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237.第1237章 野心
    八爷九爷这几年都忙着。

    这么闲坐着喝口酒聊个天的机会还是少。

    九爷也是畅所欲言了:“八哥啊……您说这以后……是哪一位啊?”

    不必说的太明白,大家心照不宣。

    “四阿哥五阿哥都是聪慧无双的孩子。”八爷自己也是有点不太确定,但是,皇贵妃娘娘如日中天了……

    “保不齐就是这位祖宗了!八哥啊,你还别说,我这一想着我这府里接待过这位祖宗……嘿嘿。”九爷嘿嘿笑。

    要是五阿哥成了太子爷,以后他这府里就是接待过皇帝的地方了!

    “你这出息,你如今是亲王!你是皇子出身,还稀罕这些个?”八爷被九爷逗笑了。

    “嗨,能一样么!咱们那会子夹着尾巴过日子的……如今松快些,也就比那些个大臣好些罢了。有时候还不如他们呢。”九爷摆摆手:“罢罢罢,不说这个,说这个显得没良心。”

    “我要是说我混的不好,那真是叫人骂死。就是那么一感慨,你我兄弟都好着呢。”九爷笑着给八爷倒酒:“喝酒喝酒。今儿也就不醉不归了!”

    “喝点就成了,你不能醉了,醉了这几个小祖宗怎么办?”八爷也摆手。

    九爷咂嘴,可不是,真不能醉了,不然不好办啊。

    等又喝了一会之后,八爷就告辞回去了。

    九爷径自回了正院。

    九爷如今是三个孩子的阿玛了,两儿子一女儿,都是福晋生的。

    董鄂氏见了他忙迎上来:“伺候爷洗漱吧?”

    “嗯不着急,你给那头送吃的了没有?”九爷问道。

    五阿哥六阿哥大了,不能住后院里。八阿哥自然也跟着住前院了。

    何况,还有侍卫,还有几个伴读呢。虽然没都来,也是一人带了一个的。总要住前头了。

    “都送了,给八阿哥还送了牛乳过去。她的奶嬷嬷看着呢,不会过多。”董鄂氏一边伺候九爷一边道。

    “那就好。这几个小祖宗住着,千万得提着心。”九爷道。

    “我知道的,不过看着都还好伺候,八阿哥也没闹。爷累了吧?洗洗先睡下,有事会有奴才来叫。”董鄂氏手上不停歇,伺候九爷更衣拆开辫子。

    九爷嗯了一声,被她伺候的昏昏欲睡。心里想着,怎么也不能有事,好好囫囵过去就好了。

    宫里,叶枣抱着花生摸着毛:“登登也不知闹没闹。”

    “不会闹的,奶娘跟着的,你跟前那个阿玲不是也跟着呢?放心吧。何况有弘昕呢。”四爷倒是不担心,那是九弟府上,凭心而论,比去叶家叫他放心的多了。

    叶枣点点头,心里当然是有点不放心,可是男孩子嘛,也不能养的太精细了,这个道理她是明白的。

    “这猫儿长得快,你抱着它累不累?”四爷问道。

    “能有多重,不累,热乎乎的挺好……”

    话没说完,就见怀里的花生已经跳下去走了。

    “真个没良心!”叶枣哼了一下。

    四爷失笑:“猫崽子夜里吃的多,它是饿了,可不许为这个生气。”

    “你也是越发小看我了,和一只猫生气?我不得气坏了?”叶枣白了四爷一眼道。

    四爷点头:“是,小狐狸最大度了。”

    叶枣噗嗤一声笑出来,起身坐在四爷怀里:“你就笑话我吧!”

    四爷搂住她:“哪里就笑话你,这不是夸你?”

    叶枣哼哼了几下,趴在四爷肩膀上:“困了。”

    “困了就睡觉,抱你?”四爷说着就将她抱起来。

    上了塌,叫人进来伺候他们躺下,叶枣就对着四爷乱摸。

    四爷忙一把拉住她:“别闹。”

    “伺候你,不然你憋不住了,却找别的小妖精可怎么办啊?”叶枣亲了四爷一下。

    四爷气息都不稳了,还是压住她的手:“别闹,朕没事、”

    “你没事呀?我有事,我也憋不住。”叶枣大言不惭。

    四爷一听就……整个人就跟火烧起来似得,哪里还躺得住。

    一把抱紧她就亲了下去。心里想着,轻点就行,虽然还不满三个月,但是他可以轻点的。

    也是这个夜里,年毅的马踩着京城外头的残雪在月色下向着西北狂奔而去。

    而弘昐府上,他独坐书房,彻夜未眠。

    想了很多,害怕,后悔,遗憾,甚至是绝望。

    可是最后的最后,还是败给了野心。

    他是皇子!尊贵无比的皇子!又是排行在前的皇子!为什么不可以?

    这个世界,从来就是以成败论英雄的。唐朝时候的李世民,不也是斩兄杀弟,软禁父亲才坐上了皇位的么?

    历朝历代,为了皇位,兄弟反目,父子成仇,着实不算什么新鲜事了。

    他既然等着无望了,为什么不自己出手呢?

    不管是老四还是老五,他们做了皇帝一定不会叫他好过的。

    说不定也是个幽禁致死的结局。

    倒不如如今挣扎一下,趁着大事未定,说不定也就挣出来了呢!

    一旦成功,诗书工笔都是由他撰写!

    至于输了……输了……也不过是高墙幽禁,一生失去自由罢了。

    可是,他有种莫名的感觉,不会失败的。一定不会的。

    弘昐的指甲抠进了肉里,他感觉不到疼。

    直到听见一声啪。

    那是一滴血落在地上的声音,才猛然间放开手。

    “来人。”弘昐哑着声音叫。

    进来的是前院伺候的一个宫女,素来有些姿色的。

    弘昐看着她福身,张嘴说话,什么都没听见,只是说了一句:“今日你侍寝。”

    那宫女先是愣,然后就是害怕。她不想不明不白的伺候二阿哥!她想完璧的出宫!可是,她不敢违抗。

    弘昕都没看到。

    他只是急需要一点慰藉!是发泄也好,还是温暖也罢。才能叫他暂时不想那么多!

    是啊,他怎么会不怕呢?他怕的要死啊!

    可是,再是怕也抵挡不住那份野心!夺位之事,本就是行走在悬崖峭壁上!不能怕!

    宫女发出一声惨叫,可弘昐充耳不闻。

    此时此刻,他甚至想起多年前那个女人,玉太贵妃梁氏。

    她多美啊,要是还活着多好?也许他就能拥有她了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