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324.第1324章 惧怕
    “回皇兄的话,府里,嫡福晋和侧福晋几个同时有孕了。”十四爷没忍住,还是笑了一下。这是喜事啊。

    四爷和叶枣对视一眼,也觉得神奇。

    “这可是喜事了。她们都好吧?”叶枣笑道。

    “多谢皇嫂,都还好。”十四爷忙道。

    之前虽然是太医院求了个太医,但是毕竟也没说这个事,皇上不知道也是有的。

    “这可该赏了。回头我赏吧。”叶枣笑道。

    “你皇嫂要赏赐就赏赐,朕就等她们生了的。”四爷道。

    十四爷忙又谢过了,等出了乾清宫之后,收起笑意。

    心里还是舒服的很。

    殿中,叶枣幽幽的:“说起来,这十四叔才是人生赢家啊。”

    想当初四爷府上福晋和侧福晋斗得乌眼鸡一样。死了孩子落了胎的真是太混乱了。

    十四爷显然看着没有四爷厉害,可他后院居然太平!

    不可思议啊!

    四爷这会子也明白她的意思,就点了个头。

    也是,当初要不是他护着紧,这小狐狸也不知被怎么磋磨呢。

    当然了,小狐狸自己也足够聪明。

    十四爷出了宫,骑马径自往畅春园去。

    畅春园春晖堂太后听闻十四爷来,却听错了,以为是四爷。

    她病的难受,恍惚之间还想,如今还有人敢叫皇上做四爷么?

    然后猛然回神,是十四爷!

    就噌的一下坐起来:“快叫进来!”

    说完这句,就因为起来的猛了,猛然晕的厉害。

    于是,十四爷刚见着太后,就急吼吼的叫了一遭太医。

    拉着太后的手,十四爷看着太后这虚胖也是有点惊讶。

    记忆中,额娘一直都是只有一点点偏胖而已。正常的很。

    如今似乎长了一圈,主要是一眼就看着不正常。

    有种泡大了的感觉。

    到处都是肿的,不像是肉,倒像是水肿了。

    面色很是红润,但是那不是正常的红润,而是气血上涌的结果。

    额娘很不好。

    十四爷一时间想了许多,他想着皇兄虽然定了额娘的罪过送来园子里。可是并不是任由额娘自生自灭的。

    不然,他就不会叫他来了。

    只看额娘这里的用度摆设,就知道皇兄没苛待额娘了。

    等太后终于躺下,能和十四爷说话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了。

    “你怎么回来了?可还好?额娘瞧着瘦了不少,西北那苦寒之地……他也是黑了心的,送你去。你吃苦了。”太后喘着道。

    十四爷心里就是一个咯噔,他竟不知,额娘如今对皇兄是这个态度了!

    “额娘!这是说的哪里话?儿子这些年浑浑噩噩的,没有个正经差事。如今好容易皇兄叫儿子跟着大哥历练。这是多好的事?皇子那么多,都盼不到的事,是因为儿子是额娘您生的,才有这机会呢。”十四爷忙描补。

    事实上,这的确是好事。

    是,西北不如京城里舒服。

    可你是在舒服地方窝着一事无成然后越来越差呢?还是去不太舒服却能一展抱负还能越来越好荫庇子孙的地方呢?

    答案不言而喻啊。

    “你也不必安慰我!他是皇帝,你拿他能有什么法子?你受苦,额娘只看着罢了!额娘如今被囚禁在这里受罪,你在西北受罪!咱们娘俩如今是没法子的。只管先帝爷竟是瞎了眼,选了个白眼狼!”太后气息不稳,越想越气。

    “额娘!”十四爷提高声音,他脸都白了。

    “额娘是……是不叫儿子活了么?”十四爷跪倒在地:“皇兄处事公道,对弟弟们都极好,额娘不要这么说!”

    还说先帝爷的不是,额娘这个不敬先帝的罪名……可见也不是皇兄随便给的啊。

    “好好好,你也怕他,你们都怕他!哀家不怕!哀家生了他!他没良心,只记得佟佳氏那贱人!竟丝毫不记得他额娘姓什么!”太后猛地拍床榻,她头晕的厉害起不来。

    这会子越是发火,也是难受,越是难受就越是火大。

    十四爷忙按着她的手:“额娘!额娘息怒!太医的话您都忘记了?”

    “呸,别跟哀家说这个话!太医,太医的话能信么?都是他教的,他如今越发辖制他老额娘了!吃喝都不许顺心了,这是盼着哀家去死!哀家死了他就如意了,顺心了!”

    “额娘!”十四爷大声叫:“您别说了!”

    十四爷这会子又是怕,也带着火。

    额娘如今怎么能糊涂到这地步呢?

    他四下里看,之间奴才们一个个也是无奈又惧怕的样子,就知道如今额娘只怕是真是性子变了。

    “额娘,您是想害死儿子么?”十四爷只好大声道。

    太后哼了一声,到底没再说。

    是啊,她可以不管不顾,可十四还在呢。

    只心里那一股火气怎么也下不去,火气冲着,头也越来越晕。躺着都觉得天旋地转的厉害。

    好不容易哄着太后睡过去,已经是午时都过了。

    十四爷虚弱的出了屋子,伺候他的奴才们一句话也不敢说。

    “你们也不易。”十四爷想了想道:“皇兄是最明白的人,你们不必害怕。太后娘娘说了什么,只管劝着就是了。皇兄不会治罪你们的。”

    这些奴才一天天听着这些诛心的言论,估摸着也是怕的厉害了。

    “是,多谢十四爷。”几个奴才忙道。

    “对了,怎么不见付信?”十四爷问。

    “回……回十四爷的话,付公公如今去了景山伺候了。”景山是属于皇家的,自然也有用的上然间的地方。

    但是可想而知那里的太监日子不好过,一年也见不着主子的地方,供应很差。

    十四爷点头,都留着付信的命,皇兄能有多狠心。额娘真是越来越糊涂,越来越不晓事了。

    太后再睡觉,十四爷午膳也不用。只坐在屋里发愁,如何劝慰才好?

    如今不是劝太后如何养身子,而是首先劝太后不要这么诋毁皇兄与先帝了!

    明明是亲生的母子,非得闹到这么艰难。

    十四爷夹在中间,真是欲哭无泪。今日之事,十四爷想,他得正经跪在皇兄跟前请罪的。

    这里的一切,皇兄不可能不知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