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338.第1338章
    “也是,皇子里头,皇阿玛最宠爱的就是你们两个了。哦,后来还有老八。哎……这也不由人。”弘昐一笑,如今也不是很在意了。

    在意又如何?

    他是弑君杀父的罪人,弑君杀父啊……此生,他出不去了。

    “就算是为你额娘,你也多活几年吧,你额娘身子不大好。旁的孤不知道,不过李氏对你的心,孤倒是知道一二。可怜天下父母心。”弘昕看了一眼弘昐:“你已经不孝了一次了。”

    说罢,也不管后头弘昐如何,就走了。

    弘昐也没回话,他坐在那,背对着门,仰头看着那小窗户里的阳光。

    然后泪流满面。

    怎么可能不后悔呢?

    可是这世上,后悔药是没有的。

    弘昕从最深处出来,一处刑房里,几个太监正在受刑。

    他进了里头,自然有人给他搬凳子叫他坐着。

    该请安的请安,该问好的问好,就迟了一步五爷就来了,他是宗人府宗人令,迟一步也得来。

    “五叔来了。”弘昕笑着起身道。

    “臣拜见太子爷,臣来迟了。”五爷忙道。

    “五叔忙,这会子来了也不迟正好呢。”弘昕道。

    五爷谢过太子爷,就忙询问过事情。知道是宫里出事,心里就有点怕。谁也不敢说自己不怕。

    毕竟这皇宫里的事,要是牵扯了你,也是说不清楚的。

    先审的是禧嫔跟前的奴才。

    满银免于刑罚,该说的都一字不漏的说了。

    五爷坐在那,心里纵然百般疑惑,也不敢问一句。

    这明显是个细作啊。

    然后是其他的奴才,其他的奴才知道的事情着实不够多,所以这会子严刑拷之下招供出来的东西也有限。

    接着是弘时的奴才们。

    这一回,只是半个时辰而已,就有三个宫女招了不少事。

    这回的倒是不知道多少,可是上一次四阿哥中毒,明白就有人指认亲眼看见四阿哥服毒的。

    “奴才亲眼见四阿哥服毒,只是当时不敢说,奴才该死……”一个浑身伤的宫女道。

    “太子爷您看这……”五爷也不敢碰皇上的阿哥啊。

    这些事,既然是拉来了宗人府办,就是皇上不想赶尽杀绝的意思。

    “先都关起来吧,审高明就好了。”四哥的事,要是高明不说的话,其余人也不会知道的。

    五爷点头,就按着他的意思办了。

    很快,就将已经挨了打的高明拉过来了。

    弘昕本来以为,高明要死扛一段时间的。

    毕竟也是四哥跟前的大太监,大小伺候的。忠心是应该的。

    却不料这一路过来,高明看了太多刚才挨打的人的惨状之后,却根本没扛着。

    都不用细问,就说了个干净。

    “是禧主子的意思,是她的意思。我们爷也冤枉啊,是奴才不好……”高明哭着道。

    弘昕黑着脸:“竟是毫无骨气!”

    他是想叫高明认罪的,可是也没想叫他这么快就认罪。

    倒是显得他们爱新觉罗氏的子孙连个奴才也教不好了。

    主子一出事,奴才就这么紧着认罪了。

    高明这会子吓得神魂出窍,哪里还知道这个,只一味的想还有什么事没说,但求能免了一死。

    弘昕哼了一声,起身就将他画押过的供状一起拿走回宫去了。

    路上,他想四哥是逃不掉了。

    是,他恨他。竟然这般算计他!要是真的中计了又要如何?

    可是,额娘那一眼……

    额娘的意思,他明白,毕竟四哥也是皇阿玛的儿子。要是他太惨了,皇阿玛也难过。

    哎,罢了,他也不忍叫皇阿玛难过。

    凭心而论,打小到大,他是被皇阿玛亲近的最多,抱过最多,一起用膳次数最多的。

    就是见面也最多啊!

    所以,他也不能真就不许皇阿玛亲近别的皇子了。

    都是他的儿子。

    于是,回了宫,乾清宫里,弘昕还没将供状送上去,就跪倒:“皇阿玛,儿子给四哥求情,皇阿玛您……放他一次吧。”

    他不求,等谁求?

    四爷没说话,只是看着他。

    “皇阿玛,四哥纵然错了,到底还小。他都没有大婚,还是孩子呢。”弘昕道。

    四爷比他逗笑了:“快起来吧,你自己都还是个孩子。”

    “拿来吧。”四爷伸手。

    弘昕这才将手里的东西亲自递过去。

    四爷翻看,并不意外。

    倒是禧嫔那一个上回没有换走的奴才,还是粗使上的一个太监供出一个事来。

    “真是个蛇蝎心肠。”说着,就将那一摞东西丢下来了。

    事情过的久了,没法考据。可那老太监供出来的是当年弘昕被那郑明光劫持的时候,郑明光手里的东西,只怕都是禧嫔送出去的。

    也是她打开时间差,给郑明光铺路。

    想那一年,弘昕被吓坏了。

    枣枣也受伤了。

    竟也是这个贱人!

    “皇阿玛……”弘昕叫四爷脸色不好,叫了一声。

    “朕没事,你也累了。回去歇着吧。”四爷站起身,拍拍弘昕的肩膀:“你的心,朕知道了。”

    说到这里,弘昕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点头应了一声是,就告退出去了。

    四爷又看了看那些供状,就丢下来冷笑:“禧嫔是个能人。”

    苏培盛低头,心说能什么啊!还不是出事了!

    真的能人是皇贵妃娘娘!

    人家这一辈子,什么阴私事都不粘手,就能好好的尊贵一辈子!

    要不说佩服呢!就算是前头算计了人,后头就赶着来与皇上说了。

    年轻时候这样,如今还这样。

    苏培盛还记得那一年皇后还是福晋的时候,小产了,是姜嬷嬷进府打理家事。

    也不知因为一个什么物件儿来着,还是侍妾的叶姑娘就把侧福晋算计了一把。

    最妙的不是算计,后院女子,算计来算计去不稀罕。

    稀罕的是,她算计了侧福晋,还不瞒着皇上!

    算计了人,还是她有理!

    如今不也一样?

    她挖了个坑给禧嫔母子,那对母子就掉进去了!可她自己呢?

    过来和皇上这么一跪,就没事了。

    可也说呢,人家给你的胡萝卜,你就照着走?

    那不是蠢驴么?

    可是皇贵妃这一辈子,就擅长给人胡萝卜。

    什么事都不知当自己出手,借力打力一把好手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