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369.第1369章 番外:叶珍
    费扬阿眼睛一下子就弯了:“所以你喜欢我,你不喜欢他是不是?”

    “你一直盯着问,我都与你定亲了!”叶珍不干了,就要起。

    费扬阿又一把拉住她:“哈哈哈,我高兴还不成么!”

    娶是一定要娶的,可是要是媳妇心里没他那就不好了。

    “放开啦!”叶珍挣扎。

    “不要闹,我带你骑马。”说着,费扬阿起身,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来几步就送上他的马。

    都不等叶珍惊呼一声,费扬阿已经坐在马上搂住她了。

    只一扬鞭,马儿就跑起来了。

    直看的一群小丫头都直了眼,乖乖,费扬阿大爷太帅气了。

    叶珍也叫不出来了,只好乖乖叫他搂着,这马儿跑起来比她那快多了。

    费扬阿叫马儿跑的很快,一只手拉着缰绳,一只手搂着叶珍的腰,嘴角一直带着笑意。

    好久之后,停在一处,丫头们哪里跟的上来呢。

    费扬阿低头,就见怀里的叶珍红着脸。

    停下来,叶珍就心有所感,这会子就不敢抬头。

    这坏痞子看着好,有时候也是很坏的。

    费扬阿将马鞭挂在马身上,一只手还抱着她,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看她。

    美是自然的,她一贯美丽。

    可是喜欢了十来年的姑娘,怎么可能只是美丽呢?自然是哪里都叫他喜欢了。

    他时常骑马射箭,舞刀弄枪,右手是有一层茧子的。这会子抬起叶珍细腻的下巴,都是轻轻的,就怕她会疼。

    叶珍一双眼刚才被风吹着,有点湿润,这会子就这么看着他。

    费扬阿哪里忍得住,低头就亲上去了。

    叶珍下意识闭眼,就被费扬阿亲住了嘴唇。

    她没挣扎,只是有些无措的揪着费扬阿的衣裳。

    费扬阿抱紧她,轻轻的亲吻她的嘴唇,没有任何别的举动,只是抱着她,亲吻她。

    许久之后,马儿都不耐烦了,甩了一下身子。

    叶珍呀了一声坐好。

    费扬阿眼神幽深,将她从后头抱住:“不要恼。”

    “没有恼。”叶珍红着脸小声道。

    “真的?那你喜欢么?”费扬阿高兴道:“你一定喜欢!”

    “费扬阿!”叶珍又受不住了,她还是个云英未嫁的,怎么会对这种事喜欢,本就不该……

    这一想,又觉得费扬阿孟浪了……就有点委屈。

    “怎么了?喜欢又怎么了?我是你的夫君,你是我的妻子。你我之间这样事不是寻常?这里只有一匹马而已。是不是乱想了?”费扬阿见她委屈,忙哄。

    “我可没有轻贱你的意思,我是情不自禁,我自己坏。不许委屈啊。”说着,就抱得更紧,还轻轻摇晃:“好珍珍,我想你好久了。定亲两年了,你说我想你么?”

    费扬阿十九岁了。

    十七岁定亲,如今他马上都要生辰了。

    十九岁,在这时候就很大了。他没有通房姨娘,只是等着叶珍,哪里会不着急呢?

    “你……你怎么什么都说呀。”叶珍这会子顾不上委屈了,只是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直接呀。

    “对你还要隐瞒么?好珍珍,你要心疼我。还好今年岳父大人松口了,不然我要亲自求一求,实在是不能等了。”说着,费扬阿就低头亲了她一下脸颊:“所以没有什么轻贱的意思,你我之间,以后也该自在。”

    “我不习惯!”叶珍瞪眼。

    就算是他说的再好,别人之间也一定不是这样。

    又没成婚。

    费扬阿就不说了,不敢把人吓着,只是嘿嘿一笑:“好,那就都听你的还不成?”

    反正两年都等过来了,两个月还不能么?

    等玩够了,费扬阿带着叶珍在酒楼里用过午膳,这才从她回去。

    等叶珍洗漱过换了衣裳与额娘单独说话,觉罗氏看着她才摇头:“也就是那孩子对你实心眼的好。你呀,有福气。”

    看了两年,叶家上下对费扬阿是喜欢的不得了的。

    “额娘怎么这么说我,他还欺负我呢!”叶珍故意道。

    觉罗氏根本不信,只是白了她一眼。

    叶珍一激动,脑子一抽就喊出来了:“他亲我呢!”

    觉罗氏愣了一下,然后哎哟了一声:“这孩子是傻么?”

    几个丫头都忍不住噗嗤笑出来了。

    “笑什么!”叶珍跺脚,自己脸红的要命。

    觉罗氏摆手叫人出去,拉她的手:“你这傻姑娘,这事也能说?”

    “哎?额娘怎么不在意?”本以为,额娘要火的。

    “也就是汉人穷讲究。过去草原上的时候,谁家的姑娘和小伙对眼了,就直接好了。两家办了就好。篝火的时候,拉着进了小树林就是一顿亲又如何?”

    “啊?满人老祖宗怎么……”叶珍完全没词儿了。

    “好啦,这些事不说了。倒是你。就快出阁了,额娘总要教你。嬷嬷教导额娘不放心,额娘亲自教你。”觉罗氏也不好意思,但是就怕女儿走弯路。

    一辈子就这两个骨血,这一个是打小疼的眼珠子一样的孩子。

    那时候一度以为不能生了,这一辈子就一个,能不疼?

    便是有了儿子,对这个女儿也是比儿子好的很。

    不光是她这样,叶枫也这样呢!

    “额娘……”叶珍依偎在她怀里:“您亲自教我我肯定好好学。”

    弄得觉罗氏都不知说什么好,这傻姑娘。

    一天起来傻乎乎的,这种事还认真学!

    叶珍是这么想的,可是当觉罗氏搬出好几本避火图来之后……

    她就捂着脸唉唉叫着要跑了。

    这是什么呀……

    又害羞,又想看几眼,毕竟太好奇了嘛……

    于是一下午,娘俩都挺害羞的关门闭窗的看着这些画学习。

    到晚膳时候,总算是清楚男女之间怎么回事了。

    只是下回再见了费扬阿,叶珍就脸红的死活不肯抬头了。

    费扬阿不明就里,只是掰着手指头算,快了,就快了。

    终于到了八月里,正是叶珍大婚的日子。

    叶家张灯结彩,宾客满门。

    叶老太爷也乐呵呵的迎接着众人。叶家在京城那是数一数二的人家,基本都来贺喜。一部分没来的也去了费扬阿家了。

    弘昕出宫,来的也是叶家而不是费扬阿家。

    这亲近之意,也叫人看的清楚。不由暗叹叶家嫡女好命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