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398.第1398章 番外:康瑞公主
    反正,谁也没想到一向低调没存在感的二公主,忽然就闹出大事来了。

    十六这一天,廖涵溪特地请好假不当差,等着公主和自己的女儿醒来就候着要给公主道歉。

    布耶楚克不见他,只是自己打扮好了,又给女儿换好衣裳。

    母女两个笑盈盈的用过了早膳,就叫人预备,要进宫去。

    出了正院里,就见额驸候着呢。

    见她要出去,忙迎上来:“公主这是去哪?”

    “进宫。额驸有事?”布耶楚克依旧是那副温柔的样子。

    “不知……公主进宫何事?”廖涵溪心里擂鼓一般的不安,总觉得这回进宫没好事。

    “额驸会知道的。”布耶楚克淡淡的,牵着女儿的手:“我们先走了。”

    等出了正院外,就见廖氏的一对儿女也都在,等着请安呢。这倒是每日必做的功课。

    这一回,布耶楚克理都没理他们两个,直接牵着女儿的手走。

    出了公主府,做上马车,廖怡就偷笑:“额娘不理她,额娘好。”

    “是额娘叫你受委屈了。你堂堂公主的女儿,不该退让。”布耶楚克亲了亲她的脸颊:“以后不会了。”

    廖涵溪一路看着公主走了,心里的不安渐渐扩大。

    廖氏的女儿叫他:“舅舅,你看,舅母都不理我。哼!廖怡也不理我!都不打招呼。”

    廖涵溪看着个子小小的外甥女,忽然觉得烦躁:“公主不理你又如何?”

    他一直以来好像错了,公主是金枝玉叶……

    他却一直叫公主忍耐……

    凭什么呢?

    他又想到,其实自打年初起,他与公主同房是时候都很少了。

    公主一直都说累了,或者是就不见他了。

    可他竟不知道……

    公主也越来越少对他说话了。公主虽然是个不爱多话的,可也没这么沉默……

    廖涵溪想通之后,简直惊出一身冷汗来。

    他本人真的不觉得公主不好啊!

    毓秀宫里,叶枣听完了布耶楚克的话,也是有点愣:“你先起来,你……认真的?”

    和离?这可是头一个。

    “宸额娘,女儿是真心要和离。并不是他有什么事,而是女儿厌恶他这软弱性子。看了这些年,越是看越是恶心。如今他近身女儿都恶心。实在是想和离。”

    叶枣扶起她:“好,我知道了。只是,这也是大事,不能你说和离就马上和离。你要是过的不好,我是赞同你和离的。你是公主,没得委屈自己。你先宫里住几天吧。我跟你皇阿玛说说这事。”

    “多谢宸额娘。”二公主感激着,流泪:“我就知道。宸额娘不会拦着我。”

    “好了,别哭。你就去你出嫁前的地方先住几日吧。怡儿跟你额娘去吧。”叶枣摆手。

    廖怡懵懂应了,规规矩矩福身,然后跟着额娘走了。

    公主留宿宫中,更是叫廖涵溪不安至极。

    次日里,廖家也都知道了。

    一向不管后院事的廖致远也来过问。

    宋氏和廖氏不安之余,也生出怨恨,不就是小孩子闹气的一点事,就至于住宫里不回来了?

    这一想,言语上就带出来了:“明儿接了孩子回来好了。不就是几句言语,都是孩子,公主也忒小题大做了。”

    “公主是恼了我。”廖涵溪叹气:“是我不好。”

    “快别这么说。虽然是公主,可你是个男人。她这些年都没生出儿子来,还说什么呢。这要是个一般女人,敢这样么?”廖氏皱眉。

    廖涵溪没说话,心里想着就算是一辈子没儿子,公主也就是公主。

    “也是大姐儿不好,怡姐儿怎么也是公主的女儿。怎么就老想着压她一头?”宋氏皱眉。

    “不就是些衣裳首饰么,公主也忒小气。”廖氏哼道。

    廖涵溪无奈的看着额娘和姐姐道:“那首饰,衣裳,本来就该是公主和怡儿的。”

    他好像知道了一点公主的不高兴。

    本来是她的东西,她给了她们用,反过来,她们欺负她的女儿?

    甚至,她们尊敬的是公主的名分,而不是布耶楚克这个人……

    “好了。”廖致远叹气:“皇上是最疼爱骨肉的。此番要是责骂也罢,打你一顿也好。都受着。以后不许叫你的孩子去公主府住。至于公主是不是有儿子也不许追究。廖家也不是就一个儿子。”

    宋氏廖氏不敢违拗,忙都应了。

    都以为是布耶楚克闹性子呢,所以廖家担心,不安,却也觉得一顿责骂就足以了。

    最多叫廖涵溪挨打,问题不大。

    可是等到了二十这一日,皇上忽然下旨叫康瑞公主与额驸廖涵溪和离从此毫无关系的时候,廖家简直是当头一棒。

    “皇上封了廖怡为怡郡主,以后跟着康瑞公主过活。廖额驸……哦不,是廖大人,接旨吧。”

    传旨太监笑盈盈的,故意道。

    廖涵溪愣着:“公主她……”

    “公主在宫里呢,等着您搬出去。还有您那外甥女和外甥,都搬走了,公主才好回来呀。”太监笑着:“公主说了,以往搬去廖家的东西都不要了。您要带走什么尽数带走。以后就不见了。”

    廖涵溪抖着嘴,却不敢说一个不字。

    圣旨没下,什么都好说。圣旨下了,只能遵旨。

    他接了圣旨,只觉得有千斤重。

    很快,他就从公主府出来了。

    廖家见了圣旨,简直是天旋地转啊。

    宋氏抖着嘴半晌说不出一句话。廖氏无知,干巴巴的:“这也好!弟弟前途无量,以后再寻高门大户的女儿做嫡妻就是了。”

    “闭嘴!”廖致远喝道。

    “廖家完了。”廖致远叹气,不看这几个糟心的东西,径自回了前院写致仕的折子去了。

    “明明这圣旨没写……没写什么啊。”廖氏小声道。

    “大姐,就是因为没写什么啊。”廖涵溪苦笑:“只是一句叫我们和离而已啊。”可是和公主和离的人,以后还有什么前途?

    什么都没说,才是叫人猜疑不断啊。

    是他瞎了眼,怎么就看着公主是个没脾气的呢?

    也是他错了,这四五日竟只是等着公主回来,不肯进宫求见……不肯进宫请罪……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