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373.第1373章 番外:叶珍
    大婚第一天就挂红灯,这也算是奇葩了。

    费扬阿是着急的不得了,可还是按部就班。

    叶珍回娘家,觉罗氏看着她苍白的脸,就隐晦的瞪了费扬阿一眼。

    她也是过来人了,一想就觉得是新婚费扬阿不知道心疼媳妇。

    可怜费扬阿冤枉死了,都没吃到嘴里啊。

    叶珍只是偷笑,等只有母女几个的时候才呐呐解释:“我……我那个来了月事……”

    “噗……”叶桂没忍住:“你这个猴子!”

    这可急死人家了。

    “那他昨儿哪里歇着的?”叶樱也忙问。

    都知道费扬阿喜欢叶珍,肯定不会因为她月事就去找旁人。可是要是新婚夜住在别处也不好看啊。

    “就跟我一起……他自己说就一起……”叶珍知道家里人担心什么,所以一点都不隐瞒。

    这一下,几个女人就都满意了。

    这才对么。

    说了些私房话之后,出来摆上一桌。

    费扬阿被舅兄等人叫去前院说的都是朝中的事。

    这一天很愉快的过去了。

    晚间回了家里,又是一顿亲,可也吃不上。

    如此几日,叶珍也进宫见过了叶枣之后。终于她好了。

    这一天夜里,费扬阿什么都没有问。但是就像是有感应似得。

    从正院回来,两个人叫人出去。上了塌,就自然的抱在了一起。

    之前想过的很多都没有出现,他们只是亲吻着。

    这时候,叶珍的脑子是空的,额娘教给她的,避火图上画的都早就忘光了。

    只跟着费扬阿指点,一点一点的进行。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费扬阿怜惜的亲着她的脸颊:“怎么一直紧张?还疼么?”

    方才她疼哭了。

    “嗯。”叶珍颤抖着嗓子应了一声,其实这会子不疼了。

    “是我不好。”费扬阿亲着她:“你是有点怕吧?别怕。”

    “没,我怕什么。我是嫁给你的,又不是苟且。”叶珍捏他。

    “哈哈,什么话,以后不许说。”费扬阿笑着亲她:“你不知道,我一直想和你苟且来着。嘿嘿。”费扬阿说罢,也不躲了,如今人是他的了。不怕了。

    叶珍倒是没做什么,其实她心里有数,这男人喜欢她这么久了。

    两个人说着没有营养的闲话,渐渐也就睡着了。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

    叶珍确实没有感觉到日子不好过。

    反倒是多了爱情,蜜里调油的感觉叫她觉得更美好了。

    只是嫁人之后,毕竟不是姑娘家了,动静之间总是不同的。

    也着实是磨合了好些时候。

    大婚九个月的时候,叶珍查出身孕。

    一时间,费扬阿喜不自胜。彼时他正陪着太子爷在五台山呢,得了消息真是恨不得飞回去才好。

    惹得太子爷一顿笑,也算是安心了。

    次年,叶珍生下了长子。

    长子出生,也是受尽宠爱。因为是第一个孩子,宫里叶枣又赏赐了一回。

    洗三,满月,百岁,周岁都办的很热闹。

    这些需要娘家出面的事,叶家办的尽善尽美。

    叶家孩子本就稀少,至今也不过是就这么两个孩子罢了。所以叶珍的孩子他们真是真心疼爱着来的,没有不尽心。

    第三年头上,叶珍再怀孕,生了一个女儿。至此也就儿女双全了。

    而她和费扬阿的感情也越来越好。

    她打小被惯坏了,并不喜欢管家里的事,她婆婆本来是管家的。就怕是不许她沾染管家权利的话,她会不高兴。

    所以再三要求她一起管。

    都被叶珍推脱了去。

    而大婚后的叶珍也没有被关在后院里。她想要出去的时候,就与正院说一声,带着人就出去了。

    一开始的时候,她婆婆也略有微词,可是叶珍并不会不出去。

    只也守着规矩,该不去的地方就不去了。

    只骑马啊,或者是找找以前的好友之类的。

    费扬阿劝了几次之后,她额娘也就不说话了。

    倒是到了叶珍三十岁这一年,遇见了一个情敌。

    正是费扬阿的一个表妹。

    倒也生的如花似玉,娇娇弱弱的好性子。

    像是三月春堤上的柳枝儿似得,摇摇摆摆,很是有些美丽。

    不是什么高明的计策,只是花银子贿赂了前院的人,将一些汤水送给费扬阿。

    而费扬阿刚从宫里回来喝多了。

    又被叶珍看见那女子歪在他怀中而已。

    三十岁的叶珍,孩子都三个了,自然是看得出自己的夫君根本是醉了的。

    可还会有点生气。

    当即就砸了东西。

    费扬阿被吵醒着实反应了好一会就笑了:“把你个不省心的,我能看上她?”

    歪在地上哭的梨花带雨的小表妹委屈又震惊。

    “表哥……”

    “你听听,这哭的,你不心疼?”叶珍瞪眼,火气很大。

    “心疼个屁!她哭死都不如你发火叫我心疼!”费扬阿饶是醉,也是知道轻重的。

    这一句,就叫叶珍笑出来了,瞪了费扬阿一眼:“你是怎么叫人家惦记着了?”

    “我长得好呗,这……这表妹哪来的?赶紧送回去,丢不丢人?”费扬阿嫌弃的看着地上的表妹:“上人家做客你是死了爹了?穿着这是什么玩意儿?你们家穷的连衣裳都没了?啊?丢不丢人?那个谁,去找夫人不要的首饰赏赐她几件,这是戴孝呢?”

    小表妹摇摇欲坠的看着费扬阿,心里哪里还有喜欢爱慕?

    她……怎么就戴孝了?这是素净!难道不比叶珍那大红好看么?

    她是清雅!

    “表哥!”她凄婉的叫了一声。

    “滚滚滚,老子还没死呢,死了也轮不到你哭。”费扬阿厌恶的摆手。

    忙有人来,拉着小表妹出去了。

    叶珍看他:“演戏呢?”

    “演戏也是给你看,好珍珍不要气,我可没心思。谁知道这是谁。”费扬阿半是装,半是真糊涂的道。

    叶珍见他实在是不舒服,也就不计较了。

    扶着他躺下叫人进来伺候。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了,表妹回去就没事了。

    却不料过了几日,那位回去的表妹竟然卷土重来了。

    拉着她的继母孙氏进了费扬阿家,口口声声要费扬阿给她个名分。

    “姑娘已然是毁了清白了,少不得以后要靠五爷了。”继母孙氏没见识,只觉得傍上这一家能有好处。全不管得罪人怎么办。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