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御龙无双 > 第九十七章 烈山宗
    人界,京城,长安客栈。

    晌午刚过,龙戬就如约来到了长安客栈,他先去客栈前庭的掌事堂向里面的执事说明了来意,那执事便很快派人去通禀甘翷。只是一小会儿的功夫,楼上便下来一名侍从来为龙戬引路。

    龙戬在侍从的引领下顺着楼梯一直往上走,每上一层都要通过一道特殊的禁制结界,直到登上了长安客栈的第十六层,那名侍从才停了下来,走到了一处天字包厢前面,轻摇了一下挂在门外的法印金铃,向里面通禀一声。

    “进来吧。”房门自动打开,里面传来了甘翷的声音。

    “龙戬公子,请!”那名侍从在在门口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但是却并没有打算领龙戬进去。

    不让侍从随便进入吗?甘翷应该是没有这么多规矩的。而且他好像记得甘翷之前说过,甘翷的身份铭牌只能上到长安客栈第十五层。

    也就是说,这长安客栈第十六层,就是身为圣卿的甘翷也是没有资格上来的。

    看来除了甘翷,还有一位来头不小的人物约自己见面呢。

    包厢的装饰倒是极为华美,许多价格不菲的道器皆是包厢内的摆设,要是一般身份的人,还真享受不起这样的待遇!

    龙戬凝了凝神,然后快步走进了这间包厢。绕过门口的屏风往里一看,有一男两女坐在包厢里面。

    那名男子便是甘翷,他一身朝服官靴还尚未换掉,想来是下朝后就急急忙忙赶到了这里。

    而坐在他对面的女孩,龙戬也并不陌生,正是当日他救下的那个女孩。一张清秀但又略显稚嫩的俏脸,脸上带着女儿家娇羞的红晕,一双清眸急迫地向门口张望,小手紧张地揉搓着膝上的裙摆。

    她身穿一袭白色衣裙,清新淡雅,却也显得娇小可人。唯有那眉间一点花纹,与其清秀气质不甚相符,但是那一抹艳红,却也让她多了几分妩媚!

    含苞待放,豆蔻年华。不出几年,这女孩便要出落成一个倾城佳人吧!

    先前没有留意,现在以魂念探测,发现这女孩修为已经化神境一重了,十三四岁便已达化神境,这等天赋已经相当不错了。

    而在那女孩身旁,坐着那女子却与之气质完全不同,身材曼妙、凹凸有致,一袭白衣蹁跹,抿嘴浅笑间,眼神中波光流转,魅惑至极。她穿着一件修身的白色纱裙,衬得纤腰盈盈一握,薄纱之下一双修长莹润的美腿若隐若现,给人一种无限的遐想和诱惑。

    单以容貌比较,这女子或许比身旁那女孩逊色一些,但是这一身妖娆妩媚的气质,却是不知能让多少人为之倾倒。

    但真正让龙戬诧异的,却是她身上散发出的修为的强大。

    无极境二重!

    这女子竟是无极境的强者。虽然对方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气息,但是她身周还是被一层幻术力量笼罩了,龙戬也不敢用魂念再做探察。

    “来了。”甘翷见龙戬走了进来,连忙站起身来,给龙戬介绍道:“给你介绍一下 这两位是烈山宗的大小姐阳雨馨和烈山宗炎帝圣使右使白夜。”

    “见过阳小姐,见过白姑娘!”龙戬闻言却是吃了一惊,连忙行礼道。

    想不到自己当日救下的竟然是烈山宗的大小姐,这着实让龙戬吓了一跳。

    要知道烈山宗在人界的影响力,那可是堪比朝廷,就连东西南北四大家族比之也要相差甚远。

    “龙戬公子客气了,您先前救下小姐,我代表烈山宗上下对您表示感谢!”白夜上前对龙戬深施一礼,态度颇为诚恳,但是声音中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媚意,再与之妖娆的身段相匹配,更是给人以极大的魅惑。特别是在她俯身行礼之时,龙戬还依稀可见其衣裙领口下的一抹春色。

    “白姑娘无需多礼,这不过是龙戬应该做的。只是我很好奇,以阳小姐的身份,怎么会贸然置身险地?”龙戬尴尬地把视线移到一旁,问道。

    “公子见笑了,当日是小姐要上街游玩,我便想在这京城之地应该不会出什么事,便让两个道臻境的手下在暗中跟着保护小姐。谁知那两个废物居然这么没有脑子,也不拦住小姐,让她置身险地。若非龙戬公子出手相救,小姐只怕性命难保。那两个废物已经受到宗主的处罚,这幸亏小姐并无大碍。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这两个家伙万死也难辞其咎!”白夜妩媚一笑,披肩长发随风轻舞,妖娆魅惑。

    “那个……”阳雨馨有些忸怩地走上前,对龙戬施礼道:“多谢龙戬公子救命之恩!”

