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374.第1374章 番外:叶珍
    费扬阿的额娘都震惊了。

    这小表妹本来是她嫡亲妹子的女儿。她妹子比她小了一轮还多四岁,这孩子是她的老来子。

    生了这闺女第二年就蹬腿了。

    如今竟是养出一个胆子大的来!

    说真话,这要是费扬阿娶的是一般人家的姑娘吧,她应了也就是了。左不过给费扬阿做个妾室就是了。

    得宠不得宠的也是看费扬阿。

    可费扬阿娶的是叶珍!

    乖乖,先不说当年大婚的时候那皇上太子的惦记。

    就是这些年,也时不时就进宫见皇贵妃去了。

    与太子爷更是不见生疏。叶家依旧如日中天!这样的媳妇,你要给塞个妾室?还是娘家外甥女,这是脑子有病!

    何况,叶珍又不是不会生,两儿一女的都有了。

    所以连犹豫都没有,费扬阿的额娘就爆了。

    将那孙氏带着小表妹一并赶出去了。

    本来也不该是孙氏来,她算什么呢?

    叶珍听了之后,心里很高兴。虽然都没点破,但是对婆婆的感激是真的有。

    本以为这件事就过去了。却不料那孙氏和小表妹竟是不肯罢休。

    竟是将这件事传出去了,将费扬阿骂成一个负心汉。俨然是占了便宜不负责。

    又把叶珍骂成一个不容人的妒妇。

    这一下可捅了马蜂窝了。

    自然没有人附和,谁这么傻?

    没几日呢,小表妹的阿玛就被叶恒给参了一本。

    都没回神呢,紧接着就是几个朝臣参奏。

    大事没有,可做官的你敢说你就哪都干净了?

    于是不出一个月,这位本就没什么实权的六品官就回家吃自己了。

    一个月,足以搞清楚原因了。

    直把个小表妹的阿玛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二话没说就把继室孙氏休回了娘家。

    小表妹直接送去了京郊尼姑庵,更是直接放话女儿不知自重,毫无廉耻,勾引表哥不成反而败坏表哥表嫂名声。家门不幸,也是他教导不严云云。

    是,他是毁了,可他还有两个儿子呢。

    总不能也毁了吧?不作出个姿态来,以后怎么办?

    于是这件事费扬阿两口子都还没顾得上怎么样,就已经解决了。

    哦,之所以顾不上,是因为叶珍有了。

    第四胎了。

    他们顾不上这些闲事儿,就算是传出什么来,对他们的影响也着实不大。

    自己作死罢了。

    他们不在意,倒是把个费扬阿的额娘尴尬的半死,这叫什么事?

    又怕儿媳妇记恨……

    还是叶珍看出了婆婆的不安,特地安慰:“额娘何苦在意呢,您虽然疼爱她,可她自己不知道自重也是枉然。姨母还有两个儿子呢,您以后疼爱他们便是了。”

    这也是拐弯说,以后不难为小表妹的俩哥哥了。

    “也是我教导的不好,叫你受委屈了。”费扬阿额娘心里松了,也是忙道。

    “额娘哪里话,都是一家子。何况表妹也不是您养大的。您养大的女儿哪个不好?”费扬阿有两个妹妹,倒是关系与她都很好。

    听她这一说,费扬阿的额娘也算是彻底松口气。

    其实这些年她都习惯了,儿媳妇来头太大。

    这也是一样的,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显然,叶珍这个西风一开始就压倒了东风。

    所以纵然妯娌们存着看戏的心,但是面上也不敢不维护她。

    这么一件事,叶珍连委屈都没感觉到,就已经过去了。

    更是不会怪费扬阿,就跟没事似得,只管养胎去了。

    至于小表妹,倒也没毁了一生。等二十岁的时候,被她阿玛接回来嫁给一个落地的秀才。

    自然没有人再去追究,那秀才大约是就爱这一款,倒是对小表妹还算好。

    只是小表妹不争气,也没生出孩子来,最后秀才纳了自家表妹做了妾……

    这可不得不说是造化弄人了。

    当然,这都与叶珍无关。

    她第四胎,也就是最后一胎生的还是闺女。至此倒是最完美的一对儿儿子,一对儿女儿了。

    三十岁是如此,四十也是如此。

    几十年来,费扬阿对她一直保持着一种热情与爱护。

    又有皇家的保护和支撑,叶珍的一生可谓是过的最顺遂最如意的了。

    唯一的不如意,大约就是少不更事的时候,对弘念的所谓迷恋吧。

    不过,年少时候的迷恋纵然没有结果,纵然痛过,到了最后回忆起来,其实也是美好。

    因为费扬阿的尊重与爱护,叶珍的性子一如既往的直接。

    年老之后,便是自家的儿孙辈儿,也一个个都是洒脱的性子。

    这一家子竟是后来京城里难得的姑娘们都想嫁进去的好人家。

    无他,这一家规矩不重,又实在是有爱的一家子啊。

    很老很老之后,费扬阿和叶珍两个坐在正院的院子里。那是专门打造出来的摇椅,两个人一边一个坐着喝茶说话。

    费扬阿的脸,已经不太能看出年轻时候那叫人惊艳的俊美了。

    叶珍自然也是鸡皮鹤发了。

    可两个人都是平和的。

    远处是重孙子跑着摘花,一群人护着。

    费扬阿伸手握住叶珍苍老的手:“老了老了。我想去草原!哎,可惜不成喽。昨儿我还梦见你骑马!哎呀,还是一身大红的衣裳,穿着蒙古人的袍子。比所有的姑娘都漂亮!”

    “大红我如今也不能穿了,叫孩子们笑话了。骑马也不成了,这一把老骨头上去就得散架子了。不过你要是实在想去,也不是不能。今年看看皇上去不去?去的话,跟着?”叶珍问。

    “得了得了!咱们就别折腾了。叫孩子担心。这么着吧,咱们去京郊庄子上住几个月去。骑马不成,看看马总可以吧?那几个小的一个也不带,太闹人了就咱们俩去。”费扬阿道。

    “这可以,那就走吧。还管哪天,就今天!”叶珍一如既往的急性子。

    老两口二话不说就叫人收拾起来。

    等到儿孙们知道,两个人已经出府了……

    可真是叫小辈儿们无奈啊。

    嫡孙骑马赶上,也是无奈的很:“知道您两个哪都能去,好歹告诉我们一声,您两个就不怕我们担心是吧?”

    费扬阿和叶珍两个才不在意呢。

    “去去去,不带你们。”费扬阿瞪眼:“不许来显眼。”

    嫡孙只好笑着保证送去了就回来。这两位啊最怕人打搅了。那几个重孙子能时不时跟着,还真是有福呢。

    当事人总是没什么感觉的。但是外人看来,他们两个人可真是叫人羡慕啊。

    恩爱了一辈子,还能携手到老。

    呐,我们在一起吧?

    好啊,我们一起走吧。

    好啊,那我们一起走一辈子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