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340.第1340章
    裕贵人听了紫玉过来传话,吓得脸都白了。

    她也怕沾染禧嫔的事,这会子,圣旨刚传开,大家都懵着呢,她忽然被皇贵妃要求送禧嫔一程……

    如何不怕?

    抖着嘴:“敢问……敢问娘娘是什么意思?奴才……奴才素来和禧嫔娘娘……并无交情啊……”

    “娘娘的意思,贵人自然是懂得。娘娘叫贵人去,贵人不防就走一遭?”紫玉笑盈盈的:“这事,总不好推拒了吧?”

    她不敢推拒!她就是想知道,皇贵妃的意思是什么!

    可是问过了就后悔,她也是吓着吓糊涂了,这事问了又如何?

    不就是敲打她么!

    “是,是奴才错了,这就去。”裕贵人忙道。

    紫玉笑着,就站在殿中等着呢。

    裕贵人也不敢更衣了,只披着斗篷,就与紫玉一起往重华宫去了。

    纽祜禄氏如今是庶人,并没有换下嫔位可以穿的衣裳,其实就是不许她死在嫔位上,也不许她死在承乾宫罢了。

    这会子,她经过最初的惧怕之后,整个人是麻木的。

    从事发至今不过半日,她就迎来了赐死。

    甚至此时此刻,她连四阿哥弘时都想不到了。

    太害怕,导致她如今神情恍惚的很。

    裕贵人来的时候,苏培盛正将三尺白绫拿来。

    裕贵人看着就觉得怕,一般赐死,都有几样东西的。

    本该是毒酒,白绫,匕首。可是,苏培盛只拿来了白绫。

    这是不许她服毒也不许她用匕首?

    这白绫上吊是最难受了吧?皇上如此厌弃了禧嫔?

    竟不知这一回,禧嫔到底是做了什么事!

    “纽祜禄氏,你还有有何话说?”苏培盛淡淡的。

    他与他没什么仇恨,谈不上喜欢不喜欢的。

    纽祜禄氏半晌,缓缓回神:“弘时呢?”

    “将那圣旨给她读一遍。”苏培盛道。

    自然有小太监上前,将之前四爷的圣旨给纽祜禄氏读了一遍。

    纽祜禄氏长大嘴:“尹氏?尹贵嫔……她……哪里来的尹贵嫔?弘时是我十月怀胎,是我生的!是我!”

    “圣旨如此,是不是你也不要紧了。你自己作死,坑害了四阿哥,如今你如愿了。”苏培盛冷笑了一声:“本事不济,就不要耍心眼!”

    “本事不济?”纽祜禄氏忽然笑出声。

    “苏公公,苏培盛,你说是我本事不济还是那叶氏太过妖孽?我蠢么?她蠢么?”她一边说,一边指着裕贵人。

    “我生了四阿哥,一辈子不如她。她生了龙凤胎竟只是个贵人!我们蠢么?先皇后蠢么?不,我们不蠢,只是她妖孽!”

    “从做侍妾开始,就处处比我们强一头!她怕不是个真狐狸精吧?竟将皇上哄的如此结结实实?”纽祜禄氏皱眉:“我输给她,竟是不觉得亏了!”

    “放肆!”苏培盛瞪眼。

    “将死之人,没什么好怕的。我有什么可怕?孑然一身罢了!”弘时都不是她的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禧嫔……纽祜禄氏,你还是不要说了。”裕贵人怕她说的多了,牵扯自己更多。

    “也罢,你以后也夹着尾巴做人吧。咱们这位娘娘,你要是不惹她,她也不至于害你。”纽祜禄氏一笑:“可我就是不想认命!凭什么呢?”

    打从进府,她处处不如叶氏!

    叶氏只是个侍妾啊!她满人出身的格格,又是纽祜禄氏的,如何就比不上她了?

    凭什么呢?

    “好了,多说无益,上路吧。”苏培盛皱眉。

    “我这一辈子,活的可真是可悲啊。”纽祜禄氏也不再说了,只是自嘲一笑。

    到了这一步,除了怕死之外,竟没有什么是不能放下的了。

    弘时……罢了,他也大了,自有他的出路。

    “那就送纽祜禄氏上路吧。”苏培盛见她没话说了,就挥手。

    纽祜禄氏是听了他这句话之后才露出了极度惊恐的表情来的:“你要做什么?”

    “你要做什么?”

    她吓得声音都变调了。

    “哦,忘了告诉你,皇上的意思是,白绫绞杀。”是绞杀,而不是自尽。

    纽祜禄氏张嘴,惊恐的看着两个大力太监拉开了白绫靠过来。

    她浑身发软,却歪在椅子上起不来。

    皇上,皇上好狠心!竟是要叫她这般死……

    裕贵人这会子也吓得厉害,腿软的厉害,只往后走了七八步,才靠着墙勉强不会倒地。

    “送纽祜禄氏吧。”苏培盛这几日累了,也懒得多话,只是摆手。

    “不!不!不要!我不要!皇上不要!弘时,弘时!”纽祜禄氏疯狂的叫起来。

    自尽也就罢了,叫人活活勒死,她真的很怕。

    苏培盛一摆手,就又有一个太监上前,将纽祜禄氏的一双手抓住,紧接着,两个大力太监将白绫在她脖子上绕了一圈,收紧。

    只看苏培盛手一抬,那边就使劲儿。

    只一下,纽祜禄氏就说不出话来了。

    抓着她的人也放手,她一双手疯了似得拉扯脖子上的白绫。

    长指甲断了,自己的脖子也划破了,血淋淋的看着吓人。

    可是更吓人的是她的脸色,先是红,然后发紫。

    最后,一双眼像是要掉出眼眶一般外凸着。嘴唇青紫发黑,舌头长长的伸出来。

    整张脸看起来真是可怖至极。

    裕贵人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嘴靠在墙上,已经是满脸泪痕,要不是还有一点自制力,她就该吓的尿裤子了。

    纽祜禄氏还没死,可是也不成了。

    一双手已经没有力气拉扯白绫了,只是徒劳的挥舞着,也不知道是想要做什么。

    因为两个太监拉的紧,所以她就绷着站在原地。

    裕贵人不敢看,闭上眼却听见嗬嗬的声音,那是纽祜禄氏的喉咙发出的声音。

    太监们收起白绫的时候,她就倒在原地。

    是还有一口气在,可是也不可能恢复了。

    甚至于,她那一口气正缓缓的往外跑,却也不会在呼吸进去了。

    外凸的眼珠子也回不去,舌头伸长也回不去。一张脸上鼻涕眼泪早就没法看了。

    如何还是当初那个风光无限的禧妃娘娘呢。

    裕贵人纵然是闭眼不看,可这会子太安静了,她听着也是觉得魂飞魄丧一般的怕。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