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286.第1286章
    弘昕撩起眼皮子,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你哄自己玩儿呢?满朝那么多爷们儿,宗室里那么多阿哥。都是骗她?就算是为了门第,没人真的对她好?有孤和额娘戳着,谁敢对她不好?”

    弘昕那表情太直接,就是一个你是不是傻?

    其他人都背过身笑的不行了,费扬阿红着脸,吭哧吭哧:“那……那也不能随意吧,那……”

    “人家都十五了,怎么就随意了?有娘娘做主,有国公爷和夫人做主呢。”钱越好心解释。

    “那也不成!不成!”费扬阿猛地站起来,咣一声撞在马车顶子上,然后哎哟一声又坐下。

    使劲拍大腿:“不成!太子爷不成!”

    “孤好着呢,你不成吧?”弘昕靠着马车,眯着眼。

    “不是,不是!”费扬阿忙摆手:“臣不是那个意思,就是不成!她……她不能嫁给旁人。我咋办?”

    “我说你怂不怂?你倒是上啊!”其他的哈哈珠子哼了一下。

    费扬阿皱眉:“我不能直白的上吧!”

    “该说的,孤都告诉你了,反正天下好姑娘多得是。好了,都不许说话了,孤眯一会。”他一挥手,闭上眼道。

    费扬阿想说话,有不敢打搅太子爷歇息,真是纠结死了。

    他也想直接上啊,可是叶珍对他又不喜欢……

    才十五,忙什么啊?他都十七了!到底急什么?慢慢来不好么?

    好在马上就去蒙古了,去了蒙古,他一定好好的问问。

    怎么就不成?他这么好,何况他喜欢叶珍可不是因为家世!

    他跟着太子爷,以后什么前途没有,不图叶家的家世!

    钱越看着费扬阿这样,好笑之余,渐渐想到了家里的韩氏。

    韩氏挺好的,性子也开朗,也是个懂事的。

    他少年心性,初试情滋味,其实觉得很好。

    等送了太子爷回了园子里,哈哈珠子们就各自回府了。

    钱越回去的时候,着实不早了。

    回了正院,先给钱老太爷和钱先林请安,钱老太爷在老太太那歇着,留下话,他回来就去歇着吧,明日再请安。

    至于钱先林……不必说,也在额娘那。没见着。

    钱越一时间觉得好笑,都是专一的。

    他回了松涛苑,就问了一句韩氏呢。

    “回大爷的话,韩姨娘还没睡呢,要请来么?”

    “叫来吧。”钱越也不知为什么,就觉得挺高兴的。

    韩氏很快就来了。

    她穿着一身浅粉色的衣裳,脚步很快,脸上带着笑意进来福身:“爷回来了。”

    “你怎么没睡?时辰不早了。”钱越看着她问。

    “爷还没回,妾不敢睡啊。”韩氏道。

    “你怕?”钱越看她。

    “不是不是,妾不是怕,这里很好呢。妾是想着,今儿是皇贵妃娘娘的册封礼。爷肯定会喝酒,要是回来了说不定要妾伺候呢。就没敢睡。何况主子没回来,妾是不该睡的呀。”

    韩氏摆手,忙解释。

    她在钱家这些时候,很清楚,钱家是真的很和善。

    爷也很好,所以她也更加认真起来了。

    钱越看过去,韩氏粉面红润,眼睛清亮。

    “嗯。”他就没有多少,只是淡淡的嗯了一下。

    韩氏就笑:“那妾伺候爷沐浴么?爷身上有酒味呢。”

    钱越就又嗯了一下。

    沐浴的时候,两个人自然是要不可描述的。

    等回了榻上,韩氏也实在是没劲儿了。

    钱越也懒得动,两个人躺着谁也不说话。韩氏只是往他跟前凑。

    钱越没有躲开,没有推开他。但是也没有回应。

    不过,韩氏好像就很满足了。

    钱越甚至听见,她满足的喟叹。

    “很快爷就要跟着太子爷去蒙古了。”钱越故意道。

    韩氏一僵:“妾知道,妾……是不是能为爷收拾行装?”这些事,她未见得能做。

    “不必了。”钱越说完了,才觉得自己说的太直接了。

    “额娘会安排的。”

    “是。”韩氏应了,心里那点不舒服也不敢存着。

    做妾就是这么回事。

    “你在家里好好呆着。你自己是带着嫁妆进来的,日子不会难过。要是还有奴才对你不好,你就与额娘说。”钱越很少说这么多废话。

    他也是对韩氏没意见,总不好叫她被磋磨。

    韩氏忙欢喜的应了,刚才的不如意也就没了。

    次日一早,钱越更衣的时候,就有奴才端来了药汤。

    韩氏当着他的面接了,没做出什么太多的表情来,一口就喝掉了。

    倒是钱越看着她,眼神略有闪烁。

    不过也没开口。

    喝完了药,韩氏就伺候钱越继续更衣,忙忙碌碌的,一刻钟自然也就过去了。

    送药的婆子也就放心的走了。

    钱越看韩氏,她还是那样子,能伺候的都伺候了。

    其实很多事她做的并不好,不过是学的。

    以前她虽然只是商户女,可是学的都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并没有这么琐碎的伺候人。

    钱越看着韩氏嫩白的指间想,幸亏她学的都是诗词歌赋,琴棋书画。要是学的是如何伺候男人。他就要膈应死了。

    那他就绝不会碰她。

    不过她生涩的很,根本不会勾引男人之类的。

    想着想着,钱越就有点反应了。

    正在给他整理衣裳的韩氏感觉到,也不敢抬头,脸都红透了。

    临走,钱越伸手摸了她一把下巴:“自己好好用膳。”

    “是,多谢爷。”韩氏应了,还是一直红着脸。

    等他彻底走了,才有丫头进来伺候她。

    她虽然是贱妾,可也是正经的姨娘。总是与通房不一样的。

    所以,在钱家是有地位的。

    她也舍得花银子,所以下面人对她还是很好的。

    想到这,她就又觉得钱家真好。她的嫁妆钱家看都没看,直接叫她自己收着了。

    她带了不少金银宝贝进来,还有店面和庄子,钱家一概叫她自己管着去了。

    这在一般家里,妾室不管带了什么进来,都是主家的。其实,当时父亲也是直接要送给钱家的。

    韩氏想,以后有了嫡妻,她就送一大半出去吧。

    以后等她有福气生个一儿半女的时候,剩下的就给孩子。

    钱家家风正,不会苛待她一个姨娘的。倒是她自己有这么多东西也不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