    “阳小姐无需多礼。”龙戬刚忙上前扶住阳雨馨,说道:“凌雄风本就是冲我来的,说起来阳小姐也是因为我才遭此无妄之灾。再加上当时情急,龙戬还有一些僭越之举冒犯了阳小姐,还望小姐勿怪!”

    “没……没关系……”阳雨馨闻言更是羞红了脸,低声说道。

    这时,甘翷忍不住在中间插了一句。“唉,此事你们完了再提可好,白姑娘,咱们先谈正事。”

    “正事?”龙戬疑惑道。

    “嗯,没错,我们之所以把你找来,其实是因为凌雄风的死因。”甘翷回答道。

    “凌雄风?他不是被烈山宗的人杀死的吗?”龙戬看了一眼白夜和阳雨馨,很是诧异地问道。

    “当日你晕过去以后,公孙逸恒便中止了雾蛊之术,损耗过大也无力再战。”甘翷坐回自己的椅子上,从手中乾坤戒中取出一卷案宗,展开铺在桌子上。

    “当时龙戬哥哥你晕倒以后,那个哥哥也好像受了伤,瘫倒在地上。然后你身上突然飘出一块石头,然后飞出来两个小不点把你带走了。我想她们既然呆在你体内,应该是不会害你的,所以就让他们先把你带走了。”阳雨馨跟着白夜一起坐回座位上,开口说道。

    “然后呢,这和凌雄风的死有什么关系?”龙戬也选了一个位置就座,继续问道。

    “问题就出在这里,当时情况危急,我的那两个手下以剑光刺伤了凌雄风。但是,在这之前他们两个已经认出来凌雄风的身份,为了避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他们两个并没有狠下杀手,只是以玄气剑光刺穿凌雄风的琵琶骨,让他失去了反抗的能力!”白夜指了指甘翷展开的卷子上的一处文字,语气有了几分凝重。

    “事后六扇门的人检查过凌雄风的尸体,确实有两道玄气剑光穿过的痕迹。”甘翷扭头对龙戬说道:“可是你应该知道,剑光穿刺琵琶骨,这是根本杀不死凌雄风!”

    “那凌雄风是怎么死的?”龙戬大吃一惊,赶忙询问道。

    “根据这份我从六扇门那边搞到的案宗上记录,凌雄风是被一道剑气从背后刺中心脏而死的,伤口宽约半寸,切痕极为细窄,是一击毙命。可是我询问过白姑娘,这并非是烈山宗的人下的手。但是为防这件事情闹大,他们却是凌雄风的死揽到了自己身上。”甘翷说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问凌雄风的死和龙家有没有关系?”龙戬皱眉道。

    “可你不得不承认,这件事,龙家有最大的嫌疑。”甘翷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

    “我问过那两个手下,他们说此事的确与他们无关。当时小姐和公孙公子也在场,确实也没有见他们再出手。而且倘若真是我们烈山宗动的手,一个小小的凌家家主,我们有什么不敢承认的!”白夜轻笑,笑声中带着一丝不屑!

    “可是我养伤之际也并未收到龙家之人向我禀告这件事啊。而且龙家现在也没有同时具备使剑和能够杀死凌雄风这两个条件的人啊。”龙戬沉思道。

    “所以,这就是这件事情的蹊跷之处。此人若不是为救你或者阳小姐,他又是有何种理由要杀死凌雄风呢。”甘翷将案宗收起放入乾坤戒中,若非此案与龙戬有关,他也不愿动用在六扇门的人脉去搞案件的内部资料。

    龙戬闻言,若有所思地说道:“阳小姐,是不是当时我晕倒,凌雄风受了你手下一击也倒下了?”

    “没错,那两个家伙当时就已经意识到那男人好像已经死了,虽然没有上前仔细查看,但也意识到此事非同小可,所以我们没有擅自离开。不过龙戬哥哥你是我做主,让他们放那两个小不点儿走的。”阳雨馨小鸡啄米似地点头道。

    “当时四周皆是凌雄风施展御风咒招来的狂风,若是想要在没有人察觉的情况下一击杀死凌雄风,最好的机会就是在烈山宗的两位高手以剑光刺穿凌雄风琵琶骨的同时,以剑气命中凌雄风心口。当时凌雄风招来的狂风还未完全消散,风气恰好可以掩盖其他人的气息,凌雄风受伤倒地一开始只怕没人会察觉有异样,等到烈山宗的两位高手意识到不对劲时,那人只怕已经撤走了。”龙戬分析道。

    “你说的不无道理,只是对方这么做的目的何在?”甘翷皱眉,手指轻敲桌面,疑惑地问道。

    龙戬深吸一口气, 身体靠到椅背上,缓缓吐出两个字。

    “陷害。”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