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315.第1315章 太后
    当然是不能。

    九公主再是不聪明也知道,茉雅琪别说是做太子妃了,就是做太子后院的格格都不可能。

    皇贵妃对她们母女虽然宽和,但是也不可能叫茉雅琪进她儿子的后院的。

    所以,这条路是死的。

    皇上的皇子里头,如今能指望的就是弘昀和弘时弘昼了。

    弘昀就算了,不太成气候。何况,如今他嫡福晋就已经有孕了,以后就算是能进去,也差的太远。

    想进皇子后院,就在只有弘时和弘昼。

    而弘昼和太子爷是一条裤子,太子爷不要的,他也不会要。所以这条路也是不通的。

    算来算去,就只有一个弘时。

    “你也还小,不要着急。”九公主想,皇兄不见得喜欢茉雅琪啊。主要是禧嫔也是淡淡的。

    茉雅琪随意的嗯了一声,没太在意额娘的话,额娘素来没什么见识的。这些事,额娘也想不明白。

    宫里,各自散了之后,四爷从乾清宫往毓秀宫走。

    苏培盛打着灯笼伺候着。

    后头几个人跟着,前头也有人照着路呢。

    四爷一边走一边道:“叫膳房预备些吃食,估摸着你宸主子也没吃好。这会子吃点也好。”

    “回万岁爷的话,奴才已经吩咐了,您过去就差不多了。”苏培盛道。

    四爷点头,慢慢走着。

    等他过去,就见叶枣正在门外候着他呢,披着大红的斗篷,自己提着灯笼。

    走近些,就见她头发全都散开披在身后,一张脸素着,就那么站着呢。

    “皇上来了。”见四爷过来,她笑了笑道。

    四爷牵着她的手:“怎么站在这了?”

    “我估摸着你快来了,没什么事,就当出来散散。这不就等着你了?”叶枣道。

    四爷嗯了一声:“这斗篷好看,大红色你穿着极美。”

    “也就今年做了个大红斗篷,你要是觉得好看,我以后在做。”叶枣笑道。

    两个人说笑着进了里头,叶枣拉着四爷去洗手。

    两个人一起洗了手,就见一桌膳食摆上了。

    “朕想着你会饿。”四爷道。

    “你不说我也会叫的,刚才知道你替我叫了,我就省心了,你也用点吧。不过这时辰不早了,不能多吃。”

    四爷嗯了一声,他看着桌上一道鸡汤煮的白菜粉丝豆腐,觉得馋了。

    两个人都没吃太多,用了点汤,吃了点糕点,吃了几口菜罢了。

    可是有时候人就是差这么一口。

    吃几口,就舒服了,就能睡得好了。

    刚走动了一下,躺下去都还没睡着呢,就见外头苏培盛叫:“万岁爷,畅春园来人了,说是太后娘娘身子不适。”

    四爷面无表情:“什么病?”

    “回万岁爷的话,这……来人说不清楚。”

    “说不清楚就给朕打!传呼都不会,留着做什么?滚!”四爷如今提起太后就生气。

    叶枣伸手摸着他的胸口:“好了好了,大半夜的。”

    “苏培盛,你叫人去看看,别短缺了太后。今儿毕竟是个节日呢。”叶枣吩咐。

    苏培盛应了。

    每次汇报太后的事,他也愁。

    不说吧,那是皇上的亲额娘,说罢,说一会惹皇上生气一回。

    真是……

    苏培盛走了就不敢回来了。

    叶枣见四爷生气,就道:“太后年纪大了,就是这样,你何必生气呢?”

    “朕烦!”四爷哼了一声。

    太后自从做了太后,就没有明白的时候!

    一天比一天不靠谱!

    如今是获罪住进了畅春园的,还要闹,闹什么呢?

    “知道你烦,好了好了,不早了睡觉吧,明日该起不来了。”叶枣道。

    四爷嗯了一声,搂住他闭上眼。

    到底没有因为太后睡不着。四爷想,枣枣的好处就在这。

    哪怕如今,他这个做儿子的厌烦了太后,她也没有安慰他的时候说太后什么不是。

    畅春园里,太后这回是真的不舒服。

    她大约是得了高血压之类的病,又不是很严重的时候。

    成日里头晕。

    今儿过节,她不得回宫,就气了一场。

    一早上她就要求回宫去,可是根本没有人替她传话。

    如今四爷的命令是除非太后身子不适,不然其他的事都不许传话。

    所以,她想要说别的就根本传不出去话。

    这一来,气的厉害些,差点栽倒。

    这才叫人传话去宫里,可是她贴身的走不开,叫一个不怎么进来的太监去传话。

    自然是说不清楚是什么病症的,就硬是耽误了。

    这会子,深更半夜的,传话的太监被打了二十板子丢回来。就是四爷表示不想听太后装病了。

    太后一见了这个还得了?更是气的厉害。将一屋子东西都砸了个遍。

    气的躺在榻上头晕。

    也没叫人再去传话。

    她如今想的是皇帝真狠心,连她病了也不管了。

    太后躺在榻上,又气又难受,就想着远在西北的十四爷。

    这会子,她对于十四爷去西北的理解也不是什么皇帝要抬举他。而是就是叫他出去受苦了。

    不然这差事这么多,为什么就要叫十四去西北呢?

    那可是苦寒之地!

    就跟流放一样的!

    “哀家当年就不该生他!生了他是要祸害死哀家和十四的么!先帝爷,您也睁眼看看,您是传位给了狼!是要把您的江山祸害了。把您的子嗣都祸害了啊!”

    太后气的厉害,哭出声,说出的话也叫奴才们都吓坏了。

    扑通一下,都跪下来,谁也不敢多话。只听着这些话,就想跟着哭。

    不是伤心太后,而是伤心自己。

    太后这样,什么都乱说,迟早要害死她们的!

    到时候,皇上怒了,亲娘不能杀,她们的命还保得住么?

    太后怒骂了许久,才终于是疲惫不堪的睡着了。

    几个奴才们起身,伺候她躺好,可眼里都是恨意。

    恨太后这么闹。

    又恨不得她死了才好,又不敢叫她死了。

    毕竟,太后一旦死了,她们又如何呢?伺候不好太后,只怕也是死。

    这一想,竟是悲从中来,无论如何都是死了。

    太后浑然不知,梦里头,她还是尊贵无比的德妃娘娘,虽然自己的儿子不是自己养着,但是还是后宫中为数不多的宠妃之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