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264.第1264章 受罚
    年羹尧的尸首,在闹市里五马分尸之后,就拉去乱葬岗了。

    没人管最后是被野狗叼走了还是怎么样了。

    直亲王如今又加了一条罪过,看护不利。

    直亲王进京之前,叶枣叫了弘昕来:“叫你的去跟弘昱说说,叫他告诉他额娘,你大伯是肯定要受罚的。只是皇上念着兄弟情呢,不会下死手。”

    弘昕就笑了:“额娘,儿子佩服您!”

    说罢就走了。

    叶枣挑眉,她与儿子之间,默契越来越好了呢。

    八阿哥懵懂的看着,半晌扒拉额娘的手:“额娘,五哥干嘛去了?”

    “嗯,你五哥去告诉你弘昱堂哥事情去了,你不是听见了?”叶枣笑道。

    “可是……大伯做错事了啊。”八阿哥不懂。

    “是啊,做错事了,就得罚嘛。”叶枣看着他。

    八阿哥咬唇想了好一会道:“那告诉大伯母是因为大伯母没错么?”

    “差不多了,乌勒登好聪明。”叶枣摸摸他的头。

    八阿哥就嘿嘿笑着找花生去了。

    唔,直亲王有错的话,他福晋连坐很正常啊。

    不过,直亲王平生最是宠爱他的福晋了。

    他那位福晋身子又不好,提前给一个预防针,免得吓坏了。

    真要是吓坏了,直亲王心里该难过了。

    直亲王嘛,一顿罚是免不了的。罚就罚吧,估摸着他自己也有心里准备了。

    她叫弘昕出头,就是直接示好。也是叫直亲王念着皇上的好。

    半个时辰后,直亲王就跪在了九州清晏的外头。

    四爷叫他跪了一个时辰,才肯见他。

    “臣有罪,求皇上降罪。”直亲王进来还是跪着。

    “朕信你重你,你看看你办的是什么事?嗯?年羹尧和宋南保造反,你却茫然不知!险些就叫他们成了事!你对得起朕对得起大清么?”四爷板着脸。

    “臣知罪,求皇上降罪。”直亲王自知这是大错,绝不可能是轻拿轻放了。

    “押送年羹尧回京,你竟然看不住个人。叫他死了!你说你……”四爷哼了一声:“朕都不知如何说你!”

    “臣失职。”直亲王磕头。

    四爷等着他磕了七八个之后,才摆手叫苏培盛扶着他。

    “你先是治下不严,导致此次年,宋二人造反。后是失职看管不力,导致年羹尧死在路上。就算朕不说你看管不力的罪过。可你多年来竟看不出年宋二人有此野心,朕是不能理解的。”

    “你是朕的大哥不假,可情是情,理是理!朕不得不罚你。将你亲王爵位摘了,做贝勒去吧!要是朕严格,就该叫你做个光头阿哥!”

    “朕实在是替侄子弘昱丢人!”四爷瞪了直亲王……哦,如今该叫直贝勒了。

    “念你返回及时,也算是戴罪立功。死罪就免了。可一顿军棍少不得!就八十个军棍吧!准你养伤三个月,然后再给朕回西北整顿军纪!你得记着,你再回去,依旧是戴罪之身!要是你不能将西北军给朕整治好了!那你一辈子就是个贝勒!不!要是整不好,你就贝勒也不必做了!做光头阿哥去吧!”

    “臣……臣多谢皇上厚恩!臣一地个戴罪立功,重整军纪!”直贝勒磕头,说不出的感动和难受。

    皇上是真的仁厚啊。

    “这回去,把十三十四都带走。这两个都大了,成日里,没有正经差事。你看着哪个能培养就培养着。你比朕大好几岁,再叫你领兵十年,也该回京了。十年里,你要是做不好。你以后自己跟皇阿玛交代就是了。”

    老大四十多了,再有十年,五十多岁了。

    又不是乱世,一个皇子,领兵到了五十多,也就该回京享福了。

    十年,不管是老十三还是老十四,也该能独当一面了。

    “臣……遵旨谢恩。”直贝勒磕头。

    “好了,军棍自己去兵部领!然后就回去养伤吧!”四爷摆手。

    直贝勒又磕了三个头,这才起身出去了。

    出了九州清晏,他回头看。然后笑了。

    什么上辈子这辈子,根本无关。他是大皇子,是直郡王,是直亲王,是直贝勒。都一样。

    福晋在,孩子们好好的。就是办错了差事,挨一顿打就好了。

    依旧回去办差,这回长了记性,总能办好了。

    十年呢,十年他一定叫西北军兵强马壮!

    八十个军棍,哎……疼是不必说的,舒服不了。可是他挨的心甘情愿啊!

    这就是兄弟情了!还要如何?

    那位可是皇帝呢!

    这要是没有这份儿兄弟情啊,这朝中能领兵的人多着呢!

    宗室里也不缺啊!

    所以,这八十个军棍,就算是再疼。心里也是热乎的!

    挨过打,被抬回去,见着福晋,直贝勒第一句话就是:“委屈你成了贝勒福晋了。”

    福晋眼含热泪,到底没哭出来:“我都知道了,爷好好的,我就是做个光头阿哥的福晋也是不在意的。”

    “阿玛您没事吧?”弘昱一路跟着回来的,挨打那会子,他没看。怕阿玛觉得丢人。

    “不碍事,那帮子人不敢下死手。”直贝勒抽气。

    是没有下狠手,要是今儿个皇上不许他领兵了,那估摸着就不一样了。

    这是皇上还用他呢。兵部行刑的人自然是估量着呢。

    疼是疼死,可是到底不伤根骨。

    刚抬回去呢,就见园子里送来了伤药。太医也跟着来了。太医来是正常的,四爷毕竟没有不许他看太医。

    可这伤药,就是额外的关怀了。虽然没说赏赐,只是皇上跟前的一个不怎么露脸的小太监送来的。可毕竟是皇上跟前的人啊。

    直贝勒感动的都要哭出来了,再三谢过之后,总算能安安心心的养伤了。

    得,打也打了,也不能再出一个年羹尧了。好好伺候皇上吧!

    福晋也彻底放心了,已经挨打了,养着就是了。

    等福晋忙活着熬药熬汤去,弘昱巴着阿玛:“您没事吧?”

    “没事,你小子盼着你阿玛有事呢?躺在这也收拾你。”直贝勒道。

    “啧!您瞧您,儿子这么老实,什么都没做,您收拾什么啊?”弘昱不乐意了:“您好好养着吧!”

    直贝勒失笑,这孩子也大了啊。

    哎哟,笑也抽着疼,乖乖了……三个月够不够啊?别回西北的时候骑马还屁股疼……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