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381.第1381章 番外:弘昐
    昐乃光明美好之意。

    可弘昐着实愧对了这个字。

    他年轻的生命在宗人府里那间小牢房里一点点的流逝。

    最终,他并没有死在宗人府。

    在他病入膏肓的时候,还是被放出去了。

    京郊一处别院里,他被送进去养病。

    其实说白了,就是等死。

    已然是药石无灵了。还能有什么好?

    倒是年纪也不大,也不过四十多,可是长久的监禁已经叫他的身体很不好了。

    吃不多,吃多了不消化。

    走不动,走多了浑身疼。

    皮肤苍白,头发花白,看着真如六十岁的人一般苍老。

    只一双眼,浑浊中倒是透着些淡然。

    他就坐在春日的院子里,盖着毯子,半仰着头看着那颗梨树上的一对鸟。

    梨树次发芽,不过一丁点绿意罢了。

    他仰头看着,那一对活泼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呆着,真是有趣的很。

    他并没有想什么。过去几十年,有太多的时间想了,到如今,已经没什么好想的了。

    是愤怒也好,后悔也罢。冗长的囚禁岁月里,都已经化作了无奈和无所谓。

    既然没有疯,就是接受了一切。

    如今他知自己大限将至,并不惧怕。人生苦短,他小时候尝尽了人世间的甜,后来品尝了苦涩。

    可那苦涩竟也怨不得人。致死,倒是也不后悔什么了。

    大抵是因为后悔无用,所以他只是静静的等着,哪一会闭眼,就算是哪一会吧。

    这别院里的人,只有几个管事的知道他是先帝爷的二皇子来着。

    其余的人,并不知道他的身份,只当他是个有银子却没有家人的老头罢了。

    就有个不甚聪明的丫头,总是觉得他可怜,与他闲话。

    “老爷没有家眷了么?老爷身子不好,还是叫他们来不好么?”

    “有。女儿出嫁了,家里忙的很,顾不得来。儿子么,我这一辈子没这个命。”弘昐笑呵呵的,真如民间和蔼的老头子一般:“妻子……哎,我对不住她。我做错事了,她为我,一脖子吊死了。我这辈子,最愧对她。”

    “哦,过去还有几个妾,后来就各自散了。”弘昐想,他都不记得那几个格格的样子了。

    倒是嫡妻的样貌,历久弥新。

    当年也不喜欢她来着,这么些年居然还记得。

    倒是过去叫他深深迷恋过的那个玉太贵妃,在记忆力完全没有了。

    怎么想也不知道样子了。

    真神奇,当年不是痴迷来着?

    “老爷好可怜……”小丫头哭道。

    弘昐一笑:“你这丫头,也就是这别院里伺候伺候的命了。”这性子,放在宫里还不被吃了?

    “哎,好丫头,扶着老爷走走吧。没多少日子了。”弘昐笑着慢慢起身。

    小丫头忙擦泪,扶着他起来。

    出了庄子,就在附近走着。

    自然有人看着,但是也没限制他。他如今也不值得被限制了。

    外头是泥土的气息,田埂上,正是奴才们耕种呢。

    今年气候好,已经下了两场雨,正是种地的时候了。

    “外头可真好。”多少年,没有这么看过了?

    小丫头不懂,只是觉得老爷奇怪。

    他成日家坐在院子里,从早到晚的坐着,有什么好看的呀?

    弘昐往远处看,也看不见皇城。

    到死了,他想他其实还是很怀念紫禁城的。不过不可能进去了。

    毕竟是大限将至的人了,没什么力气,略站了站就回去了。

    后来的日子,一日不如一日。

    终于在五月初三的夜里,他不成了。

    自己知道自己不成了,苦笑着道:“竟是个夜。竟叫我黑洞洞的走么?”

    他实在是……不喜欢黑暗了呀。

    他想在早上,旭日东升的时候走,那时候光明又美满,也许下辈子就不会再有黑暗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

    旁边有人叫他,他也全然听不进去了。

    只是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说着:“我这一生,愧对皇阿玛。愧对额娘,愧对姐姐,也愧对嫡妻嫡女。”

    “来生……来生我不做皇家人了。我只做个山野村夫。”

    他想,到了最后这一刻,他竟无比怀念小时候。

    尚在府里的时候,皇阿玛还是贝勒爷的时候。

    那时候啊……皇阿玛疼他,额娘疼他,姐姐疼他。

    一室昏黄中,他看见皇阿玛穿着一身宝蓝的袍子走来。正如他小时候记忆中那般的样子。

    他也不笑,但是眼中是柔和的光芒。

    走到他跟前,看着他:“弘昐,与皇阿玛走吧。”

    弘昐只觉得堵着几十年的嗓子忽然就通了一般,大哭出声:“皇阿玛,弘昐错了,弘昐错了,皇阿玛!”

    他看着昏黄灯光中的人只是淡淡的看他,没有再说只言片语,却也不急着走,像是等他一起。

    “皇阿玛,皇阿玛,我跟你走,跟你走!”

    弘昐就像是小时候一般,带着一股子雀跃。

    可现实中,守在榻前看着他的人却只见他面色变化。

    并不见他能动。

    甚至他的声音也听不大清楚,只是见他嘴唇张合,最后看出皇阿玛三个字罢了。

    弘昐在最后自己的意识中,是跟着皇阿玛走了的。

    所以,他最后终究还是笑着离开了。

    其实,到他死,已经没有多少人还记得当年那个能搅动风雨的二皇子了。

    宗室里,他早已除名。

    就算是大臣中,也没几个还记得他了。

    他的母族已经没有了。大约真实为他哭泣的,就是已经年老的大公主了吧?

    弘昕还是下旨,给了他个不差的葬礼。

    可终究是没有再叫他回归族谱。

    是按照贝勒的葬礼安排的,但是终究是个虚名了。

    世间不再有弘昐此人,等若干年后,大公主也不在了,便不会再有人真的想念他。

    可他真实的存在过。

    也曾叫他的父母骄傲。

    可是后来啊……

    真是世事弄人,一步错,就万劫不复。于他而言,几十年的囚禁是赎罪。

    于旁人而言,终究是害了很多人。

    好在,他过世的时候,他的父母都已经不在了,也算是最后的尽孝。没叫老人伤心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