听听你们说话。”也是忙的差不多了,四爷看着离着午膳还有半个时辰了,这就过来了。

    “皇上喝茶么?花茶,您要是不喝,就给您泡别的?”叶枣笑着端起茶,素手递过去。

    四爷不接才怪,再说了,跟着她也没少喝花茶。

    接过来一打开闻见味道了:“不是玫瑰?”

    “您尝尝?”叶枣看着四爷。

    四爷见她这样,也跟着笑了,不就是个花茶,他就算是没喝过,也不至于喝不下去。

    果然喝了几口,味道么四爷觉得,和玫瑰花也差不多了。

    说是听她们说话的,可是四爷一来,锦妃和祺嫔哪里还敢放肆?

    自然是没话说了,不多时也就告退了。

    “好些了么?朕瞧着你精神尚可,早膳又没吃几口是不是?”四爷皱眉看她。

    方才有人,不能说她。

    “哎呀,午膳多吃行不行?走吧回去就吃。”叶枣有点不耐烦了,她又不是个孩子,不饿就是不饿嘛。

    四爷见她这没说几句话就要怒的样子,心里一点都不生气,反倒是窃喜。

    性子变得这么厉害,只怕真是有了!

    回去的路上,四爷扶着她。

    一开始,叶枣没觉得哪里不对劲,直到过桥四爷也小心翼翼的扶着的时候,叶枣猛然间站住。

    “这是做什么?慢点!”四爷无奈道。

    叶枣就不走了,站在拱桥上看四爷:“你是不是觉得我怀孕了?”

    不然还能跟伺候瓷娃娃一般扶着她?没到七老八十呢!

    四爷一时间也不好就说不是了。

    “你这样子,像是有了,但是如今是把不出来的。所以朕也不敢确定。”四爷仍旧扶着她:“不然你好好的怎么就没胃口了?”

    “那不是气的么?我之前好好的嘛。”叶枣皱眉。

    “那你以前也被气着过,可这回你瞧你自己的小脾气。”四爷看她,索性也不走了,就与她站在桥上。

    叶枣看四爷,竟无法反驳。

    可不是,这几日总是有控制不住的小情绪。

    其实,在热河的时候就有点烦,只是那时候没注意。

    “想到了?如今不敢确定,但是你总要注意身子的。”四爷牵着她。

    叶枣傻乎乎的看了四爷好一会:“哦”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