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350.第1350章 番外:钱越
    早起,正是休沐日。钱越也没起来。

    韩氏睁眼就觉得热乎乎的舒服,蹭了几下之后恍然回神。

    “醒了?”钱越声音低沉。

    “大爷……我……我身上污秽……”姨娘通房的,身上不干净的时候,哪里敢留男人在呢?

    纵然钱越如今就她一个女人,她也觉得惶恐。

    “韩氏。”钱越叫了一声:“我给你起名叫燕儿吧。”就如小时候他看见过那个从屋檐上掉下来的小燕子一般。惊慌失措。

    “大爷……是,谢谢大爷赐名。”韩氏心里高兴。

    “燕儿想不想以后都与我相守?一直在一处。”钱越问。

    韩氏一愣,茫然的看他:“我……我……妾……”

    “做我的妻子。”钱越把玩着她的手:“再不必担心我会有其他女人。就算是有,你也不会有事。再也不必喝那叫你难受的汤药。想么?”

    想么?做梦都想啊,可是她不敢。

    “是……是妾做错了什么么?爷……我改,求您不要……不要不要我。”韩氏爬起来,也不管穿的极少,就跪在榻上。

    姿态是说不出的可怜凄惶。

    钱越看她,纯白的里衣隔着阳光,她身上都没多少肉了。

    明明刚跟他的时候,也是个婴儿肥都没褪去的小姑娘来着。多美啊。

    他伸手,将她拉下来抱住:“这些年,委屈你了。可你的来历注定你该受这些委屈。”

    “爷,我……我出身低微,求您不要不要我。就……就给我一处地方,我……我……”

    叫我时不时看见你……

    韩氏泣不成声:“我以后……以后不会碍事的,不会碍眼的,大奶奶进门也不会……我……”

    “真可怜。”钱越伸手,按了她的脸一下:“你要是不哭了,我就告诉你个好事。”

    韩氏想要止住,她第一次在钱越面前哭的这么过分。

    可是太难过了,一时半会哪里止的住?

    反倒是越想止住越是哭的不像话。甚至自暴自弃的想,也许他就此拂袖而去了吧?

    也罢,以后他不来了也罢,她逢年过节的还是能见着的。她是上了族谱的姨娘,是有身份的。总是见着他的。

    以后再也不能被他抱着了。越是这样想,越是停不住。

    眼泪就像是洪水一般,不受控制的汹涌而出。

    钱越一直没说话,也没看她。只是将她轻轻搂住,在她后背上不紧不慢的摸着。

    心里想着这件事如何做最好。

    看起来,像是个无情无义的男人,任由自己的女人哭的气堵声噎也不管。

    不过事实上,他想韩氏这几年虽然看着过的好,可心里一直有一股郁闷没排解出来,哭一场不见的不好。

    也不知过了多久,钱越觉得自己饿得不得了的时候,韩氏终于是不哭了。

    哭不动了,心里的痛像是个洞,越来越深,可是眼泪终究是流不出来了。

    “不哭了?既然不哭了,你就欠着爷一件事。”钱越道。

    “是什么事?”韩氏的声音沙哑,带着些她自己都没察觉的灰心。

    钱越眯眼:“灰心了?嗯?不是心里很在意爷?喜欢爷喜欢的恨不得去死。这就灰心了?”

    钱越很不满。

    韩氏心一颤,本以为没了的眼泪就又出来了:“我没有……”

    “不过,你受了这些煎熬,我就不与你计较了。”钱越哼了一声:“问你的话,还没回答,愿意么?”

    韩氏愣了好一会才明白他说的是方才问的话……

    “妾自知身份低微,不敢奢求的。爷……何苦试探妾。要是爷娶妻之后不想再叫妾伺候,妾搬去清净地方也好……只……只留在府里就好。”这样,逢年过节,就还能见。

    “跟我说实话。想不想,不要跟我废话。”钱越皱眉抬起她的下巴看她。

    韩氏又是一抖,还是咬唇道:“想。”

    她说的声音很小,但是很坚定。

    “早说不好?既然想,就好好养病。给你十天,给爷养好身子。到时候,爷送你去选秀。”钱越坐起来:“起吧,爷要饿死了,这都什么时辰了。”

    韩氏张大嘴坐在那,傻乎乎的看钱越。

    “那么聪明的人不懂了?嗯?爷将你扶正了,你如何报答爷?怎么伺候爷?”钱越捏着她的下巴问。

    韩氏还是呆呆的,半晌道:“我……爷为什么哄我……”

    “哄你做什么?看你这几年老实懂事从没动过歪心思罢了。以后你就不是韩氏了,爷给你找个身份进宫选秀。爷这点子亲戚关系都要用上,才好把你这个不是处子的塞进去。你可争气一点。别叫人都看出来。”

    韩氏真的是缓不过来,她茫然的看钱越:“那我是谁?”

    “太太和老太太……他们……”

    “看来这顿早膳,爷是等不着了。”钱越松手,很不悦的看着韩氏。

    韩氏还是呆呆的,又过了好一会,钱越才伸手将衣裳丢在她身上:“穿衣。”

    韩氏机械的下地,就要给钱越穿衣。

    钱越都笑出来了:“蠢货!这是你的衣裳!”

    韩氏低头一看,果然是粉色的衣裳……

    脸一下就红了:“我……我……”

    “要不是你如今月事没有好,爷这会子就能干死你。”钱越在她身上扫视了一圈:“给你一刻钟,要是叫爷还吃不上早膳,方才说的都不算。”

    韩氏被丢在内室里,钱越优雅的出去了。

    这蠢女人。

    他是这么想,可嘴角勾笑,显然不是真的这么想。

    韩氏在内室,机械的由着奴才们伺候更衣,然后使劲掐了自己一把,疼的皱眉。

    “哎呀姨娘,您怎么了这是?”丫头吓坏了。

    “我……没事,没事。”韩氏摇头,再摇头:“没有事。”

    大爷从不说假话……大爷不会哄她的。

    韩氏低头,掩住眼里的一切情绪,身子在抖,可是还是柔顺的由着奴才伺候。

    等她终于好了出来,就见婆子道:“姨娘好,大爷走了。大爷说方才说的是叫姨娘照办。晚上来瞧姨娘。”

    婆子担忧的看着她。

    “好,好、”韩氏点头,眼泪又出来了。

    晚间的时候,钱越在正院里,老太太的屋里当着一家子的面道:“孙儿不孝,打算给韩氏一个新身份叫她选秀正经进府给孙儿做嫡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