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御龙无双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跳进黄河洗不清
    伤口宽约半寸,切痕极为细窄,直断心脉,一击毙命!

    这个伤口,难道说……

    不可能吧!

    甘翷深吸一口气,回顾刚才的那一幕,似乎有太多的疑点。

    自己先前一直在与那只蛇奴交手,对于他的实力自然是相当清楚,那只蛇奴的修为高低丝毫不逊色于自己,至少也应是一名道臻境三重的存在了。而且那名蛇奴当时一心要和郭建同归于尽,即便是自己,也没有那个保证在他自爆之前瞬间将其击杀。

    而郭建当时,却没有任何惊慌的表情,似乎没有表现出来自己的害怕,还是他自信对方根本伤不了他!

    即便是他真的是在刚才突破了道臻境,可道臻境三重的蛇奴在道臻境一重的郭建面前,甚至来不及自爆,现在想来都很不合理……

    而且他也应该注意到了……

    甘翷想到这里,瞥了一眼身前的偰燚,他当时对那只蛇奴那么说,其实就是为了激起那只蛇奴的恨意去对付郭建,可没想到那只蛇奴竟被郭建一击反杀……

    而且虽然郭建说自己是突然爆发出比平时强出数倍的力量,冲破了道臻境的壁障……

    可是这突破的,未免太顺利了些!

    道臻境,可是代表天道玄妙,入境化臻。参悟天道,方能延续自己的寿命。强者修炼,正是一个与天争命的过程,每提升一个境界,寿命便会延长,直至传说中的长生不死境界。

    寻常人突破到道臻境,便是要与天争命,必定会有天威降临,渡劫过后,方可晋阶!

    怎么可能只是这么轻易,就能突破道臻境……

    甘翷的眉头越发紧锁,继续仔细观察着郭建。

    莫非他一直在隐藏实力,可是他这又是为了什么?

    “公孙家的两位公子伤势不容延误,我们需得尽快把他们送到安全的地方医治。”郭建看着公孙逸恒和公孙冥狼的伤势,担忧地说道。眼底却是闪过一丝隐晦的光芒,瞥向了正在盯着自己的甘翷。

    “圣卿大人,侍郎大人,此处距离我欧阳家的北岳堂口不过千里之地,不如尽快将公孙家的两位公子送去那里疗伤如何?”欧阳墨寂突然开口说道。

    北岳堂口……

    这样一来,恐怕会对龙戬的计划不利……

    可是……

    甘翷看着那边公孙沫夏脸上担忧不安的神色,却有些不忍,只得轻轻叹了一口气。

    “好,就去北岳堂口!”

    …………

    而此时,山林的那一边。

    听到这个突然出现的声音,尹憩和白夜却是同时一惊,连忙转过身,对身后之人行礼道:“烈山宗左右使,参见宗主!”

    “好了,这里也没有别人,不必这么多规矩。”身后那个声音的主人,淡淡一笑,开口说道。

    这是一名身高约有两米的中年男子,体格极其健壮,站在那里的时候,宛如一尊铁塔一般,他的身上穿了便没有华贵的衣袍,而是仅是一身麻布缝制的武者劲装,刚毅的面容似乎已经饱经风霜,土棕色的头发有些卷曲蓬松,皮肤呈现一种古铜的色调,那大手宛如蒲扇般,手指也极其粗壮,给人一种很有力量的感觉。

    此人便是阳鼎天,他是人界烈山宗的宗主,也是当今世上极少数身负炎帝血脉的神农后人。

    他低头浅视,气度不凡,虽然长相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但气势却截然不同,有一种沉稳、威严的上位者气势。

    不过在他看到尹憩和白夜后,却是笑容和煦,就像看着自己的一对子女。

    “宗主,您为什么会在这里?”尹憩开口询问道。

    “北冥朔说他发现了蛇行组织的人好像在暗中搞鬼,于是便通知了樵部长老峰无岩,可是此事只怕是和般若有关,峰无岩觉得自己做不了主,便有传递消息给了总坛,可是当时你们两个恰好刚被我派出到这边来了……”阳鼎天开口说道。

    “那宗主只需以传音道器告知我二人即可,又何须亲自动身来这一趟?”白夜开口问道。

    “怎么,你不希望我来?”阳鼎天笑着反问道。

    “白夜不敢……”白夜连忙回道:“只是不知宗主又是为何会出现在此地?”

