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263.第1263章 再也回不去了
    直亲王是亲自押送年羹尧回京的。

    此次回京的还有李少华的遗骨。以及同样要受罚的董鄂氏恩惠。还有几个军中将领。

    年羹尧被锁在囚车里,一路摇摇晃晃的往京城里走。

    越是往京城走,越是气候暖和。

    直到二月二十一,马上就要进京,天气已经很暖和了。

    可是年羹尧的心,却越发冷了起来。

    他日夜吃喝拉撒都在囚车里。没有自由,没有尊严。

    被宋南保废了的手臂一直都没有被接上。耷拉在两侧,像是两根无用的木棍。

    吃饭的时候,会有狱卒粗暴的往他嘴里灌一些稀粥。

    怕他死,每天还给他喝一次参汤。

    所以,他每天虽然不知道吃的什么,从来吃不饱。可是却也不会死。

    囚车骨碌碌的往京城走,年羹尧被阳光晒着,终于是睡着了。

    站着也无妨,有囚车支撑着,这半个来月,他都是这么过来的。

    夜里不敢睡,总会梦见年家的人哭着要他偿命。

    或者是梦见有人举着大刀砍过来。

    只有在白天,囚车上路的时候,他才能睡着。

    梦里,他骑着高头大马,意气风发的回京。

    城门处,不少文武大臣等着迎接他。

    只走近些,就听见种种溢美之词。年大将军劳苦功高云云。

    年羹尧也觉得自己志得意满,并不下马。只是接受百官拜见。

    策马进京,年家的府邸气派又豪华。

    才进去,宫里年妃娘娘的赏赐就到了。年家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

    也并不急着马上进宫。

    只等歇息好了,次日里才悠闲进宫去。

    宫里宫女太监们见了他没有不客气的。该请安的请安,该问问好的问好。

    养心殿里,见了皇上的时候,也并不虚。

    他有功在身呢。

    客客气气见了皇上,得了赏赐,出了养心殿,苏培盛那奴才也得小心翼翼伺候着。

    扶着他,左一句年大将军小心,右一句年大将军在意。

    再见了妹妹,也是春风得意。

    才出了宫,自然就有大臣请着喝酒吃宴席。

    有的是人排着队等着请年大将军吃酒看戏接风。

    还是年家的的庭院,自然要摆上宴席。

    年羹尧看着高朋满座,志得意满。所有人都要来问候一句,带来的贺礼更是一个屋子也堆不下了。

    特制的椅子看着华丽又高贵,年羹尧坐上去,只觉得圆满。

    戏台子上,锣鼓梆子那么一敲,就见戏子们粉墨登场了。

    说来也是巧了,正好就唱着一出凯旋归来的戏。

    那穿着大红袍子的将军一样志得意满。

    也一样大宴宾客。一样大受褒奖。

    只是一转眼,那大将军就换上了一身黑色的囚服跪在地上。

    身后也不再是宾客满堂,而是刽子手站的一院子。

    梦里的年羹尧回头时,只见风云突变,方才好晴好的天,瞬间就天雷滚滚。

    周遭不再是宾客,而是穿着黄马褂的御林军。

    嘈杂的不再是唱戏的声音,而是哭声喊声惨叫声。

    六十多岁的阿玛被砍下头颅,额娘病故在狱中。

    哥哥弟弟侄子侄女都被砍了头,宫中年贵人捧着一碗毒药哭着骂他为什么要造反。

    年羹尧不能动,他被禁锢在那个特制的,华丽的椅子里。依旧穿着华丽的衣裳,看着家里的人被屠杀殆尽。

    阿玛和亲人们的血溅在他身上,却是冰冷的感觉。

    他的嫡妻幽怨的看他,妾室们也哭的梨花带雨,却都被砍了头。

    三个孩子哭的声嘶力竭,却也一样身首异处。

    年羹尧想哭,可是哭不出,想喊喊不出。

    他觉得自己双臂剧痛,临醒来的那一霎那才知道,不是梦里禁锢他的椅子叫他不能动。而是现实中,他一双手臂废了啊!

    睁眼看着正午时候的阳光,阳光温暖的照射着大地。年羹尧却只觉得刺骨寒冷。

    瞬间就明白了一切!

    他以前,梦见过的被满门抄斩……

    功高盖主,不知收敛,四处敛财,架子比皇帝还大。

    如果真是这样,死的不冤啊。

    苍天弄人,今日才知道这一切,又有何用?

    “哈哈哈哈哈……”年羹尧忽然大笑起来。

    全然听不见狱卒们的警告。

    “生不逢时,生不逢时啊!哈哈哈!”年羹尧仰头大笑大叫着。

    直亲王下马过来:“年羹尧!你笑什么?”

    “我……我笑我生不逢时,我笑我一腔计谋用错了地方!哈哈哈!我竟不如一个女人,不如一个女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被抓住之后,他自然听闻了直亲王连夜回京是皇贵妃的意思。

    最后的最后,他笑声戛然而止,低头看直亲王:“我此生是回不了京城了。”

    说完这句话,他不是吐血,而是口中溢出了大股的鲜血。

    一口又一口,眼看着是止不住了。当然,也没有想给他止住。明眼人知道,这是必死无疑了。

    年羹尧额头上青筋绷着,侧头看近在咫尺的城门。

    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没有人会原谅他的,还回去做什么?就做个孤魂野鬼好了。

    闭眼之前,年羹尧仿佛听见了马蹄声。

    像是千军万马奔腾的声音。

    忽然想起十来岁的时候,与哥哥说过的话。

    ‘此生我一定要纵横疆场!做个英勇无敌的大将军!如汉朝时候的卫青和霍去病!’

    哥哥只是笑他,先好好习武吧。

    年羹尧闭上眼,断气之前,他在心里说:我本来……是做到了的。

    “王爷,他死了。便宜他了!”直亲王的贴身侍卫探过之后道。这要是回京,不是千刀万剐也不会叫他死的!

    “嗯。”直亲王点了点头,他很疲惫。年羹尧死了或者是没有死,如今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

    他有罪过,用人不慎啊。险些酿成大祸。

    不,是已经酿成了大祸。还好皇上是真龙天子,安然无恙啊!不然,他就是万劫不复了!

    “走吧,进城吧。”囚车依旧拉着已经死了的年羹尧,进了京城。

    遥想上一回进城的年羹尧,还是意气风发的年轻将军。

    也不过数年。就成了一具囚禁在囚车里的尸体。

    弑君谋逆,注定是要遗臭万年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