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248.第1248章 富贵险中求
    可是皇贵妃家,是公爵,又有叶枫这个文官中举足轻重的人。

    钱先林父子兄弟几个都是站在皇贵妃一边的。

    还有扎拉布,这个有功的将军。虽然如今在京城不领兵,可是也不能小看了他。

    何况,皇贵妃一脉,一贯和廉亲王,端亲王走得近!

    这两个,都是天子最信任的兄弟!

    她只靠着一个满族血统,如何能争的过?

    倒不如……

    禧妃紧紧的攥着手,离开西峰秀色的时候,她就想明白了。

    素来,富贵险中求!如今不出手,还能等何时?

    她素日里也烧香不少,关键时候,总是有人能用的。

    叶枣刚到了九州清晏不久,才看了四爷一会,就见禧妃跟前的嬷嬷来了。

    “主子!禧妃娘娘大约是要对富察氏下手!”

    “对富察氏下手?”叶枣挑眉:“好心思呢。”

    这时候富察氏死了,不就是死无对证?叶枣还能说清楚?

    “奴才这就去!”小亭子马上就跑出去了。

    “素来是趁乱下手有胜算,她也算是坐不住的。你回去吧,盯着点,不会这么简单的。”叶枣道。

    嬷嬷应了,忙不迭的去了。

    坐在塌边,叶枣才觉得浑身累的要命。

    看着四爷:“你看看,你这些女人呀,没有一个省心的呢。”

    叶枣接过姜嬷嬷端来的水,用干净的棉花沾了,给四爷往嘴唇上滴了点。

    他不能喝水,稍微给点,也是叫他舒服点罢了。

    “娘娘要顾及自己的身子,皇上也心疼呢。”姜嬷嬷叹气。

    她也是万万没想到,这回进宫遇见这么大的事。

    真真是作死的,竟敢弑君!

    这是要起大乱子的啊!

    “嬷嬷你说,皇上素来是对我们母子极好的,把我从贝勒府侍妾一路推上了皇贵妃之位。这会子不能撒手不管我们吧?”叶枣看姜嬷嬷。

    坚强的面容下,终究是露出一丝脆弱。

    “自然是不会的!皇上是奴才看着长大的!打小就是个有福气的孩子,怎么会就这么走了!不会的!”姜嬷嬷也是满眼的泪:“娘娘千万撑住,过了这一关,就没事了。以后全是福气啊。”

    “你说的对,我也觉得是这样的。全知和尚不是说了?我以后就没有灾难了,会好好的。要是皇上他没了,我还能好么?所以,一定不会的。”叶枣笑着道。

    “朕……没事。”

    叶枣一愣,姜嬷嬷也一愣。

    这沙哑的声音,除了榻上躺着的那一个,还能有谁?

    “皇上……”叶枣不可置信的看过去,四爷没有动,也没睁眼。就像是方才是幻听。

    “娘娘没听错,奴才也听见了。”姜嬷嬷忙道。

    叶枣就盯着四爷,见四爷缓缓睁眼:“枣枣,朕没事。”

    “叫太医!”叶枣对着后头随意的摆手,然后抓住四爷的手:“你……你先别说话,你别急,你没事,都没事。”

    四爷轻轻捏了一下叶枣的手:“好。”

    叶枣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你要撑住,你要是给我希望再叫我绝望,我就等你死了,找一百个面首。反正你要是死了。我一定会叫弘昕做皇帝。到时候,我每天换个男人。你不是最爱嫉妒的?我说一句玩笑也不许。你要是这会子死了,你就在地底下看着我怎么活。”

    四爷硬生生被她逗笑了,艰难的咧嘴:“死不了!”

    倒是要被这个狐狸气死了。

    太医很快就进来了,叶枣忙起身:“快看看!”

    太医忙给四爷请脉,又检查了半晌。

    “回万岁爷,皇贵妃娘娘的话!没事了!只要好生养着,就没事了。只是万岁爷如今肠胃太弱,是不能进食进水的。实在渴了,只能含着,多含着一会。”

    能吸收多少算多少吧。

    “好,本宫知道了。”叶枣彻底松口气。

    她也听说过,有的人服毒之后洗胃本来救活了,可是过后又因为进食死了的。

    四爷就是这样的情形。

    “你撑住,一两天就可以吃喝了。”叶枣坐回去,拉着四爷的手:“你放心吧。”

    “好。”四爷笑了笑:“你别着急,朕醒了就没事,你还怀着孩子呢。”

    “我没事,我早就想好了,你不醒来,我就得当自己是个将军。你醒了,我也有底气了。只是你现在太虚弱了,再歇会,等你再次睡醒了,我就跟你讲这些事可好?”叶枣摸着四爷的脸颊。

    他方才又是拉又是吐的,现在整个人看着都像是蜡人。

    “好,你也上来,躺着。”四爷道。

    叶枣点头,就穿着衣裳躺在四爷跟前:“这一劫,我们都过了。”

    四爷没说话,只是拉着她的手紧了紧,终究还是抵不过疲惫,又一次陷入黑暗中。

    叶枣没惊讶,只是挨着他:“好好睡吧,有我呢。你护着我十几年了,我也护着你一回吧。”

    禧妃手里攥着一个小小的瓶子,等着四阿哥来。

    皇贵妃并没有禁止他们母子见面。

    四阿哥进来,母子两个就进了内室。

    “额娘您没事吧?”四阿哥问。

    “弘时,这是你的机会,也许是最后的机会。”禧妃道。

    “额娘……”弘时自己心里清楚,怕是拼不过弘昕了。

    他有一个厉害的额娘,自己也着实有本事。

    可他,似乎什么都没有。

    “你什么都不要问。拿着这个。”禧妃将药瓶子塞给他。

    “等众臣进了宫,你就服下。”禧妃看着他:“这个不会致命的。只是会叫你难受一会。”

    “额娘!这……哪里来的?不是搜过了么?”弘时惊吓的不轻。

    “别问,你什么都不知道也好,去吧,输赢就看这一次了。如果你不想永远跪在那对母子跟前,就听额娘的话。”禧妃看着儿子,心疼,期待。

    弘时咬唇,将手里的药瓶子捏住:“额娘,儿子知道了。”

    “去吧。放心。”禧妃摆手。

    弘时出了禧妃这里,只觉得一切都像是才开始!

    也许呢?

    也许就赢了呢?要是输了……他是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

    一个瓶子而已,随便往水塘里扔就是了。也许,后半辈子的荣华富贵,就是靠它了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