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452.第1452章 番外:弘昕
    白氏没了孩子,这件事对于太子府来说,是大事也是小事。

    说是大事,是因为太子府从未有过这样的事发生过。所以难免叫有子嗣的格格们多少有点嘀咕。

    说是小事,又是因为白氏这个孩子是生出来就死了的。

    宫中都不能说什么,这么小的孩子,也是不能进祖坟不能正经埋葬的。

    就是兄弟们想安慰一句,都不能正经安慰。

    毕竟,白氏这一胎生的太早了,外头甚至有不知道太子爷的侧福晋怀孕的。

    这会子自然也是不知道太子爷没了一个孩子。

    而府中正在给弘昕生日预备着。

    太子爷生辰不是每年都大过,今年就刚好是个大日子。

    所以府里热闹了一点。

    苏氏生的二格格最近生病了,苏氏担心紧张的很,就没管后院里的事。

    弘昕如今也是两头跑,一来是二格格病了,二来是孟氏的大格格刚种痘,也是不能轻忽的。

    到了弘昕这里,虽然种痘的技术已经很是纯熟了,这几年都很少出现种痘之后没了的孩子。

    但是天花对于大清的人们来说,依旧是很可怕的病。

    所以尽管是太子爷也不敢轻忽了。

    孟氏早年间差点没了命,后来调理也不错,她依旧是那种淡淡的性子。

    弘昕来的不算多,但是孟氏也是一众格格中比较有地位的了。

    大格格就不说了,一点都没遗传孟氏,反倒是府中最淘气的一个孩子。

    带着正院里的三格格,苏氏的二格格一起,那真是……

    当然,弘昕不嫌弃就是了。

    弘昕生辰的时候,大格格也算是彻底过了那个危险期,就算是种痘成功了。

    所以府里为这个也高兴,正院也赏赐了大格格,宫里叶枣也赏赐了孟氏和大格格。

    这种痘成功了,也是一件喜事。

    又赶上了弘昕的生辰,真是没有几个人在意白氏如何了。

    白氏也不像是最初一般颓废,她也渐渐的好起来了,吃的多了,睡得好了。

    脸上也多少有笑意了。

    虽然美貌再也不能与当年比,但是却也不是前些时候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了。

    如今南北贸易已经是很频繁了,京城里也多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

    这耍把戏的也就更加多了,马戏,猴戏,狮子,老虎等动物也多了起来。

    老虎也就罢了,那是中国自古就有的。

    狮子可不是,狮子啊,长颈鹿啊,那可是明朝时候郑和下西洋的时候才带回来的。

    就比较稀罕。

    此次太子爷生辰,就有属臣提议,请马戏表演。

    这马戏团里,就有两只雄壮的狮子。

    弘昕无可无不可,就点头了。想着估摸着孩子们都喜欢。

    到了正日子,一早起,弘昕起来先进宫去拜见了。

    然后才回府过生辰。

    这些年,有时候宫里直接就过了,但是大生辰的时候,就在府里过。

    也是习惯了。

    这一日,天气极好。

    三月初一,要是天气好,白天就整日里暖意融融。

    因为有马戏,所以白天的时候,就都在花园里看马戏。

    弘昕带着众人,就在松鹤亭附近看马戏。

    这里严格说,不算后院,要进后院,还要越过宁安亭。

    不过这里右边就是格格们住的一处院子了。

    所以弘昕叫人直接看住了那一处,就叫属臣们,兄弟们,总是来贺寿的人都进来了。

    也是叶枣的影响吧,皇家的男女大防如今也不是很严格了。

    这种时候,就是太子爷的女眷与其他男人在一个场合也不算什么。

    毕竟宫里如今也是有过年过节的时候,男女同席的。

    弘昕带着女眷们坐在亭子里,下面是皇子们,臣子们。以及皇叔家里的小辈。

    先是歌舞,然后是唱戏,最后才是马戏。

    因为唱戏的时候就已经把中午宴席吃了,所以看马戏就是下午的事了。

    本来是弘昕和太子妃坐在上首,白氏坐在了弘昕右手边。然后太子妃带着三格格,下首是孟氏带着大格格,白氏下首是苏氏,苏氏的二格格没好全,今儿没出来。

    这个排名也说明的太子爷的心思。

    府中最尊贵的,就是这几位了。

    苏氏坐在白氏下面,就一直觉得白氏很奇怪。

    说不上的感觉,白氏明明看着是好了,可是眼中那种光,都叫人觉得奇奇怪怪的。

    不过苏氏一时间也不懂她是怎么了,又不敢一直盯着瞧,只能分心瞧。

    等表演马戏的时候,首先有一圈的侍卫围着,这才敢放了那些猛兽出来。

    虽然都是训练过的,但是毕竟是猛兽,还是有危险的。

    等到了狮子上场的时候,众人更是屏息凝视的看着,又是有点怕,又是新奇。

    就在狮子跳起来,准备钻火圈的时候,变故就发生在这时候。

    此时,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狮子身上,便是弘昕也没看太多次这种表演,不由的被吸引心神。

    白氏忽然跃起来,从靴子里掏出了一个东西,就往太子爷身上扑。

    苏氏身子比脑子更快,待到肩胛骨疼起来的时候,才看见自己已经扑在了太子爷身上。

    将太子爷桌前的茶点带的到处都是,有一个茶碗的盖子咕噜噜的滚下去不知掉去了哪里。

    江氏见苏氏粉色的旗装上忽然绽开的血花,尖叫了一声。

    这一叫,叫下面的人也骚乱起来。

    刚夸过火圈的狮子都是一惊,好在被驯兽人按住了。

    白氏已经被从亭子外头跃进来的达哈苏制止住了。

    这才看清楚,她手里是一支短匕首,怪不得能藏在靴子里。

    此时匕首上带着血,白氏癫狂的笑:“真是好命啊!”

    弘昕愣了一下,就看怀里的女人。

    苏氏疼的眼泪早就出来了,后肩胛处血还往外冒着。

    弘昕伸手就捂着:“传太医,都不许走。弘昼。”

    弘昼上前一步:“是,五哥。”

    这是叫他先控制场面的意思。

    弘昕扶起苏氏,不敢横着抱她,只好扶着她的屁股,像是抱孩子一般将她抱起来:“别怕。”

    苏氏哭着不知说了一句什么,就疼的说不出话来了。

    富察氏回过神,松开抱着三格格的手,心里空空的。

    明明……她离得更近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