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333.第1333章 怨恨与否
    不得不说,大白天的,叶枣这回真是被四爷收拾了一场狠的。

    这么些年,也就是以前还在府里的时候有过这种感觉。

    就是浑身像是被拆了又装上似得感觉。

    至于画面……太过和谐,完全不敢回想。

    这混蛋竟然逼着她说些荤话!太下流了!

    不过这个中滋味嘛……谁用谁知道。

    “你那什么表情?”四爷看她,就绝的好笑。

    这狐狸,一会皱眉,一会想笑,一会咬牙,竟也看不出是不高兴了?还是挺高兴的……

    “你这么疼我,我感动啊。”叶枣哼哼,她没力气动了,就随便用白玉似得指间扣了抠四爷的手臂。

    四爷抓住她的手:“疼?”

    “还好吧,怎么也是给你生了三个儿子的人了。不是过去,这要是过去,我就死了。”叶枣哼了一声。

    四爷伸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声音响亮但是不疼。

    “这世上就没有比你更没良心的东西!自己想想,过去朕就对你不好了?这事上,还不是你不许就不许?”别说如今了。

    就是她还是个小侍妾的时候,也会因为有时候他要的多,要得急就与他闹。

    几日几日的不见人。

    “好好好,你最好。你罚我算是过了?”叶枣问。

    “一回就想过?多大的事你也敢做?”四爷瞪眼。

    “我这不是告诉你了么!”叶枣也瞪眼。

    四爷就没说话。

    是,他就是知道她没瞒着,才不会生气的。

    不然,他总要心里梗着一下。这狐狸也是信任他,什么都说了。

    “皇上预备怎么收拾她?”叶枣见四爷没有大发雷霆就知道,四爷是有别的意思了。

    “你说弘时也去见过禧嫔了。他知道多少?”四爷捏着她的小手问。

    “看不出,不过我想不会一无所知。皇上是想试试他?”叶枣叹气,翻了个身,呲牙咧嘴的躺好。

    “我叫满银接近禧嫔的时候,只是防备她。不料她给我来这出。可我不想因为我的人,叫他们母子出大事。皇上做什么都好,最后如果是四阿哥真的……做错事了,皇上看在这计策是我出的份儿上,清算的时候对四阿哥轻点。我不想背这个冤孽。”

    “这与你不相干。”四爷半晌道。

    这女人的心,真是……该柔软的时候,一点都不硬。

    “哎。我就知道,禧嫔不省心。果然不省心,心真大啊。她比先皇后还狠毒吧。”叶枣摇头:“什么人!”

    乌兰那拉氏狠毒也没眼光,转来转去就是后院。

    这位,眼光远着呢。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朕也想看看,弘时懂事不懂事。朕也想看看,有多少人不怕死。”四爷抱住她:“放心,朕不会叫你背上冤孽的。”

    “嗯。弘时……会没事的。”叶枣自己也知道,这句安慰的很苍白。

    可四爷不在乎禧嫔,能不在乎弘时么?

    这一回,弘时肯定是栽了。

    她冷眼旁观,如今弘时要是肯收手也罢,要是不肯……四爷不会放过他的。

    “睡会吧,反正很累。”叶枣说着,已经闭上眼了。

    四爷心里有事,没说话,只是将她搂紧些。

    等叶枣睡熟了,四爷就起来了。

    这会子也不是个睡觉的时候。

    四爷独自在外间想了许久,午膳的时候,叫不醒叶枣,就叫人将弘时叫来了。

    弘时许久没有独自与四爷一起用膳了,这会子得知皇阿玛叫他一起用膳,也很是高兴。

    乾清宫里摆膳,四爷与四阿哥坐着。

    “皇阿玛精神十足。”弘时道。

    “是吗?朕也老了。”四爷笑了笑。

    “皇阿玛怎么这么说,皇阿玛看着就像是二十几岁。何况,皇阿玛正值壮年,如何就老了。”弘时忙起身道。

    “便是人不老,心也老了。”四爷看着弘时:“去年你二哥出事,朕心里十分难过。只愿余下的儿子们里,千万不要再有谁想不开了。”

    四爷说的意味深长,弘时心里也是一个咯噔。

    可是他并不觉得皇阿玛会知道什么。

    他不是二哥,他没有不敬皇阿玛。

    他只是……想更进一步罢了。

    “皇阿玛不要难过,二哥他……不懂事。”弘时低头。

    因为低头,所以没看出四爷眼神中的失望。

    “你五弟才学出众。虽然看着是个吊儿郎当的,可他的本事,你也清楚。你们两个一处长大的。”四爷又道。

    “皇阿玛说的是,五弟是很聪明厉害的。儿子知道。”可是儿子又哪里差了呢?

    “朕百年以后,还希望你们兄弟和睦相处。你也是个有才学的,以后也能为他分忧。一起守护大清江山。”四爷盯着弘时。

    弘时紧张了一下之后,忙起身跪下::“皇阿玛教导的是,儿子一定好好辅佐太子爷。”

    四爷失望更深,却依旧是没有叫弘时看出来。

    “朕……降了你额娘的位份,你可在心里怨恨朕?你额娘可曾怨恨朕?”四爷问。

    “皇阿玛,儿子不敢,额娘也不曾怨恨。是……是额娘做错了事。皇阿玛罚的应该。儿子和额娘都不敢有一丝怨恨。”弘时忙道。

    “是么?那就好。起来用膳吧。”四爷摆手笑了笑。

    四爷没在问什么,弘时也不敢主动说什么。

    这一顿午膳吃的恭敬有理,却没滋没味。

    吃过之后,弘时就告退了,他不敢呆着。心里觉得不安,可是又不知哪里不对。

    最后,他归结于是因为太久没有和皇阿玛一起单独用膳了。

    自打去年中毒开始,就再也没有过了。

    太久了,不熟悉了,所以才会如此吧?

    四爷看着弘时出去,收起所有情绪:“皇贵妃还没起来?”

    “回万岁爷的话,娘娘从后头走了。说是不打搅您和四阿哥用膳了。”苏培盛道。

    四爷嗯了一声,没说什么,径自回了寝殿。

    榻上已经收拾过了,不过小狐狸身上的香气还若有似无的残留着。

    她今儿用的是梅花香。

    凌冽的香气含着冰雪的冷,闻着很舒心。

    四爷不想睡觉了,只是平着躺在榻上想事情。

    这一股子似有若无的香气叫四爷想起了园子里的梅花。想着等开了,就与她去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