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343.第1343章 遗憾
    弘时病了。

    预料之中的病。

    伤心惊惧过度。一时半会是起不来了。

    四爷得知之后,只是叫太医尽心,并没有亲自去看他。

    弘时这里的奴才已经换了一批。伺候的人并不敢不尽心。

    不管是谁的儿子,至少是皇上的儿子,这一点是错不了的。

    所以奴才们也不敢过分了。

    何况,皇上叫太医来的勤快,也不是不要这个儿子的意思。所以只有尽心的,不敢出错。

    至于纽祜禄氏这个人,在宫里成了禁忌。

    没有人轻易提起这个人,上位者不屑提起。下面的不敢提起。

    就像是宫里从未有过这个人一般。

    三日后,凌柱以及长子被斩首。纽祜禄氏这一门,十几个人都流放出了京城。

    家产尽数抄没。

    这个这些年崛起的家族,就这样销声匿迹了。

    纽祜禄氏族里,本来有人依附四阿哥和纽祜禄氏的,如今也是胆战心惊,生怕被清算。

    还好费扬阿家里,是站在太子一脉身后的,倒是站得直。

    京城再次洗牌,与凌柱交好的好几家,都被赶出京城了。

    四爷这回是真的没有下什么杀手。所以只是罢官免职的多。

    总共没有死了十个人。

    可是京城里的人没有不怕的。

    在朝为官的,不能期望皇帝好心,而是自己就不能站错了。

    可经过去年的今年这两件事,也彻底将二皇子和四皇子的势力清洗干净了。

    太子爷这里,如今是一人独大。

    上层里,多少流传一些皇贵妃的手段。可是想想,又都在情理之中。

    这一年的颁金节过的格外的热闹。

    而弘时还病着,根本起不来。

    宫中并没有因为少了一个纽祜禄氏以及四阿哥,就叫这一次不热闹了。

    反倒是,怕皇上不高兴,宗室里的兄弟侄子们拼命活跃气氛。

    叫四爷一直带着笑意呢。

    四爷不能喝酒,自有太子爷和六爷呢。

    还有年纪小的弟弟也长大了,自然是能和皇子们一起喝酒的。

    后头毓秀宫里,来的人没有不奉承的,叶枣也丝毫不觉得今年有什么不好的。

    阿哥所里,弘时坐在榻上,喝过药就靠着迎枕闭目歇息。

    其实也听不见什么,可是他就是觉得如今的乾清宫应该热闹非凡。可他只能这么枯坐着。

    也不过短短几日,弘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

    沉默寡言,面无表情。

    说不出,但是他整个人都带着一股子奇怪的气息。

    但是,没有敢多话,也没有人敢多嘴一句。

    毕竟,经历了这些事,四阿哥要是没有变化才奇怪吧?

    弘时闭眼,喝了药之后就睡着了。

    只是没有人知道,他手里拿着一根簪子。

    那是方才伺候他的丫头掉的,因掉在榻上,所以她没察觉。

    那丫头出来外头,很久之后发现掉了一根簪子。

    找了半晌没找到,可也不会怀疑是四阿哥。

    只好不找了。

    乾清宫里,热闹还在继续,这个颁金节就这样顺利的过去了。

    四爷只需知道弘时好好的养病,好好的喝药,也不可能知道弘时藏了什么。

    颁金节后,下了一场雪。一时间京城里冷的厉害起来了。

    弘时终于能下地的时候,已经是十一月里了。

    终于还是来了乾清宫,见了四爷。

    天气冷的异常,他穿一身狐裘慢慢的往乾清宫走。

    他这段时间瘦了很多,脚步虚浮,明显是身子不大好了。

    乾清宫里,苏培盛还是笑着迎接。但是其余人的,纵然是笑着,也与过去不一样了。

    殿中,弘时跪下:“皇阿玛吉祥。”

    四爷看见他,也是觉得心痛:“起来吧,身子好些了?”

    “多谢皇阿玛,儿臣好多了。”弘时慢慢的起身:“天气寒冷,皇阿玛可好?”

    “朕很好。你好了就好。等开春了,天暖了,身子自然就越来越好了。”慢慢的,也可以忘却一些东西。

    “皇阿玛,畅春园景色好,儿子想去陪伴皇祖母。儿子的身子,也需要将养。不如开春再回来?”弘时恳切。

    四爷没说话,只是看了他许久。

    他想,是弘时想离开皇宫住些时候么?

    是觉得皇宫伤心了么?不然怎么会选择畅春园?

    可是他先前是要谋害太后的,如今居然要过去陪伴?

    是他愧疚了?

    弘时就又跪下:“皇阿玛饶了儿子,儿子赶紧不紧。也感动不已。是儿子自己昏头了,愿意伺候皇祖母些时候,就当是赎罪了……”

    许久之后,四爷长出一口气:“起来吧。朕准了。”

    如果这样能叫他开心一点,那他可以同意。

    错就是错。如果错了肯承担,也算是他有长进了。

    何况,四爷还是心疼他的。暂时出宫住如果能叫他好一点,就去吧。

    弘时感动感激的谢过四爷,认真磕头:“儿臣多谢皇阿玛!儿臣一定好好照顾皇祖母。”

    “想去就去吧,回去收拾收拾就过去。过年的时候回来就是了。”距离过年,还有两个月呢。

    弘时点头:“那儿臣就去了,皇阿玛好好保重。皇阿玛……原谅儿臣。”

    说着,就出去了,竟是连告退都没有说。

    四爷看着他的背影,一时间心里也是百味陈杂。

    弘时小时候的记忆还历历在目,怎么如今就到了这一步了呢?

    四爷没介意他不说告退的话,只是觉得他愧疚至深,所以才会忙着逃离吧。

    要说原谅,四爷不可能彻底原谅他。

    可时间久了,事情淡了,总是会比现在好一点的。

    四爷起身,叹口气:“叫人好好给他安顿。叫畅春园里好好照看他的身子。”

    苏培盛哎了一声,心说四阿哥如今要是改过了,皇上也还是念着旧情的。

    四爷站在了乾清宫外头,远远的还能看见弘时的背影。

    他扶着小太监的手,一步步的从日精门出去。

    然后回了阿哥所。

    四爷感觉到冷的时候,才踱步进了殿中。

    四爷不曾想过,这是他此生最后一次与弘时说话。

    以后很多年里,想起来,总是遗憾和难过的。可是谁又能知道事情会怎么发展呢?

    纵然是人间帝王,也不能料事如神。帝王,也有遗憾。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