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御龙无双 > 第六十四章 幻月阁
    人界,京城,幻月阁。

    京城之地,迎宾落客之地,当属长安客栈。长安客栈背景神秘,底蕴深厚,乃是贵胄王侯出入之地。

    但与之其名的还有一家,那便是幻月阁!

    与长安客栈的神秘莫测不同,幻月阁的主人在京城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便是姬氏皇族的三王爷——姬楼月。

    姬楼月与皇上姬昊天是堂兄弟,据传姬楼月虽为王族,在少年时期便上阵杀敌,挂帅领兵,曾在平定蛮族的战役中立下了不世之功,官封一品。但是平定叛乱以后,他却开始不谙朝政,而是攻于玩乐,特别对戏律之事尤为上心。因此,在这浅月阁中,多有戏子美人,均以粉墨敷面,侍奉来客。

    幻月阁二楼之上一方上席雅座,有两人坐于玉桌两边,上面摆放有一套古色古香的茶具,也均是由美玉雕琢而成,茶杯内几片绿叶,泛着诱人的光泽,飘着沁人心脾的茶香。

    这方雅座所处虽然僻静但视野却是极好,楼下戏台之上伶人咿呀哼唱,插科打诨,在这方雅座正好一览无余。

    “不知什么风居然把堂兄吹到我这浅月阁来了?”雅座一边,一年轻男子轻抿一口茶,淡淡笑道。

    他长了一张俊美绝伦的脸,五官分明又如刀刻一般,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羁,但眼底却不经意流露出一道精光。一头乌黑的长发插着一支赤玉簪,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嘴唇上沾一点胭脂,更显红润,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他身穿一袭长袍,衣色是一种染血般的鲜红,此人便是浅月阁的主人,姬氏皇族的三王爷——姬楼月。

    “皇宫之中无聊的紧,但我的身份特殊,除了你这里,我想不出还能地方……”姬文龙无奈地笑了笑,说道。

    “现在正是七月初,看来陛下已经给过你墨玉还灵丹……”

    “如这般年复一年,我都是靠墨玉还灵丹续命,有时候也会觉得有些倦了……”姬文龙叹气道。“只是如今时局动荡,人界各大势力平静的表面下已是暗潮涌动!”

    “可惜当年那场大火,火毒已将你体内根基尽毁,你能活下来都已是万幸。我曾请教过龙藏大师,他说你的命纹已然受损,想要治好,难如登天……”姬楼月惋惜地说道:“我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请老祖宗出手,可是……”

    “我们三人当中,你最受老祖宗喜爱。可是在始祖境强者眼中,我们终究还是如刍狗一般的存在,就算是你亲自去求她,她也不会出手帮我的……”姬文龙自嘲地笑了笑。

    姬楼月听了,不发一言。只是又拎起茶壶倒了一杯茶。茶杯刚刚倒满,姬楼月却像是突然察觉到了什么……

    “有人来了……”

    “什么人?”姬文龙微微皱眉,若是寻常客人,姬楼月定然不会留意,来人只怕不简单!

    “堂兄不必紧张,来人是甘翷。”姬楼月看到姬文龙的反应,笑着说道。

    “甘圣卿?”姬文龙愣了一下,说道:“我现在这个情况,只怕不好与他见面。我还是先去别处吧。”

    “说的也是,那堂兄请便。”

    姬文龙站起身,还特意拿起了桌上自己的茶杯转身坐到了旁边的一个桌子上。

    他刚刚坐下,就见那楼下门口一道身影嗖的一下窜了进来。那个身影瞄了一眼戏台上,然后对着楼上几处位置看了几眼,最后停留在姬楼月所处的那个方向。

    他脚尖轻轻一点,整个人飞跃而起,身影直上数十米的二楼楼阁,径直落在了姬楼月面前那个之前姬文龙坐过的座位上。

    “敢在我的幻月阁怎么没有规矩的,也就只有你了?”姬楼月漫不经心地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看着对面的甘翷,似乎对他这种行为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哟吼,今天居然一个人在喝茶,还真是稀奇。”甘翷轻微地喘息,直接拿起姬楼月的茶杯,完全不顾对方嫌弃的眼神,将里面的茶水一饮而尽。

    “怎么跑得这么急,难不成还有人在后面追你啊。”姬楼月一边示意一旁的侍女重新取来一副茶盏,一边问道。

    “你还别说,还真有人在我后面追我……”甘翷苦笑道。

    “哦,是吗?”姬楼月挑了挑眉,饶有兴致地问道:“什么人居然能把我们的圣卿大人追得到处跑?”

    甘翷没奈何,只能把刚才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不过他出言调戏公孙沫夏的话自然是选择性地略过。

    “哦,公孙沫夏虽是武将,但若是以你的实力,她还远不是你的对手,我看是你看人家长得俊俏,下不了手吧!”姬楼月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说道。

    “那个小辣椒也就是上朝看见陛下不降罪龙戬一时间气急才会找我来撒气,现在追了一路,气应该也已经消得差不多了,只要不一上来就动刀动枪,那就好说。”

    话音未落,就听见门口传来一阵异动,公孙沫夏快步走了进来。或许也是因为心里有所忌惮,她没有大张旗鼓地用感知扫视四周,而是在四下走动查寻甘翷的踪迹。

    “别像只没头苍蝇一样乱窜了,你要找的人,在这里。”姬楼月嘴角微微翘起,完全不顾对面甘翷哀求的神情,出声道。

    “啊!”公孙沫夏闻言,循声望去,看见了和坐在二楼的甘翷和他对面的姬楼月,心中不由一惊。

    该死,居然惊动了三王爷!公孙沫夏秀眉微蹙,却也是进退两难,没奈何,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楼,对着姬楼月单膝下跪。

    “参见三王爷!”

