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344.第1344章 同死
    这个年,注定是过不好了。

    出事的时候,四爷正在与大臣说话。

    苏培盛都顾不得了,进来不敢说,只是请安。

    四爷心里也是一个咯噔。

    摆手叫大臣都出去:“出什么事了?”

    “万岁爷,是……是四阿哥他把太后娘娘推进了湖里,如今两个人都……都不大好了。”

    四爷耳朵前就是嗡的一声,差点跌倒:“太医呢?太医呢?”

    “万岁爷不要急,太医已经去了。太子爷也过去了。”苏培盛忙扶着四爷。

    四爷胡乱点头,顾不得问,径自就要跑出去。

    他脑子是乱的,弘时推了太后落水?这是为何?

    后头忙有奴才将大氅拿来给四爷披着。

    等四爷赶到了畅春园的时候,九爷已经带人将这里围住了。

    四爷顾不得与他说话,就往春晖堂去。

    春晖堂里,太医都在,太后昏迷,四阿哥昏迷。

    这已经是寒冬里了,又下过雪的,湖水虽然没有结冰可也是冰冷刺骨的。

    一个是大病初愈的四皇子,一个是久病的太后。同时落进去哪里还得了?

    更可怕的是,四阿哥的肋间还插着一直银簪子。

    伤口不大,可是伤害很深。

    四爷听着太医汇报,像是听见了天书一般的糊涂。每个字都听见了,就是听不懂。

    这是为什么呢?

    叶枣急忙赶来的时候,就见春晖堂里,四爷愣怔着。

    见了她反倒是柔声问:“枣枣,他们说的什么?弘时推太后入了湖?自己跳进去了?还自己扎了自己一下?”

    叶枣路上已经听了一点了:“皇上是听错了,怎么可能呢。定是弘时和太后在湖边赏景不小心掉进去了。”

    四爷点头,只是眼神还是飘忽的。

    “今日之事,要是谁说错了一个字,就当即打死。”叶枣柳眉倒竖。

    “奴才们不敢!”众人忙跪下道。

    可不是要这么说么,不然直说皇子要谋杀太后么?

    谋杀了太后还自己给了自己一簪子么?

    “太后如何了?”叶枣问。

    太医踌躇的看了四爷一眼。

    四爷此时已经回神了:“说。”

    “回……回万岁爷和娘娘,太后娘娘怕是不成了,本就……本就不大好,如今只怕是……”

    气血上涌忽然掉进了冰窟窿里。半晌才拉上来。

    她又是个胖的……

    “四阿哥呢?”叶枣皱眉。

    “四阿哥昏迷,没有性命之忧。”那簪子到底不够长,也因为是银簪子,所以不够坚韧,扎进去一半就弯了。

    这回虽然是严重,到底四阿哥年轻,不至于要命。

    “查!伺候的奴才们呢!为什么会这样?”四爷忽然暴怒。

    这时候,弘昕进来了:“皇阿玛息怒,儿子已经将人都控制起来了,皇阿玛……您……”

    他凑过去,用只有他和四爷能听见的声音道:“是四哥请皇祖母出来走走的。然后忽然发狂,将皇祖母撞进了湖水中,自己也进去了。”

    四爷没点头,他不理解。

    为什么呢?

    “太后娘娘还能醒来么?”叶枣皱眉。

    这叫什么事?万万想不到,太后最后是这么收场的。

    弘时是刺激太大疯了么?如何会做这样的事?

    这不是一心求死么?

    一心求死?叶枣福至心灵。是啊,他就是求死啊。

    不然这么会自己给自已一簪子?

    可是一心求死的话,他为什么不直接自尽?而是要拉着太后呢?

    “皇上,您先息怒。太后身子要紧。”叶枣拉了四爷一下。

    四爷不知想到了什么,猛然间甩开了叶枣的手。

    叶枣穿着花盆底呢,又不防备,这一下被他甩的一个踉跄。

    要不弘昕在,只怕是要摔一下了。

    弘昕一惊,也顾不得姿势不雅了,简直是一把将额娘抱在怀中的。

    他如今各自很高了,只是比起穿上花盆底的额娘来,还差一点。但是男孩子就是男孩子,总是有力气的。

    稳稳地抱住了叶枣。

    站稳了,叶枣是不可置信。四爷也是慌乱无比。是看见弘昕扶着了她,才算是没有失态。

    只是这时候,也不是道歉的时候,他梗着脖子没说话。

    叶枣心里有数,这是出的事太多了,多少有点怨她了。

    弘昕也吓坏了,打小从未见过额娘被皇阿玛这么对待过!

    叶枣先是摆手叫无关的人出去。太医也又进了内室。

    这才道:“太后娘娘不大好,皇上还是守着。弘昕,你四哥那,你去吧。你四哥是存了死的心思了。他大约是觉得如果拉着你皇祖母去了,对你皇阿玛好。”

    弘昕愣了一下,点头:“是。”

    但是还是不甘心的回头:“额娘,您换鞋子吧。”

    “好,额娘来的急,忘记了。”叶枣笑了笑,知道这是儿子生气他皇阿玛甩她了。

    四爷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她的鞋子,心想还好弘昕在。不然……

    摔坏了她,他心疼。

    叶枣没有这时候在意这个事,毕竟太后和四阿哥是大事。

    他们之间,二十年了,就算是四爷火了怒了,她也不能这时候发火生气。

    心里不是不委屈不难过,四爷这回真是挺不给她面子的。

    可既然是真爱他,总要顾及他。

    他的母亲即将离世,他的儿子生死不知,又是他的儿子害了他的母亲。

    他心情复杂,叶枣明白。

    四爷心里也确实是复杂无比。又是痛苦,又是震惊,又是茫然。

    如今,见她什么都不说,就忙碌起来,准备这个那个。他心里只觉得有她真好。

    同样,四爷也不好这时候说什么。只好深深的看了叶枣一眼,进了内室。

    叶枣想着四爷的那一眼,是怜惜还是愧疚呢?

    都不要紧了。

    内室里,太后脸是红的。远处看,还像是她精神很好。

    可走近了就知道,不是那样的。

    她脸上的颜色,就像是纸扎铺子里那糊好的纸人脸上涂上的红胭脂一般诡异。

    便是不懂医术,看过去也知道太后是不成了。

    世事无常,因纽祜禄氏母子要谋害太后,所以纽祜禄氏赔了命。

    可谁知道,这件事本以为过去了,却又在几个月后还是发生了。

    这一次,弘时不是为了陷害,他只是想和太后一起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