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241.第1241章 野心
    这一年的冬天似乎异常的冷。

    京城都如此,西北更是严寒刺骨。

    只需出了帐篷一会,就觉得身子都僵了。

    直亲王回京之后,营地里并不见松散。不管是武威将军,还是年羹尧等人,都是一等一的带兵好手。

    所以他们在,士兵们就很稳当。

    年羹尧手握腰刀,站在高处,沉默的往远处看。

    西北风紧,吹着沙子打在他脸上格外的疼。

    他铠甲外头的披风迎风飞舞,猎猎作响。

    将军,是他从小的梦,终于如愿以偿之后,也曾欣喜异常。

    年家要报答皇恩,要忠君爱国。

    可是后来呢……

    一切都变了。

    只因为那个叫他心惊肉跳的梦境,一切都变了。

    梦支离破碎,可是有一点很清晰。年家满门抄斩。

    不过……

    年羹尧轻轻摩挲着刀柄想,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梦境确实叫他心惊,可是他的野心其实一直都在啊。梦境不过是自己给自己的一个借口。

    其实,梦境不仅可以叫他有野心,也可以叫他老实啊。

    为什么没有呢?自打他出手开始对付贵妃起,他就知道,什么梦境,不过是借口罢了。

    甚至于,他觉得就是因为有了野心,日夜思索,才有那支离破碎的梦境吧?

    谁又说的清楚呢?

    不过,大丈夫生育天地间,本就该有所建树。

    天生的,他就是喜欢冒险!

    “将军,这里风太大了,回去吧?”年毅在后头道。

    年羹尧点了点头:“都说以命博富贵,但愿你我的命都值钱吧!”

    “主子放心吧,京城里都准备好了,只等时间了。富察氏如今被困在太后那,倒是个好事。只是选定了?就选七阿哥么?他的生母只是贵人。”年毅问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年羹尧诡异一笑:“走吧!”

    两个人从高处下来,回了营地。

    棋盘已经摆好,如今已经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了!

    成,就是盖世功勋。败,就是万丈深渊。

    京城,圆明园。

    因天寒,就是奴才们没事的时候也不出来了。

    园子里倒是看着人少的很了。

    不过,一点都不显萧条,到处都是干干净净,虽然是冬日,但是也别有一副美丽景象。

    西峰秀色里,富察氏的屋子不大,自打她跟来这里,就这么住着。

    没人管她,就是太后也不太管她了,显然是想放弃她。

    她靠在榻上,心里乱七八糟的想事情。

    忽然就听见敲窗户的声音。

    她忙起身开门,就见一个穿着粗布蓝棉衣太监服的小太监闪身进来了。

    一刻钟之前,富察氏这里的小丫头去提膳了。

    没有半个时辰是回不来的。

    “给答应请安。”小太监笑着道。

    “你怎么来了?”富察氏惊讶的很呢。

    “奴才如今是这西峰秀色里打扫的。”小太监赔笑:“答应先不要问奴才,奴才是来传话的。二爷那头……有吩咐了。”

    小太监眼珠子滴溜溜转:“二爷的意思是,您委屈了,也不能瞧着您一辈子这么过不是?总要想法子的。”

    富察氏心里一动,脸上就带出来了。

    她如今过的这叫什么日子!太后翻脸不认人,她是夹着尾巴做人啊。

    过去在家里,最难过的时候也没如今这么憋屈。

    困在这巴掌大的屋子里,简直是……

    “二爷是怎么说的?”富察氏问道。

    “二爷的意思是,这宫里的嫔妃要出头,还是得是先叫那位没了才对。如今……那位都成了皇贵妃了,你们如何出头?”小太监赔笑:“这不是就快小年了么。到时候,太后这里是要摆上家宴的不是?到时候……您只需将这药粉往太后的饮食里那么一放就成了。也简单,只需要您指甲里沾上一点,端茶的时候往茶杯里洒一点,或者是上点心的时候往点心上来那么一点就成了。”

    “你……你要我对太后下毒?”富察氏一惊,站起身。

    “哎哟,姑奶奶!您小点声!不想活了?”小太监吓了一跳。

    “你们要做什么?这是要我去死么?”富察氏脸白的很,心里吓得要命。

    “自然不会!您可金贵着呢。”小太监忙道:“您上了东西就可以退下洗手了,查不到您这里。后手已经安排好了。”

    “你说清楚,不说清楚我是不会听你的。”富察氏心跳的很快。

    “那是!咱们皇贵妃娘娘有个毛病,每次在太后这里办家宴,都会叫自己的人往茶房里呆着一个。她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身子,可是如今要是出事了,是不是就首先怀疑她?奴才自会找机会,在那天来茶房的人身上抹上一点药粉的。到时候查起来,奴才只管一口咬定瞧见她鬼祟,只这么一查,就知道了不是?到时候,您只是端了东西的,与您无关啊。”

    富察氏看着这个人,心里剧烈的思考着:“那是什么毒药?会死的?”

    “哎哟,我说答应您可真是……怎么能死呢?不会死,但是会叫人病的厉害,这要是太医没看好,也没准能死。皇贵妃一旦背上一个毒杀太后的名头,那可就……只要她倒了,就是您出头的日子了。到时候,还要求您提携年贵人不是?”

    “年贵人已经是贵人了,还要我提携什么。”富察氏脸还是白着道。

    小太监一听就知道有戏了:“哎哟,您还不知道?那不过是熬资历熬年头。她这辈子是没宠了,倒是您这花容月貌,莫不是要一辈子熬着?”小太监嘿嘿笑:“只是您得罪了皇贵妃,她不倒,您什么年月能熬出个贵人来?”

    就目前看来,富察氏一辈子都得是个答应了。

    就这一点,就足以叫富察氏下决心了。

    都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对于小太监来说是这样,他也是那种熬不出来的人。

    所以,他甘愿冒险。对于富察氏来说,以后能出头,能坐上娘娘,能生皇子,也是重赏啊。

    与其困在这里一生不得挣脱,倒是不如拼了!

    何况,她对自己的容貌很有自信。她觉得,年羹尧就是看重她的容貌!毕竟她活着,才能帮得上年家!帮得上年贵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