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297.第1297章 求亲
    费扬阿与叶珍定情,他真是喜不自胜。

    连夜叫人回京去求亲。

    家里也知道他的心意,他额娘本是不大愿意的。

    也是觉得叶珍这性子娶回来怕是不能安稳过日子。

    可这个不愿意,也是一半的一半吧。

    毕竟,叶家大格格这份儿得宠,就是叫多少人看着都眼红的。

    几日后,京城里纽祜禄氏家里得了消息,也没敢耽误,就去叶家求亲了。

    也是正儿八经的请了人,甚至请的还是张阁老家的长子媳妇上门的。

    这就算是给足了叶家面子了。

    叶家,觉罗氏还不知消息呢,一时间不敢答应。

    毕竟要是点头了,叶珍不喜欢,日子也是一样过不好的。

    “费扬阿那孩子是打小见的多少回的,自然是好的。与您家攀亲,也是珍珍的福气。只那孩子您也知道,是个跳脱的。宫里娘娘打小宠着,这件事,总是要叫娘娘点了头的。劳你们瞧得上,也是珍珍的福气。”

    费扬阿的额娘忙道不敢,论门第,自然是叶家更高。甚至高得多了。

    张阁老家的大媳妇杨氏也是两头夸赞,并不因为是纽祜禄氏请来的就偏心。

    总的来说,这场会面也算是完美了。

    今日没有结果也是预料之中的。

    谁家的姑娘也不是你上门说一句要娶就成了的。

    何况,是一个公门里的格格呢。

    这位珍格格要出嫁,上上下下的,要知会的人不少呢。

    首先就是宫里头的娘娘。其次,那是自己也必须愿意的。

    这也是费扬阿的额娘担心的地方,毕竟这年头的姑娘们多数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忽然有个自己能做主一半的,她就会不安。

    送走了众人,觉罗氏就去前院了。

    这回来的是女眷,所以叶枫就没过来。不过他也是支愣着耳朵听着呢。

    觉罗氏一来,他就问:“怎么说的?”

    “爷急什么,我也不敢答应啊。总要先问过珍珍和娘娘。费扬阿那孩子是好的,难得是他对珍珍好。又是知根知底的。”觉罗氏坐下道。

    叶枫点头没说话,他是不高兴的。

    自己宠爱的十五年的闺女,就要叫人抢走了。

    最要紧的是,他知道费扬阿家好,所以只要闺女愿意,就同意了。

    一个狼崽子,就要叼走他闺女了,如何高兴啊?

    十几年来,一直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自然是疼到了心里的。

    过了一会,两口子一起去了老太爷叶明远的院子。

    正好叶恒也在。

    一家人将这话说了,叶恒倒是笑道:“我还记得那孩子小时候来,挺好的,被咱们珍珍欺负了也不生气。”

    “珍珍那个脾气也是不好。”觉罗氏道。

    “姑娘家的,挺好的。出门子不受欺负。何况,她本就是国公府的格格,又是娘娘宠爱出来的。要是一点脾气都没有才是怪了。”叶恒不以为意。

    觉罗氏和叶枫面面相觑,二弟如今是改变真的不少啊。

    “说起来,首先是你。你也不小了,总不能叫你侄女先大婚吧?对了,珍珍才十五,不着急吧?皇上的公主们都是十七八出嫁的,咱们也留着珍珍到十七。就算是定亲了,嫁妆要预备的。”叶明远道。

    他人老了之后,渐渐沉淀下来,倒像是那些年的糊涂都不是他似得。

    反倒是对子孙们都怜惜起来了。

    “阿玛说的有理。留在十七八挺好的。二弟这里,倒是有什么想法?”叶枫问。

    “弟弟如今一事无成……”叶恒不好意思的笑:“这事也急不得,不如改日嫂子进宫的时候,问问大姐姐的意思?”不是说娶谁家的姑娘,而是看看谁家的姑娘不能娶吧。

    觉罗氏点头:“明儿我就进园子拜见娘娘去。这事儿也是问问娘娘好些。”

    “对了……”叶恒收起笑意:“今儿你们不在,有人来府里……我还没说呢。”他有点尴尬,有点不好意思的道:“其泰没了。”

    众人皆是一愣。

    其泰,这个名字与叶家真真是息息相关。

    “是怎么没了?”觉罗氏问。

    “来人说是病故。说是当初就一直没怎么好,然后这几年里每况愈下,就没了。”叶恒道:“已经在那边安葬了。他也没有子嗣,仅有的那位表姐也早就过世了。”

    “我……给了一百两银子,算是遣散塞米尔氏那些个老人了。”叶恒道。

    “应该的。”叶枫叹气:“再怎么不是,人都没了。究竟是嫡亲舅舅,别说你,就是我也得叫一声舅舅的。”

    “是啊,埋在那边也不像……这事……我回头问问娘娘吧。看看娘娘的意思。或者把舅母的坟迁过去?”这年头讲究落叶归根。

    死在外头,总是一件唏嘘的事。

    “嫂子不要问了,没得叫娘娘不高兴。横竖塞米尔氏也没人了。就这么着吧。”叶恒笑了笑,他倒是对这个不在意。

    觉罗氏只是叹气,到底还是点了头。

    当然是娘娘重要了,就不说是不是个娘娘了。单说是夫君的亲妹妹要紧呢?还是嫡舅舅要紧呢?

    远近亲疏也是有别的。

    何况,其泰也不光彩。

    晚间,觉罗氏和叶枫躺在榻上说话。

    “这事咱们不管就没人管了。叫他就那么在西边,我这心里也是……”

    “爷是为了嫡母和二弟,我知道。我想着,娘娘也是大气的,人都死了。也不会出幺蛾子了。也许娘娘不会说什么的。”觉罗氏叹气。

    “还是先不说吧,如今晚几年再说也罢。”叶枫道。

    觉罗氏点头。

    “倒是珍珍的事,也不能由着她太任性了。要是觉得好,就先定了吧。我是万般不想为难娘娘的。可是珍珍要真是得了皇上的赐婚,是大不一样的。姑娘家总是艰难些,有圣旨赐婚,总不一样。”叶枫道。

    “嗯,我都知道。”她心里想的是叶恒,哪家的姑娘堪配呢?一时半会的,还真是想不到啊。

    可二弟年纪也不小了,再不大婚也不像话了。

    “走神了?”叶枫诧异。

    “嗯,我知道了,明日不跟娘娘说了。”觉罗氏回答。

    叶枫失笑,真是走神了。给她拉好被子:“睡吧睡吧,你也累了一天了。那皮猴子也是累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