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1463.第1463章 番外:弘旭
    弘旭是个懒得动的人。这就表现在他懒到回府之后脑子都不动。

    当然了,身边的奴才都是得力的,也没有谁敢欺瞒主子。

    所以知道主子不是好糊弄,只是主子不在意的事太多了,所以只是懒得想懒得管罢了。

    但是主子不管,并不代表他们就能糊弄。

    且不说主子不是永远不管,只是许久问一次。后宫里还有娘娘呢。

    娘娘跟前的两个嬷嬷,圆嬷嬷和玲嬷嬷是隔几日就来瞧瞧的。

    就是生怕奴才们不好好伺候八爷,叫八爷吃亏了。

    这一来,谁敢啊?

    太子爷也常来,来了就要敲打,都怕怠慢了八爷呢。

    且一个人索性懒到了极致之后,身边必有几个尽心竭力的,这也真是没得说。

    但是他们知道,后院里新来的奴才以及格格们未见得清楚这么多。

    以前的八爷住阿哥所,只管前院的,后院里就是些个奴才,也不多。

    也是自打进来格格之后,这才安排了不少人进来。

    所以后院里免不得就和前院的井井有条有了不一样。

    后院里有些资历的奴才们也一点点试探着前院的底线。

    弘旭本人是不知道的,也懒得知道。

    反正他如今顺腿去他塔喇氏屋里的时候多,去了其实都不见得做那档子事。

    就是那么躺着歇着叫他塔喇氏伺候是最多了。

    就好比此时,用过了晚膳,弘旭装模作样的写了一会字,就斜躺在软椅上不动了。

    他可没有弘昕的勤勉,回府后一般就不做事了。

    他塔喇氏伺候他擦洗过之后,就端来凉茶:“爷?”

    弘旭嗯了一声接了,撑起上半身。喝进去第一口,就看了一眼他塔喇氏。

    他塔喇氏被他看的一阵紧张:“奴才是听前院的姐姐们说爷夏天有时候上火……”

    所以给他泡了凉茶,喝点凉茶总比吃药好吧?

    弘旭嗯了一声,他以前在毓秀宫也常喝,前院里的奴才也会给他泡。

    他塔喇氏见他没说话了,只是慢慢喝着,心渐渐平静下来。

    他塔喇氏想,八爷定然是满意了。只是估计八爷本身不爱喝这个。

    但是为了身子,他也是常喝的。故而看了一眼。

    果然,弘旭一口一口喝了干净,将茶碗还给了他塔喇氏。

    他塔喇氏忙接了,又递给弘旭白水漱口。

    这凉茶多少有点甜味的。

    弘旭漱口之后,就又原样躺回去了。

    “爷今日累不累?奴才给您揉揉腿?”他塔喇氏道。

    “不必了。”弘旭淡淡:“你若是有事就去做,爷躺一会。”

    他塔喇氏犹豫了一下,是离开呢?还是留着?

    想了想道:“奴才没什么事,伺候爷最要紧。爷要是想躺一会,奴才在这里做针线?”

    弘旭看了她一眼,想说夜里做什么针线,坏眼。

    但是又懒得说,就随意点了个头。

    他塔喇氏就很高兴了,进去拿了针线出来在弘旭跟前做。

    她针线挺好的,如今做的是个帕子。绣的是一枝杏花。

    淡粉白的花朵,在她巧手中一点一点的成了。

    弘旭并不想睡,离睡还早呢。这会子他只是懒懒的躺着罢了。

    这会子看着他塔喇氏的手一点点的将一朵花绣好。

    一般懒人吧,身子不爱动,脑子活动的多。

    弘旭就是如此,他这会子想,额娘就不绣花。从小到大没见过她拿过几次针线。

    不知道额娘会不会,想来是不会的。

    额娘下的一手好棋,写的一笔好字,旁的就不知道还擅长什么了。

    他塔喇氏的针线似乎不错。

    想着就道:“拿来。”

    他塔喇氏被他忽然一句惊了一下,针就戳在了指头上。

    疼了一下,忙拉开:“爷……是要这个?”

    将手里的绣绷子拿起来。

    弘旭嗯了一下。

    他塔喇氏将绣绷子递过去:“爷慢点,别扎着。”

    弘旭又嗯了一下,看了一眼他塔喇氏的手指,好像没什么。

    弘旭拿着那半成品的帕子细看,果然花朵绣的活灵活现,很好看。

    他塔喇氏脸有点红:“奴才……奴才不大敢给爷做,针线不是很好。爷……要是看着还成,那……那奴才给爷做几个锦囊?腰带也成的。”

    弘旭嗯了一下,将绣绷子放下,坐起身:“白天做吧,该歇着了。”

    他塔喇氏哎了一声,将东西收起来,叫人进来伺候他们就寝。

    这一夜里,弘旭可没偷懒,他只是觉得,这个女人懂事。所以奖励她几次好了。Q-Q

    完事后洗漱,他塔喇氏大着胆子抱弘旭的腰。

    弘旭没什么反应,就这么睡着了。

    不过半夜里,八爷他老人家热,毫不留情的将他塔喇氏推开自己躺着去了……

    他塔喇氏得宠,她也确实该得宠的。

    本人并不是多么聪明的人物,但是好在她会看眼色。对于弘旭这么个懒得话都不想多说一句的人,目前来说觉罗氏就不如她会看眼色。

    或者说,就是投契。

    弘旭这样的性子,除非是伺候的奴才打小跟着的,不然很难知道他具体想什么。

    他塔喇氏就能看出来,八爷是喜欢了,不喜欢了,凑合了。

    要是喜欢的,八爷不表露,但是下次就还能见着。

    不喜欢的,最多两次,就见不着了。

    凑合的,如果对身子好,下回或者隔着几次还有。要是对身子不好,以后也就见不着了。

    被这么伺候着,弘旭那真是身心舒畅了。何况他塔喇氏又不吵闹,安静乖巧的很。

    自然是乐意来了。

    而眼前的状态就是弘旭并没有觉得喜欢他塔喇氏。但是他塔喇氏真是伺候他伺候的没自己。

    这状态,直到次年三月里,嫡福晋和侧福晋同日进府。

    因没有更好的日子,所以如此安排。

    虽然是同时进府,但是侧福晋毕竟是侧福晋,不可能取代嫡福晋待遇。

    弘旭也肯定先是去正院,然后才去侧福晋的院子。

    弘旭后院多了两个人,并不觉得高兴,对于他来说,嫡妻虽然必须有,但是没有也就那样。

    人多了,他嫌弃闹腾。

    何况,八爷如今还不喜欢孩子呢,他自己还没长大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