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262.第1262章 逃走与被抓
    二月里对于京城来说,已经有点暖和气了。

    不过,那也是仅限于白天。

    傍晚开始,还是冷的很呢。最起码大棉袄是不能换下来的。

    那么对于西北来说,二月里还是冬天。那寒冷就不必说了。

    寒风刮着,简直是叫人难以煎熬。春风可是比冬天更刺骨的。老人常说春天要捂着就是这个意思。

    北方不就有那么一句话么:春风吹破琉璃瓦。

    西北素来干旱,到了春日里,那风起的时候,简直是可怕,说句遮天蔽日,飞沙走石也不为过了。(真真的!!!)

    逃亡一个多月,年羹尧和宋南保如今只带着四个人了。

    剩余十几个,有跑了的,有想跑被年羹尧杀了的。还有一个病死,一个摔倒了山崖下面不知死活的。

    如今的年羹尧早就没有了之前的样子。破烂的大氅一条一条的。那是钻进了林子划破的。

    才一个月,就已经是面黄肌瘦不成样子了。

    心里压力太大,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宋南保却看起来好很多。至少他没有年羹尧那种癫狂的样子。

    人嘛,一旦意识到自己做的事本来就要失败的时候,失败了也就没那么难以接受了。

    此时,他们在甘陕交界处的一处山窝里。距离下面的城镇有半日路程。

    不得不出来。不然就该饿死了。

    过去的一个月,他们钻进山里,只能依靠杀了战马为生。干旱的西北又是隆冬,水源都没有。都是喝马血。

    最后一匹马吃光,他们再不出来,就要饿死了。

    “主子,天黑了奴才下去。”年毅扶着年羹尧。

    “好。”年羹尧口舌都疼,实在无力多说一句话。

    几个人靠着大石头歇息,年羹尧回头见宋南保看着山下发呆,就冷笑:“南保兄莫不是想那位叶二爷?”

    宋南保不理他,最近几天,年羹尧情绪不稳定的厉害。

    “南保兄,只要出了西北,还是有机会的。到时候我们南下去福建,出海。”年羹尧见他不语,又道。

    “不说能否出去,如果出去了,做海盗么?”宋南保自嘲一笑:“真是猪油蒙了心。”

    好好的将军不做,要做个过街老鼠。

    “怎么?难不成你去投案自首?”年羹尧往石头上一靠,不甚在意:“你要是个硬骨头,那天夜里就该自刎。”

    是啊,宋南保无法接这话。

    要是个有骨气的,自然不该苟活。

    都不知道自己不甘心什么。

    一时间,众人都不说话了。只靠着大石头,听着风声,感受风沙砸在脸上的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宋南保才对身侧的两个人做出个手势来。

    那是他的亲信。

    如今带出来的四个人里,除了年毅之外,其余三个里头,两个人是他的人。

    那两个人点头表示明白,那个不是宋南保的人也点了个头。

    他是看出来了,跟着宋将军比较保险。

    趁着年家主仆不注意,宋南保猛地扑上去,就将年羹尧压制住了。

    年毅还没跳起来,就被另外的人压住。

    “宋南保!”年羹尧红着眼叫。

    “这样的日子,我过累了。你也逃不走。”宋南保平静的卸了年羹尧的一条胳膊。

    一声惨叫之后,另一条也被卸了。

    另一头,年毅直接被打断了右手腕骨。

    “你去吧,去下面报官。”宋南保拍着一个小兵的肩膀:“你抓住了年羹尧,或许能免一死。你也不过是小兵。”

    “宋将军你去哪?我愿意追随。我家里反正没人了。”小兵不愿意。

    宋南保想了想笑道:“也许就真的当海盗去?如果能逃走的话。”

    “那小的也愿意跟着。”事到如今,谁敢回去?

    “那好,我们必须叫人知道他在这不是?也算是立功了。”宋南保呵呵笑。

    年毅已经疼的说不出话了,甚至于这一个月的逃亡他也消磨了全部的精气神。此时有种死就死吧的感觉。

    不想出声儿了。

    可年羹尧哪里甘心,一双手臂疼的钻心,可还是声嘶力竭:“宋南保,你也休想跑出去!”

    “试试吧。”宋南保笑了笑:“年将军,永别了。”

    说着,就带着人往山下去了。

    “宋南保!姓宋的!狗东西、杂碎!”年羹尧破口大骂。

    可是又因为风大呛着咳嗽,等他缓过神来,已经瞧不见宋南保一行人了。

    “狗东西,杂碎!爷祝你马上就被抓住!”

    “主子,爷,我们死定了。”年毅往后靠,甚至连流着血的手腕都懒得管了。

    早死早超生吧。

    “你怕了?你现在怕了?”年羹尧的姿势很难看,手臂疼的无法移动。只能用一种诡异的姿势看着年毅。

    年毅也看他,忽然就笑了:“跟着爷三十来年了,头回见爷这么不体面。”说着,还是用左手使劲扶着年羹尧坐起来,靠着石头:“爷,我们跑不了了。”

    “放屁!走!”年羹尧挣扎着要起来。

    可一个饿了三四天的人,双臂折断,就是完好无缺的腿,又能有多少力气呢?何况,他们赶到这里的时候,已经走了一天一夜不停歇了。水米未进啊。

    风又大,勉强起身,也不过走了不足百步就栽倒了。

    倒下的时候控制不住力道,砸的左边手臂疼的眼前发黑。

    直到黄昏时候有人上来找,他们两个都没有离开那一块大石头三百米。

    年羹尧还有意识,年毅已经失血过多死掉了。

    终究,他还是没有逃过去,被山下来的捕快抓住了。

    昏迷之前,听见有个兴奋的声音:“快!快拿出告示来看看,是不是那贼子年羹尧!”

    “哎哟是是是,真是!这回发了!这贼子竟然在这里!竟然真的在啊!那个留下信的人没骗人。”

    “哎呀发了发了!快把他弄回去,别死了。”

    贼子。

    年羹尧苦笑,可是他已经冻得脸部都不会动了,苦笑也不过是他以为的。

    事实上,他僵硬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只有大片的乌黑。

    那是冻坏了。

    就在整个小镇都欢喜抓住了年羹尧的时候。宋南保带着三个人,打劫了镇子上一家富户。

    从此,天高任鸟飞了。直到很多年之后,才终于死在了海外。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