    “其实这边的事情我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正打算离开的时候,我突然察觉到这边有人打斗,本来我不打算管的。但是……”阳鼎天话说到一半,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反正呢,我就是过来看看蛇行那波人又在搞什么花样……”

    尹憩和白夜自然察觉出了阳鼎天有所隐瞒,不过既然阳鼎天不肯说,他们两个自然也不好追问什么。

    “那不知宗主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尹憩有些心虚地问道。

    “我啊,在那只玉鳞蛇过来之前,我就已经来了……”阳鼎天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对尹憩说道:“你们两个啊,藏的挺深哈,居然瞒着我们所有人都有了肌肤之亲了。”

    “宗主,这件事它……”白夜一听,一下子就急了,小脸顿时就红到耳朵根了。虽然自己平时在外面表现的妩媚了些,也时不时会调戏一下尹憩。可是在阳鼎天面前,她可是很收敛的。

    她和尹憩都是阳鼎天从小收养长大的,阳鼎天对于他们来说,亦师亦父,在阳鼎天面前,她一般都还是装作很乖巧的。

    “好了,不用跟我解释,你们两人的事情,我当然是不会反对的。而且咱们烈山宗里,也没有那些世家贵族那么多繁文缛节的规矩,男女之间,两情相悦,有爱便许,又有什么不可?”阳鼎天笑着说道:“你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搭档了这么多年。彼此之间都相互了解,而且情投意合,宗门上下都看得出来。你们两个暗地里互许终身,也不是多么大惊小怪的事情……”

    “等等,宗主,这件事它……他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尹憩心中一万头草猊马狂奔而过,连忙继续解释道。

    “哦,你们两个一起长大,白夜这丫头可是越长越妩媚了,越长越水灵了呢。而且对你也格外亲近,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直粘着你,跟着你。你可要知道啊,外面可不知有多少公子看上咱们白夜,对其爱慕不已,上门提亲来的也已经有好几家了呢。你别告诉我,你对白夜她不动心?”阳鼎天似笑非笑地问道。

    “呃?”被阳鼎天这么一问,尹憩也被搞得一怔,脸庞略微有些泛红,张了张嘴,最后,似乎觉得有些气弱,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无论是平时生活中对自己的捉弄和执行任务时默契的配合,白夜已成了他心中难以磨灭的存在。可是若是想到以后的某一天,她被别的男人拥入怀中,像现在对自己一般调笑别的男人,他心里就很不舒服,有点难以接受。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就是自己被别的女子挑逗勾引之时,白夜也会感到很不开心……

    虽然他们从来没有说过在一起的事情,但是对于他们而言,彼此早已成为了一个难以取缔的存在……

    彼此的默契,相互的陪伴,让他们对对方有了莫名的占有……

    只是,他心兀地一疼,那个雷雨之夜,消失在他视线中的那个背影,又渐渐浮现在脑海中。

    这也是他难以了结的心结……

    尹淮,我还没有找到你……

    苦笑的脸庞微微一僵,尹憩眉头缓缓皱起,轻吐了一口气,说道:“宗主,您真的误会了,事情真的不是您想的那样……”

    可尹憩没有看到的是,在他这句话说出口时,一旁的白夜的眼中,却是闪过了一丝微不可察的失落。

    “我都亲眼看见了,你还否认什么?”阳鼎天把脸一板,对尹憩说道:“你别告诉我,你这吃抹完擦擦嘴巴就想不认账了。还是说,你真想在外面偷吃啊……”

    我靠,我可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尹憩心中哀嚎不已,整个人欲哭无泪。

    “哎呀,想想也是,刚才玉鳞蛇这样的美女要招你当入幕之宾,你怎么可能忍心拒绝了。”阳鼎天啧啧摇头叹道:“不过啊,尹憩,我可以提醒你一句,就以你这小身板,若是被那只玉鳞蛇采补几次,肯定就剩下皮包骨头了。”

    “宗主,这是我二人的事情,您就不要过问了,好不好?”白夜被阳鼎天这么说,小脸已经通红,她清楚自己刚才干了什么,如果真的是全被阳鼎天在暗中看到了的话,自己想解释也是根本解释不清楚的!

    所以说,与其纠结这么把这件事解释清楚,倒还不如赶紧岔开话题避免尴尬……

    “也好,这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本来也就不该多嘴……”阳鼎天深吸一口气,然后对白夜说道:“不过你放心,要是尹憩这家伙真的敢始乱终弃,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得嘞,反正这个黑锅我是背定了!

    尹憩也是放弃了解释,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正经地开口说。

    “那么宗主,您在这里又了解到了什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