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御龙无双 > 第三十二章 棋局 棋子
    人界,皇宫,御花园。

    这里是供姬氏皇族游乐赏玩之地。御花园有奇花异草、亭台楼阁、嶙峋山石、点点玉石铺为路,这御花园中,有几株亭亭如盖的灵根神木,也有供人休息的小巧凉亭,有奇形怪状的各种塑像,也有形状奇异的山石假山。小桥流水,繁花似锦,争奇斗艳,进入其中,就如同置身人间仙境一般。

    西边,在御花园的一个石亭中,两个中年男人在石桌上弈棋。其中一个,一身龙袍,浑身散发一股凌厉的王者之气,正是姬昊天;另一个看起来衰老很多,鬓发斑白,满脸皱纹,看起来是一个垂暮的老人。

    “陛下,你的这步棋可是暗藏杀机啊!”那老人看着姬昊天刚刚落下的一子,意味深长地笑道。

    姬昊天微微一笑,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从袖中掏出一个锦盒,递给对方。对方微笑着接过,打开锦盒,里面有一枚墨绿色的鸽蛋大小的丹药,对方直接把拿起这枚丹药服入口中。

    丹药刚刚入口,他的面容就开始发生变化,那原本已经褶皱不堪如同老树皮一样的皮肤焕发出生命的光泽,已经斑白的鬓发也变得乌黑,整个人由一个暮年的老者变换成二三十岁的模样。

    白皙干净的面容上挂着淡淡微笑,一头乌黑飘逸的长发自然垂在肩上,一个碧绿的发簪随意插在头上,配合一身简单朴素的白色长衫,更显得儒雅文弱,只不过他的脸色略显苍白,气息也停滞不稳,有一种体弱不足的病态之相。

    “王兄,依你之见,我这步棋接下来该怎么走?”姬昊天嘴角微微上翘,问道。

    此人名叫姬文龙,是姬昊天同父异母的哥哥,城府极深,谋略过人,可以说是姬昊天当年平定人界动乱的军师。他从小就天资过人,可惜幼年因为一场祸乱,被毁去仙根,此生无法修行得道,只能依靠姬昊天每年给他丹药续命,否则他根本活不到现在。

    “丞相之才,十倍与我,他既已有了定夺,我又何须多言。”姬文龙摇了摇头,笑着回答道。

    姬昊天闻言却将眉头微微皱起,叹了一口气说道:“丞相的确是治世之能臣,但他终究是个外人,有些话,还是自家人之间说比较妥当。”

    “陛下,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您既然已经把丞相之位封给凌萧寒,又何必心存疑虑?况且相府在京城向来安分守己,也不似各大世家一般拉帮结派,明争暗斗,您又有什么不放心的?”姬文龙反问道。

    “并非是我用人存疑,而且我也知道丞相的忠心,只是此事牵扯太多……”姬昊天说到这里,又是一声轻叹。

    “陛下在担心他的身份?”姬文龙又怎会不知姬昊天的心中所虑,开口问道。

    “唉,罢了,罢了,此事暂且不提了。”姬昊天烦躁地摇了摇头,将话题岔开,问道。

    “龙戬一事,王兄到底作何看法?”

    “先前我与陛下对弈,棋局相持,难分高下。但陛下刚才兵行险招,将棋盘上的格局打乱,反使得您现在的棋路杀机藏而不露,占尽上风。”姬文龙淡淡一笑,落下一子继续说道。

    “龙戬就是这步险棋,他背后有龙尊者、雨皇、神魔七杀这三个人支持,足成为一步可以打乱六界格局的险棋。”

    “如今六界的格局,有的人会满足于自己目前的现状,但是更多的人并不这么认为。”

    “天帝为何不降罪龙戬?魔尊为何要收龙戬为徒?丞相又为何谏言任由龙戬成长?因为他们都需要这一步险棋,来打乱六界现有的格局,然后从当中得到他们自己想要的。有的人会忌惮龙戬,正是因为他害怕龙戬打破目前的格局;而那些不希望龙戬消失的人,只怕已经在这场博弈中取得了先机。”姬文龙一边思考棋局,一边娓娓道来。

    “王兄说的是慕容长天和公孙无忌?”姬昊天一挑眉,问道。

    “没错,甘圣卿之所以帮龙戬说话,那是因为之前出使妖界,龙戬从鹰王殿手中救了他一命,救命之恩,他自然得报答。但是公孙无忌就不同了,之前在龙家没落时,他也可以说是跟着上去咬了一口,龙戬如若成长起来,对他而言可并不是什么好事,如今他应该极力阻止龙戬的成长才对。但他却出言声援龙戬,岂不匪夷所思?”姬文龙说道。

    “六扇门在我退朝以后便已经传来消息,今天早上,公孙无忌的小儿子先龙戬一步挖走了天魁星宗地盘上的两株摇钱树,看来公孙家的确是想在这场纷争中坐收渔翁之利。”姬昊天想了想,说道。

    “不,公孙无忌活了这么久,孰轻孰重还是知道后果的。这件事应该是他小儿子擅自做主,公孙无忌只不过是为了保护她儿子不得已才这么做。公孙逸恒是个不错的苗子,可惜,招惹龙家,这个做法并不是很明智啊!”姬文龙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可惜了,他们公孙家的格局也就这么大了!”姬昊天冷笑一声,右手一指,一颗棋子从棋盒中飘了起来,直接飞落到棋盘之上。一子落下,姬文龙的棋便死了大半。

    “棋招再险,但只要能赢得胜利,那就是好棋!”姬昊天的话中透着一股上位者的霸气。“然而这场纷争,本就与棋局无疑,胜负皆取决于弈者的棋艺。”

    “在我们眼中,龙戬的确是一颗棋子,但在他眼中,我们又何尝不是一颗棋子,正是因为知道我们的动机,他才敢如此肆无忌惮!陛下,你要当心养虎为患啊!”姬文龙微微皱眉,开口说道。

    “无妨,既然我们要让龙戬做一枚杀棋,没有足够实力怎么能行?况且……”姬昊天抬手又落下一子,姬文龙的棋又死了一片,棋局胜负似乎已成定局。

    “龙戬虽有野心,但是他真正想要并不是无上的权力。当年那件事,他能一意孤行,最终让偌大的一个龙家没落至此。直到今日,他也不可能把那件事真的放下,他有他放不下的执念,那便是他的死穴……”

    这时,一名御前车府卫走进石亭,跪倒在地,禀告道:“陛下,鱼将军在后殿等候,说是有要事求见。”

    “那王兄,朕就先告退了,你自便。”姬昊天笑着站起身来,冲姬文龙告辞道。紧接着就走出石亭转向后殿而去。

    姬文龙看着姬昊天远去的背影,低头又看一看那盘看似胜负已分的棋局,抬手从棋盒中夹起一颗棋子落到棋盘上。

    棋子落下,他嘴角轻扬,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浅笑。转而拂袖扫过,将棋盘上的棋子尽数扫到石桌上,然后又将散落的黑白棋子逐个收进棋盒当中。

    天地为棋局,世人皆棋子。弈棋者机关算尽天下人心,殊不知在他人眼中,自己也只是一枚手中的棋子。

    棋盘冰冷,落子无情,到头来,黑与白之间,又是谁算计了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