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400.第1400章 番外:光阴难留
    弘时出生的时候,虽没有霞光万丈,举国欢腾,但也绝不是不受欢迎的人。

    彼时,四爷登基不久,四阿哥弘时出自纽祜禄氏,一度也是宫中举足轻重的皇子。

    又身体健康,聪慧懂事。

    四爷一度很是喜欢。

    便是朝堂上下,也都知道四阿哥弘时的存在。他很耀眼。

    其实,要不是有更光芒万丈的五阿哥弘昕,也许他会一直耀眼下去。

    可是弘昕是谁?他的生母是汉军旗,又是侍妾出身。本该不显的他,却连投生都投的叫四爷不得不记住。

    那是四爷登基之前做皇子的岁月中,最艰险最混乱的一日一夜。

    那一日,先太子假死遁世。也是那一夜,四爷正经被先帝爷承认。

    也是那一夜,四爷与叶枣真的生死与共。

    也是那一夜,四爷叫叶枣怀孕。

    也就是那一夜,五阿哥弘昕诞生。

    旁人是不知道的。

    可是四爷他心里清楚的很,所以这样来的孩子,他如何能关注的少了?

    何况,叶枣是他心尖儿上的女人。

    这一对比,倒像是平平安安诞育的四阿哥弘时侥幸的多了。

    但是,弘时依旧是叫朝堂上下都看重的皇子。

    随着他一天天长大,渐渐的也就成了臣子们严重可以推拒的太子人选。

    又加上他的出身更好,性子更好。

    弘时走的每一步,都受这些的影响。

    所以到了最后,错的不能回头,也不得不说,他是被另类的捧杀了。

    做了十几年的皇子,然后离开了皇宫。

    骄傲又尊贵的十几年,就是他与皇宫的缘分。而后漫长的几十年中,他再也不曾回来。

    离宫的那一日,他坐在马车里,由着车晃悠悠的离开。

    他是被弘昕送走的,弘昕说我等你回来。

    弘时没有说什么,他心里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回去。

    他身子没好全,脸色苍白了一点。

    他脑子里不停回忆过去。好像太深刻的也不想回忆。只回忆他没有做错事的时候的一些小事。

    好比前年夏天的时候,有一日他想吃冰碗。正好赶上皇阿玛就赏赐了下来。

    其实也不是太复杂的,就是碎冰夹着水果碎和葡萄干之类的东西,可是他也吃的是满口生香。

    等他吃完了,天阴沉下来,大雨就跟瓢泼一般的落下来。

    很快,就将干燥又热的大地滋润了一遍。

    他当时并没有什么事要做,只是叫人拿来了笔墨纸砚,就在窗户边,看着外头的大雨做一幅画。

    弘时擅长山水,于是他铺陈开来,就勾勒出了雨中的山水。

    墨色山峰在雨中看不清楚,江河湍急,渔夫躲避。

    等手中笔停下,外头的雨也转小。

    弘时丢了笔,哈哈大笑的将这幅画叫人收起来了。

    弘时不是什么名家,画作自然是意趣高深,手艺一般。可这一幅画,他用心了。也着实画的不错。

    而他并不是很在意,这难得的雨天,他只想舒服的享受罢了。

    于是,叫人摆上一桌酒菜,独自一人坐在窗前听着雨声喝酒。

    玉泉酒难得,这一般是皇上能喝的,可是他从不缺少这个。

    玉泉酒也难醉人,只喝的微醺,他靠在椅背上看着外头的雨,心里难得什么都不想。

    只听着这雨声。

    然后就是入夜,自然有人来伺候他更衣洗漱。

    虽然还小,也有伺候寝帐的宫女。所以便是这样的雨天,也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舒服。

    弘时的马车摇摇晃晃,她闭着眼,看着像是养神。可心里却不知怎么就想到了这些事。

    多平淡的事?过去这么久了。

    可是为什么会想到呢?

    大约是他十几年生命中难得的平淡日子了吧?

    那时候他雄心壮志,目之所见都是生机。

    大雨过后,草木繁盛,他就又可以策马奔腾了。

    师傅教导越来越高深,他却不觉得很难,反倒是于书海中遨游痛快无比。

    皇阿玛的教导越来越多,他却只觉得这样才最好。

    他一心要超越弘昕,也一心叫自己看起来更强大。

    所以,不惧风,也不惧雨。眼下的风雨不过是阻挠他一时,等风雨过后,他这只长成了小鸟就又可以振翅飞翔,遨游九天。

    是吧。

    那时候,是这么想的吧?

    弘时睁开眼,依旧是青布马车,赶车的人并不敢停下,伺候他的老仆人没有他的叫唤,也不会进来。

    于是,他向着未知,一步步的去。

    他依旧是少年,可再没有了少年心性。

    不过短短两三年,就如同江河日下。

    如今的四皇子弘昕,是出身都不明的皇子。

    没有什么冤枉的。他自己知道自己不冤枉。

    也不恨,没什么好恨的。

    只是悔。都不知道从哪里讲起的悔。

    皇阿玛亲手赐死了额娘,他能当做不知道么?

    额娘纵然有千般不好,可终究是生他养他的亲额娘。纵然老三那么不好,他的生母许氏还一直活着呢。

    可见,皇阿玛是有多恨额娘。

    恨到她死,都要叫人勒死而不是自尽。

    纵然是留下了全尸,可这样的屈辱,是叫额娘在轮回路上也不得安宁。

    他不能恨,因为皇阿玛对他很好,很宽容。

    可是这一股悔意叫他不得安宁。

    弘时想,他是个罪人。他亲手杀了祖母。

    是,他其实想的很多,那个老东西死了,以后就没有人为难皇阿玛了。这就是他死的时候最后为皇阿玛做的事。

    可是他活下来了。

    自尽的人,没有勇气来第二次。

    既然活着,就是有罪。既然有罪,就要赎罪。

    这样离开很好,至少不会叫他以后都不能抬头。

    事到如今,皇子的身份已经是多余的。不放手又如何呢?

    弘时掀开帘子,看着皇城在他眼前渐渐遥远。心都已经麻木了。

    他生于斯,长于斯,如今也要别于斯。终其一生,他都不想再回来了。

    马车里,弘时跪着,对着身前渐渐走远的皇城,郑重其事的磕头。三个头,一个对祖宗,一个对父母,一个对过去。

    以后,弘时不再是弘时,不再是皇子。只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世界之大,随心所欲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