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407.第1407章 番外:康安公主
    “这些事,皇阿玛交代给了内务府。宸额娘那也管了一些。我……不太懂的。”瑚图里不好意思道。

    裕贵人愣了一下,笑着点头。

    心里不是不酸涩,但是又能如何呢?

    明显看出,瑚图里如今对皇贵妃很信任了。

    “这几年,我也做了些东西,都是给你预备的。都带来了,也不算好……好歹是我的心意。”裕贵人与自己的孩子说话的时候,并没有自虐到一定要自称奴才。

    “那就多谢贵人了,我都喜欢。”瑚图里心里还是高兴的。

    不管怎么说,被人关心是好事。

    见她肯收,裕贵人也高兴。

    母女两个人又说了些话之后,裕贵人才支支吾吾的道:“你那个疤痕……”

    瑚图里摸上去:“不碍事,就这么小的。我都习惯了。”

    “是我对不住你,当初……”

    “贵人。”瑚图里打断她:“没什么的。这都过去十来年了。就不必提起了。至于这个疤痕,我觉得不碍事。这么小。宸额娘说过的,要是这点子伤痕都接受不了,怕也不是真的在意我。可是不在意我又如何?我毕竟是公主。”

    她的姐姐们可以过的好,她为什么不可以?

    就是二姐那么没脾气的,还敢跟廖家和离了呢。

    当初她都不觉得那是大事,震惊的很。

    可皇阿玛还不是准了?就因为宸额娘一句话。她说明知道她不喜欢,过的不好,何苦撑着?堂堂公主,还不能选择自己的日子了?

    如今,她是小女儿,可是有皇阿玛护着,她不也一样?

    婚后,想来也没人敢欺负她。

    “皇贵妃娘娘说的,自然是对的。”裕贵人点了点头。

    心中酸涩自不必说,可是这些年看下来,皇贵妃说的还鲜少有错的。

    至少,前头两位公主也算是出身不怎么样,尤其是大公主。弘昐都那样了。

    可是皇上并没有不护着。

    公主打了额驸,也就那么打了,皇上不仅不安抚,还加了一顿打。

    就可见是皇上护着女儿的心,再不必说二公主这里。

    如今到了瑚图里,想来是一样的。

    “我倒是也知道,万一不好,你皇阿玛和宸额娘为你做主是肯定的。只是我也盼着你好。婚后和和睦睦的过日子,岂不是更好么?”裕贵人叹气。

    瑚图里看着她,又低头:“我都知道。”

    裕贵人走后,瑚图里摸着额头的疤痕出神:“可是我真的不觉得这点伤痕,就能叫夫妻不合。”

    瑚图里的婚事定在了后年春天,也就是说,还有一年多呢。

    时间很充裕。

    倒是四爷又下旨,给七阿哥和八阿哥选出了格格。

    至于嫡福晋,那就要来年选秀的时候定下来了。

    等十一月里,第一场雪下来的时候,瑚图里和扎哈齐才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了。

    正是在九州清晏里。扎哈齐见一个穿着大红旗装,裹着斗篷的女子进来。

    那斗篷很厚,镶嵌着白色毛边,看着就贵重又奢华。

    当然,他不敢多看,只扫一眼就跪下来了。

    只看那装扮,便知道这是后宫无人能比的那位皇贵妃娘娘了。

    她盛宠几十年,只是一眼,就看出气势来。

    “叩见皇贵妃娘娘。”

    “起来吧。瑚图里你瞧,这就是扎哈齐了,果然是个齐整的小伙子。”叶枣笑道。

    四爷接了她的手:“怎么来了?”

    “来瞧瞧瑚图里以后的额驸。”叶枣一笑。

    四爷也笑了:“是个好孩子。”

    瑚图里看了扎哈齐好几眼,然后低头,心想长得是还不错。

    正是那种英气的样貌,挺好看的。

    扎哈齐不太敢看,也还是看了几眼。

    走在皇贵妃身后的少女穿着刚好也是大红色,只是斗篷的颜色不同。

    果然很白,跟记忆中一样的白。

    嘴唇小巧,眉眼弯弯,也是真的挺好看的。

    他又忙见礼。

    “好了,你们两个不如出去赏雪?瑚图里衣裳穿好,别着凉了。”叶枣摆手。

    瑚图里打小身子好,所以出去走走也不碍事。

    四爷见状直接挥手:“去吧。伺候好了。”

    随即就有人来带领他们出去。

    因叶枣潜移默化,四爷也不觉得婚前接触有什么关系,就不觉得是什么大事。

    出了九州清晏,瑚图里不好意思说话,还是扎哈齐道:“听闻……圆明园有一处梅林,不知可否去看看?”

    “圆明园最好的梅林,在蓬岛瑶台上。那是皇阿玛给宸额娘种的。此外,就是园子里西南角的藻园附近还有一处梅林了。虽然不急蓬岛瑶台的那一处多,可是也很有看头。不如就去藻园如何?”

    瑚图里也不可能带着扎哈齐去岛上的。

    虽然岛上并不被禁止,想去也可以去。但是一般来说,孩子们都避着,不怎么去的。

    “那就有劳公主了。”扎哈齐忙应道。

    心想,三公主说话也挺好听的,柔声细语的。

    看着很是温柔的一个姑娘呢。

    一路慢慢走着,就是扎哈齐是男人,也不知道此时该问什么。

    气氛有点尴尬,总算是到了梅林处了。

    这里其实也很多梅花树,并不比岛上少,但是事实上是根本不到梅花开花的时候呢。

    两个人不由尴尬,瑚图里一笑:“都想着冬日里就看梅花,可惜还不到时候呢。这光秃秃的也没得看了。”

    “那不如……不如就那边亭子里坐坐可好?公主怕冷么?”扎哈齐被她这一笑,笑走了许多紧张。

    “那不如坐坐吧,我……请你吃点心。”瑚图里笑道。

    外头那些小爷们互相结交,不就是要请喝酒么?她就请他吃点心好了。

    扎哈齐被她这个请字弄得好笑,忙应了。

    两个人很快就坐在亭子里,摆上屏风,火盆子之后,倒也隔的一处亭子暖意融融的。

    虽然与室内比,还是寒冷,但是又比站在幕天席地里暖和多了。

    很快,膳房就摆上了六种点心,又摆上茶果。

    “请吧。”瑚图里道。

    扎哈齐看了她几眼,端起茶:“多谢公主的款待。”

    他这会子与瑚图里面对面坐下之后,也就不可避免的看见了瑚图里额头上的疤痕。

    毕竟瑚图里身高比他矮的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