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328.第1328章 计谋
    在成乾清宫外头磨叽了一会,还是不能不进去。

    “给额娘请安,额娘身子可好?天冷了。”弘时道。

    “额娘都好,你可好么?看着瘦了些。”禧嫔亲自扶着他。

    “多谢额娘关怀,天冷了,儿子伤胃不适,许多东西不能吃罢了。”弘时淡淡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带着一股子气。

    自然也就是故意这么说的。

    禧嫔有一瞬间的不自然,不过也没有表露出来。她直接不接这话了。

    “额娘叫儿子来,可是有事么?”弘时低头皱眉,又抬头问。

    “要是无事,额娘便不能见你了么?”禧嫔也皱眉了。

    “儿子说错话了。”弘时应了一一声。

    真是干巴巴的,就像是当年的四爷和德妃。

    便是弘时心里也不是那般怨恨了,可是那个疙瘩并没有解开。

    禧嫔也不是不清楚,故而也不与他沟通感情了。横竖他们是嫡亲的母子,总会解开的。不急在一时。

    “如今你皇祖母病的厉害。”禧嫔说着,看着弘时的反应:“就连你十四叔也回京了。你十四叔也不是过去了。他也算是沾了兵权了。虽然你皇阿玛的意思是你十三叔和十四叔不一样留下哪一个在西北,可事实上,只要沾过兵权的,就是要用的。”

    “儿子知道。”弘时自己早就琢磨过无数次了。

    “你皇祖母如今身子不好,你去看看也使得。”禧嫔道。

    弘时皱眉,摆手叫人出去:“额娘。便是……您有心,皇祖母那是帮不上什么忙的。”

    不仅帮不上,只怕还要受连累。何苦?

    “可你要知道,这天下要说谁最厌恶那对母子,就只有你皇祖母了。她对她们的心,你还不清楚?虽然,她未见得疼爱你。可是相对来说,要是能选你,她就不会选那对母子。”禧嫔很直接。

    “可是……她有什么本事。她深受皇阿玛厌恶……”弘时实在是想不出,太后能怎么帮忙。

    “自然不能全都指望她。”禧嫔咬唇:“今日,额娘与你说实话。”

    “你想取而代之,不见血是不可能的。”

    就凭皇贵妃母子如今如日中天的样子,能如何?

    “额娘……”弘时心跳很快,叫了一声,有点不敢问。

    “太子死了,还有八阿哥。八阿哥死了,还有九阿哥!我们杀不完。”禧嫔说的很平静。

    这几个月里,她把这些都想清楚了。

    “皇贵妃死了也一样没有用。她死了,你皇阿玛只会更加对那几个孩子好。”

    “额娘有什么想法……”弘时问出口的时候,就听见心里有个声音,你终究还是走到这一步了。

    “如果,是太子为夫分忧,叫一直无理取闹的太后归西呢?”禧嫔坐回去,看着弘时:“你说,你皇阿玛会不会原谅他?”

    “不管是君臣之间的信任,还是父子之前的亲情,都经不住这样的事吧?是啊,你皇阿玛看太后厌恶至极。可不是还没有赐死么?他不是也还好好供养着?你说这是为什么?”禧嫔笑问。

    “是……是因为太后是皇阿玛的嫡亲额娘。”四阿哥弘时道。

    “正是如此。是嫡亲额娘,是叫他无能为力的额娘。弘昕是他的亲生儿子。他疼爱至深。可是如果他疼爱至深的儿子,杀了他的额娘呢?”禧嫔笑的恶毒。

    “皇阿玛如何会信……”弘时心跳的越来越快。

    “是啊,怎么能叫他嘴上不信,心里信了呢?”禧嫔一笑:“如果做到了,就算是成功了。”

    “好了,不说这个了。来年就是选秀了,你就该十六岁了。你皇阿玛会给你选福晋的。**婚差不多。”禧嫔笑道。

    弘时一时间没有从方才的情绪出来,是胡乱点头。

    母子两个闲话了半个多时辰之后,弘时才出来。

    往回走的路上,他心绪烦乱的紧。

    额娘着实用的好计谋。可是……能成功么?

    这个计谋可说是不能解开的结。

    如果真的成了,一时半会,就算是皇阿玛压住了这件事。可他心里也不会轻易过去的。

    能因为一时气愤就害死了太后,那么以后呢?

    皇阿玛会老,而太子却正是壮年。那时候,皇阿玛会不会挡住太子的路?

    一旦挡住了,是不是下一个被太子除掉的就是皇阿玛呢?

    就算是眼下皇阿玛不信,以后呢?

    只需要父子之间没有过去的亲密无间,没有信任了。

    太子又如何?

    到时候,只需一点风声,一点谋划。就大有可为。

    而最妙的是,如果太子都叫皇阿玛失望了,那么太子的嫡亲弟弟们呢?

    有一个心思毒辣的太子,就不会有两个三个么?

    都是一个额娘生的呢。

    并且,就是皇贵妃也难逃此劫。生出一个如此毒辣的儿子来,她本身又是如何?

    那时候……就是他出头的时候了。

    毕竟这宫里如今这么多的皇子里,就只有他是满人了。

    七阿哥也不成,性子就难当大任。

    当皇贵妃母子的名声都不好听之后,额娘当初的所谓冲撞了皇贵妃,就像是一个笑话。

    得宠的皇贵妃欺凌弱小罢了。

    朝中臣子自会见风使舵,少不得要重新洗牌了。

    送走了弘时,满银进来,禧嫔就问:“四阿哥脸色如何?”

    “回主子的,四阿哥看不出喜怒呀。”满银苦着脸。

    禧嫔就满意了,成大事,自然是不能叫人看出喜怒来。

    “常去园子里的太医们里,都有什么人?”禧嫔问道:“竟也不知这些太医们本事如何?太后娘娘这病了也有日子了。”

    “哎呦,都是奴才的不是。奴才这就好好打听。主子放心,奴才一定做的不着痕迹。”满银弯腰。

    禧嫔点头:“满银,好好办差,本宫信你。”

    “是,奴才定尽心竭力。奴才还指望着伺候主子出头呢。”满银赔笑。

    出了殿外,满银果然一脸的愁绪,慢腾腾的回了自己的住处了。

    要打听事儿还不能叫人知道嘛。必须是愁眉苦脸不是?

    要是喜笑颜开也不对劲不是?

    回了自己的屋子,他往那一坐,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心说这承乾宫是真能蹦跶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