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337.第1337章
    宫里一时间都噤若寒蝉。

    有过去与禧嫔交好的,这会子都害怕的厉害。生怕受牵连。

    去年的时候,宫里一下子没了好几个小主,大家都还没缓过劲儿来呢,今年就又来一次。

    谁不怕?

    禧嫔被禁足在自己的寝殿里,吃喝都有,就是不能出去。

    阿哥所里是一样的情形。

    四阿哥的院子,本是在南三所的西北角,是一处极好的院子。

    这会子,正被御林军围着,里头的太监宫女嬷嬷都被挨个的赶出来,都要送去宗人府审问的。

    弘时过了最初的震惊和愤怒之后,就一直在书房里坐着没动过。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不清楚的?这是皇阿玛知道了。

    只怕是这件事里有人告密吧?

    是他这里的人还是额娘那里的呢?

    弘时坐在那,只觉得讽刺。

    他心里很憋屈,哪怕知道没有好结果了,他首先不是怕也不是难过。首先是憋屈!

    事情要是做了,输了赢了也就罢了。如今都没做完呢,就被……

    他只觉得满身的本事,竟是无处施展一般的憋屈。

    他十五岁就要获罪的话,此生还有多长?就与二哥做伴了么?

    一辈子身陷囹圄?

    想到这,他只觉得愤怒不已。将书房里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

    没有人拦着,也没有人劝他。甚至没有人进来问一句……

    苏培盛外头听着,心里又是叹气,又是觉得活该。

    要想争,以前不争。太子都定了如今争有什么用?

    皇上可不是先帝爷,由着他们闹。

    如今争也罢,好歹你手段高明些!这样的下作手段,皇上能不生气么?

    还是皇贵妃娘娘的善良,不然还不知如何收场呢。

    如今至少是保住命了。

    四爷在乾清宫里像是没什么事似得该干嘛干嘛。

    叶枣一直陪着他,亲手给他研墨。

    许久,四爷道:“累了吧?你一向没什么劲儿的。”

    当初第一次叫她研墨,手都抖了。

    “你有话要说,别闷着。”叶枣叹气:“你这样不声不响的,我怕你闷坏了。”

    “没事。”四爷放下笔:“不用担心。弘昕也该到了刑部了。”

    叶枣嗯了一声,给他捧上茶:“你最要紧。”

    四爷端起茶喝了几口,然后拉着她坐在他怀里:“你这狐狸啊!”

    “嗯?”叶枣有点不明白四爷的意思。

    “朕如今偶尔想过去,尚在潜邸的时候,你何曾如此担心过朕?那时候只一味哄着朕的。”四爷捏她的腰:“真是坏。”

    叶枣没说话。这事就没什么好解释的。

    两个人二十年了,心里都有数就是了。

    四爷当然也不是想听解释,只是此时此刻,说点别的分散一下,他心里舒服些。

    四爷不是个无情的男人,相反,他是个有情义的。

    所以,自己的儿子出事,他如何不难过?

    叶枣理解四爷,只是抱住他的脖子亲了亲他:“我在呢。弘昕也懂事,他不是说了,可以不计较的。”

    他们母子不是圣母。

    只是,没必要赶尽杀绝。那是四爷的孩子,她做不到无视四爷的心情。

    而事到如今,就算是不赶尽杀绝,弘时也叫四爷失望透顶了。

    退一万步说,就算是以后弘昕不成,这太子之位,也休想是弘时的。

    既然是如此,她又何必喊打喊杀呢?

    周太医被抓,也算是意料之中了。

    他那天见过了四阿哥之后,后头就被御林军的人搜走了毒药,也交代过了。

    所以这会子虽然害怕,可是也心里多少是有点底子的。

    进了刑部,只挨了二十个板子,就都认了。

    因为他本就将东西交给了御林军的人,又说了不敢欺瞒皇上,只是一时间没来得及见皇上罢了。

    所以,他罪过并不大。

    弘昕很快就带着周太医的证词回宫去了。

    四爷又叫他去宗人府:“那几个奴才都在呢,这件事就交给你,别叫朕失望。”

    四爷拍着他的肩膀道。

    弘昕应了一声,就往宗人府去了。

    宗人府地牢里,比刑部要冷清的多,毕竟宗室里的人犯罪的也不多。

    二阿哥弘昐,就关在最里头。弘昕想了想,还是去见了他。

    弘昐住的牢房如今算是最好得了。毕竟还有个巴掌大的天窗每天能晒一小会太阳。

    见有人来,不是送饭的,他愣了一会,才看清楚是弘昕。

    他在狱中,也并不知道弘昕已经是太子爷了。

    但是,看着弘昕玄色斗篷里那杏黄色的龙袍,也心里有数。

    弘昐笑了出来:“太子?”

    “二哥一向可好?”弘昕淡淡的。

    “阶下囚而已,有什么好不好。活着罢了。”弘昐叹口气,坐下来:“没人苛待我,吃的饱饭。”

    就是整夜整夜睡不着,天晴的时候,他白天晒着那一点太阳才睡得踏实。

    “外头的事,你都不知道?”弘昕问的是弘昐,看的是狱卒。

    那人忙道:“回太子爷的话,外头的消息并不敢叫二阿……叫他知道。”

    已经不是阿哥了,只是罪人。

    “也罢,你退下。”弘昕摆手。

    那人忙哎了一声,告退离开了。

    “太子爷有什么事要告诉我?”弘昐不想动,他追着那点阳光觉得舒服。

    “没什么坏消息,你额娘很好,如今已经行动自由了。大姐也很好,第二个孩子也生了。你的那个格格,如今在大哥家里,是他的格格养着,前些时候我见过,很好很壮实。怕也不记得你了,不过不记得你好。你的嫡福晋……命苦,自尽了。几个月了。其余人,都送去了皇觉寺。”

    弘昐看着弘昕,良久无言。

    最担心的当然是额娘了……

    额娘好好的,纳兰氏过世了?

    他对不住她。

    “太子爷今日……是专程与我说这个么?”这犯不上的吧?

    “不是。我今日来,本与你无关。是四哥,终究走了和你一样的路。我今日来,是审问奴才罢了。”弘昕叹气。

    要说起来,他对二哥没感情,可四哥……多少不一样些。

    “是吗?哈哈哈!那我……我是不是就有伴儿了?”弘昐忽然笑出来了。

    也不是就他疯了嘛!

    “皇阿玛不会叫他进来的。你就不必想了。”弘昕皱眉。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