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406.第1406章 番外:康安公主
    三公主最后是与满人扎哈齐赐婚的。

    扎哈齐姓瓜尔佳,正是瓜尔佳氏一族里比较出色的一个年轻人。

    三个皇家公主里,这是唯一一个嫁给满人的,倒是显得皇上更看重这位小女儿一般。

    扎哈齐在步兵衙门任职,今年十九岁。

    原本也不知道会尚主,不过四爷的女儿们嫁的都是有官职的。

    也还都是正经有差事的,不是闲差。

    可以说,就是额驸们并不是不能参政。

    于是,圣旨下到了扎哈齐家的时候,除了震惊之外,倒也没反对的意思。

    皇上嫁给你女儿,那是皇恩浩荡!

    皇上没不许你继续工作呀,所以除了震惊之外,就剩下惶恐了。

    扎哈齐本人也震惊,他是见过三公主一回的。就是今年去蒙古的时候。他随驾。

    就是三公主骑马的时候,还在外围保护过一回呢。

    不过也就是惊鸿一瞥,只觉得好看,也不敢看,好像挺白的。

    圣旨下来,他忙家里的两个通房都打发出去。

    也给了足够的银子,好生送走。

    毕竟之前也不知道要娶公主,家里有个人也是正常。

    等谢恩的时候,这事也就隐晦的说了。

    四爷听了,也就满意了。

    这毕竟没有暗示过,四爷看了几年,选了几个,这个是最合适的。

    通房伺候过也不算什么。

    等四爷见过他之后,想了想就把三公主叫来了。

    九州清晏里,三公主有点害羞,她也是刚知道自己定亲了。

    她倒是没有什么想法,皇阿玛给的婚事,肯定好的。

    “皇阿玛吉祥。”三公主福身。

    “瑚图里起来吧。”四爷摆手:“方才扎哈齐来过了,是来谢恩的。”

    “是。”瑚图里害羞,低着头。

    “朕替你选的,是个好人家。扎哈齐也长得好,不比你那两个姐夫差。”四爷调侃。

    瑚图里脸更红了:“皇阿玛……女儿……相信皇阿玛的眼光。”

    “那就好,去吧,你的嫁妆自有你宸额娘预备。要什么就与她说。”四爷摆手。

    瑚图里又谢过,这才出来。

    出来之后。脸红了好一阵之后,犹豫的想起还在宫里的裕贵人。

    长大之后,她明白了很多事。

    裕贵人是她的生母,可她对这位生母感情其实不深的。

    自打那一年额头受伤留下疤痕之后,就再也没有和生母同住过了。

    也只是见个面,用个膳而已。

    所以,尽管她是女孩子,见皇阿玛的次数少了点,可是在心里,皇阿玛是比裕贵人更亲近的亲人。

    宸额娘那没法比较,但是宸额娘对她也很好。

    再有就是亲近的兄弟姐妹们了,大家都很好。至少是对她都很好。

    可她如今定亲了,是不是要告诉裕贵人呢?

    “葡萄,你叫人给七阿哥传话,就说我要见他。”瑚图里道。

    丫头忙应了,叫小太监去传话。

    下午的时候,在杏花春馆见着了七阿哥。

    宫中孩子不算多,所以四爷一贯不怎么禁止这些孩子进后宫的。

    虽然早年间出过弘昐和先帝爷的嫔妃那种事,但是四爷并没有一竿子打死。他还是很信任孩子们的。

    七阿哥在杏花春见了瑚图里,就恭喜了一句:“你放心,那扎哈齐挺好的。有前途。”

    “我不是说这个。”瑚图里不好意思道。

    定了定神道:“这事,是不是要告诉裕贵人呢?”

    大了之后,就知道不能叫额娘了,她只是个贵人。

    这些年里,七阿哥也早就与裕贵人疏远了,四爷刻意不叫他们母子太亲近的缘故。

    所以,父母里,七阿哥也是先看重四爷,后看重裕贵人的。

    他想了想,规矩上,说不说都可以,可是人情上,也不好不说。

    “那就传话吧,圣旨想必已经传开了。”七阿哥道。

    晚间,裕贵人得了从园子里传来的消息,打赏了来传话的太监之后,就坐在屋里沉默着。

    这一转眼,女儿都要出嫁了。

    她却是……不得去陪伴。

    “贵人,三公主出阁,自有内务府预备的,您就别担心了。这扎哈齐,奴才也听过,正是个极好的人。”

    慧心劝道。

    “我不是担心。”裕贵人笑了笑:“我没事,你去预备晚膳吧。”

    裕贵人摆手叫人出去,自己琢磨去了。

    等次日里,她还是叫人进园子求皇贵妃准许她来看看三公主。

    叶枣想过之后,先去叫人问了瑚图里。

    瑚图里应了,这才叫裕贵人进园子。

    裕贵人这些年,很少出来了,没有禁足,但是她鲜少离开自己的的宫殿。

    前有李氏,后有纽祜禄氏。

    何况,亲眼目睹了纽祜禄氏的下场,裕贵人也是真的不敢出幺蛾子了。

    这些年,皇上不许她亲近皇子和公主,她也守着规矩,不敢亲近。

    如今她也四十来岁的人了,不会再有什么想法。

    园子里,她被安置在了杏花春后头的一处阁子里,自然是不及三公主住的正殿好了。

    这倒也是规矩,不算刻意的。

    等母女两个见面,裕贵人第一眼就看见了三公主额头上那个疤痕。

    这十来年过去了,还是个小小的三角,比别处肌肤更白些,看着就很是明显。

    本来她以为有这个疤痕,瑚图里会留着刘海遮盖的。

    可她的脸型又适合不留刘海,所以没一次见面,都能看见。

    想起提起来,又怕女儿难过。

    不提起来,裕贵人如今也着实后悔。

    当年是昏了心了,只看重儿子,不看重女儿。才粗心的叫她受伤,这是一辈子的疤痕呢。

    “贵人请坐吧。”瑚图里有点尴尬,也有点不知所措。

    母女生疏至此,也是没法子的事。

    自打那年出事之后,甚至没有再叫过一声额娘了。

    “公主可好么?怎么瞧着瘦了些?”裕贵人坐定问。

    “并没有瘦哇,好像还长了几斤呢。贵人想必是看错了。”瑚图里道。

    裕贵人笑了笑,心里悲哀。可不是么,上回见着,还是过年的时候呢。这大半年过了,估摸着胖瘦都几次了。

    “贵人身子一贯好么?”瑚图里问。

    “身子很好,多谢公主惦记着。婚事已经定了,不知公主这里开始安排了没?”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