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417.第1417章 番外:生气
    定下了太子妃与侧福晋之后,就是定太子爷何事出宫住了。

    四爷的意思是,大婚之后出去就好了。

    叶枣的意思是,先出去再大婚吧。府里宽敞,更能摆开了。

    为这个,两个人居然闹的不愉快了。

    弘昕得知,真是哭笑不得。

    只好挨个劝。

    劝叶枣,叶枣就哼了一声:“我为你想,出去宽敞摆宴哪里不好?巴巴的阿哥所里那窄巴巴的挤着?你皇阿玛脾气是大,越来越大了!”

    然后再劝四爷,四爷也瞪眼:“堂堂太子爷,不能在宫里大婚还像话么?叫人说朕是如何不待见你了!”

    弘昕一头包,都是好心,这就不能调和了?

    眼瞅着皇阿玛和额娘闹了好几天,面都不肯见了,他又是着急又是好笑的。

    最后还是他的老师秦政海出主意:“不如都听?”

    “如何听?”弘昕眼一亮。

    “太子爷在宫中办大婚,然后回府洞房不就好了?虽然古来无先例,但是破例也无所谓嘛。”

    秦政海一点都不迂腐,这点事,这算个事?

    他是比谁都清楚,皇上是多看重太子爷,这一来,不也是抬太子爷的身价了?

    这一来,都不用闹了不是?

    就是宾客要辛苦些,白天来宫中观礼,晚上去太子府赴宴。

    不过,想来宾客才不嫌弃呢,有些身份不够的,还进不来宫里呢!

    弘昕苦笑:“老师啊,这当然好,可我能说啊?”

    这一说,显得他这个太子多想出风头似得。

    毕竟做了好些年太子了,弘昕也算是比较稳重了。

    “这事,自然有臣,太子爷哪里知道这些呢?”秦政海笑着摸胡子,这事,他一提皇上就得满意。

    果然,次日里,他与四爷一说,四爷就应了。

    “正是该如此。嗯,大婚礼也改改,叫礼部上折子。就定在太和殿里大婚吧。正好也去太庙祭祖。该办的都在宫里办了,然后出宫去就是了。”

    正好这样抬举了弘昕的身份,更是叫世人认可了。

    要说没有先例,大清这几代,不就出来一个先太子?

    可先太子是襁褓中册立的,虽然一直住毓庆宫,但是说白了,那也是小时候皇阿玛觉得他还小住得近。

    事实上,要按照前朝规矩,也不对啊。

    太子理应有东宫。

    绝不是毓庆宫那寸把长的地方能比拟的。

    本朝太子出宫住不也是没先例么?

    这一想,四爷觉得一点问题也没有。当下就传旨叫礼部出程序,叫钦天监看日子,叫各部门忙碌去了。

    自以为事情解决的极好,喜滋滋的找叶枣说去了。

    到了毓秀宫就是一头包。

    叶枣根本不理他。

    四爷讪讪的:“这不是解决了么?”

    “您还当我是因为解决不了跟您生气呢?”叶枣斜眼看他,都不带起身的。

    四爷懵:“难不成还有别的?”

    “岂敢那,臣妾不过是是一个妃子而已。皇上宠爱的时候,心肝宝贝的叫。不宠爱了,丢开几日几月不理会也是有的。臣妾但凡知道一点妾妃之礼,就该谨守本分,规矩度日罢了。岂敢有旁的想法?皇上您折煞臣妾了。”

    叶枣闲闲的,随意看着自己的指甲。

    说的那叫一个对,可语气满是不当回事。动作更是不敬,屁股没离开过椅子。

    四爷一时愣怔,随即失笑,这是怪他这几日与她闹气?

    “也太小气了些……”四爷笑着也坐下。

    “臣妾不敢,臣妾小女人,也该大度,明明心里不舒服也该与皇上说臣妾心情好极了。就不知道那般,算不算欺君呢?”叶枣白了四爷一眼,就扭头又不理他了。

    四爷含笑:“朕错了,枣枣别气了。”

    “哪能呢,皇上哪里会错?错了也是臣妾错了。”叶枣不理会。

    “朕错了,朕不该与你闹气,你别气了。气坏身子就不值当了。”四爷厚着脸皮子拉叶枣的手。

    叶枣噌的一下起身,看都不看四爷一眼,就进了内室。

    四爷摸摸鼻子,很是有些尴尬,到底还是跟进去了。

    也不知到底是怎么赔罪的,也没有奴才敢跟进去。不过到了晚膳时候,娘娘还是比白天好说话的。

    当夜里,皇上也没能留宿。

    三日后,四爷才如愿的留下来。

    他倒是不介意枣枣闹,挺好玩的。

    不过,他也知道了。以后要是万一有事和枣枣生气了,不能做出这种甩手就走不理会的样子来。

    用枣枣的话说,那就是只能吵闹,不能冷战。

    四爷想想,还真是挺有道理的。

    四爷陪着小心过了几日,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

    至于宫里行大婚礼,宫外洞房的事,叶枣没意见。

    四爷宠爱弘昕,抬举他也是有的。她不会拦着。

    于是就这般定下来了。

    朝中倒是也有几个言官觉得不合适的,什么有违祖宗礼法啦,没有先例啦。

    四爷根本不听,该办照办。

    反正这点事,也不至于有言官会死谏。

    四爷不是个不听臣子说话的皇帝,但是这种事上,他一点多余的精力都欠奉。

    不过,这毕竟不是个值得死谏的事情,言官闹了几回,上了几个折子之后见石沉大海,就都识趣儿的闭嘴了。

    可也是么,没有先例就创造吗。

    太子爷这么好不是?

    于是,这事就定了。

    叶枣明面上什么都没管,不过私下里还是叫阿圆出宫,亲自去了富察氏家里传话。

    如果四爷抬举弘昕到了这个地步,富察氏就必须跟上弘昕的脚步。

    至少,这太和殿行大婚礼,富察氏就不能露怯。

    不然,就是叫人耻笑了。

    大约,这就是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这也是富察氏这个太子妃不得不承受的压力。

    她不会过于叫她承受,但是适当的提醒还是需要的。

    她这一辈子,毕竟只是妃位。

    纵然如今管着整个后宫,形同皇后。但是毕竟还不是国母。

    她不想做,但是她要提醒自己的儿媳妇,不能叫皇家丢了人。

    富察氏只要不是个坏的,这一辈子,她要承担的就会很多。

    这是无可奈何,她能做的,只是提醒和帮衬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