    “公孙沫夏,帝**中将领,官居五品,我没说错吧?”姬楼月看了一眼旁边的公孙沫夏,淡淡地开口说道。

    “是。”姬楼月没说平身,公孙沫夏也不敢起身,只能低头应道。

    “说起来,当年征战蛮荒,你父亲还是我麾下的一名副将。”姬楼月轻抿一口茶,似有意又似无意地说了这么一句。

    “是,此事父亲也跟我提及过,千年前,讨伐蛮族,三王爷率领大军,所向披靡,此战我军大败敌军,退蛮荒异族至妖界,数千年来,不敢进犯寸土!”公孙沫夏开口说道,语气中带由衷的钦佩。

    姬氏皇族三王爷,在天岚帝国的将士心中,是一个传说中的人物,也是帝**人心中永远的骄傲!

    公孙沫夏微微抬起头,偷偷看了一眼她面前的那个人,她十七岁时,有幸在幻月阁的一场聚会,她得见姬楼月的真容,却很是出乎她的意料,面前这个俊美的甚至带有一丝胭脂气的男子,竟是曾经叱咤风云摧城拔寨的大将!

    “你既为军中将领,那我问你,军中法令第二十三条是什么?”

    公孙沫夏片刻的失神,却被一声带有一丝冷意的声音唤回!

    “帝**人以上为尊,若是以下犯上,为大不敬,轻则杖责处置,重则……”公孙沫夏低下头,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革职入狱!”

    “王爷,您这是干什么?”甘翷听到这里猛然意识到了什么,眉头一皱,问道。

    “这是军中法令规则,你别管!”姬楼月扭过头看了甘翷一眼,声音有了一丝令人不敢违抗的威严!然后继续对公孙沫夏说道:“那你知道你犯了什么错了吗?”

    “甘圣卿官居一品,公孙沫夏以下犯上,触犯军令,甘愿受罚!”

    “很好,自己回兵部领罪,杖责一百!”

    “等等!”甘翷听到这里,腾地一下站起身来,走到姬楼月面前,单膝跪地:“王爷,此事是因我而起,如何处罚也应由我来决定,还请王爷不要插手!”

    公孙沫夏微微抬头,看了一眼跪在自己前面的甘翷,眼神闪烁。

    “不行!”姬楼月摇了摇头,冷声说道:“国有国法,军有军规。公孙沫夏隶属兵部,手中掌管是我天岚铁骑,今日她以下犯上冒犯的是你甘翷,如果放任不管,他日她以下犯上进犯的就是皇室!”

    这什么跟什么啊?甘翷嘴角微微抽搐。就听见身后公孙沫夏说道:“甘圣卿,末将违反军规,受罚理所应当,无需您为我求情……”

    “胡闹,你以为就凭你化神境的修为能挨得住一百水火棍吗?”甘翷回头,眼神凌厉地看了公孙沫夏一眼。

    帝**中惩戒不遵守军规者的五品神兵水火棍,上含水火两系玄气,直击肉身上,水火两道相克的气息在人体内互相冲击,足以让人痛不欲生!

    甘麟扭头对姬楼月说道:“王爷,可要说规矩的话,这里是幻月阁,幻月阁内不论朝政,这条规矩可是您定的。”

    姬楼月皱了皱眉,这条确实是他定的,自己出尔反尔也确实不妥。

    “那就把她带出去,再执行法令!”他一抬手,四周突然围上来一群侍卫。

    “且慢!”见四周的侍卫就要走近,甘翷站起身来,露出一丝奸计得逞的笑意,手中乾坤戒光芒一闪,现出一件金衣袍,衣袍由金丝玉瓣编织而成,纹饰华贵,上面隐隐显有一些禁制符印。然后他走到公孙沫夏身后,在后者错愕的眼神中把金衣披在了她的身上,然后伸出手把她拉了起来,公孙沫夏犹豫了一下,却也没有抗拒,缓缓地站起身来。

    “王爷,这下你总不能动她了吧。”甘翷扭过头看向姬楼月,笑得挑了挑眉。

    “你都把金缕玉衣请出来了,我还能说什么。罢了,罢了,你带她出去吧。”姬楼月苦笑的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

    金缕玉衣,十品道器,是由金蚕蛊的蚕丝与冰玉莲的花瓣制成,故又称莲蚕金甲。不过,它真正的价值不是它十品道器的防御性,而是它的象征的权力,在人界,金缕玉衣是人界帝王的赏赐。金衣加身,各大势力均不可动!

    “那就多谢王爷了!”甘翷右手轻轻搭在公孙沫夏的肩上,搂着她向楼下走去,四周的侍卫连忙让开一条道,在走下楼梯的那一刻,甘翷回过头,对着姬楼月吐了吐舌头。

    这个家伙!姬楼月无奈地摇了摇头,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轻笑。

    “装腔作势的不别扭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