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御龙无双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厌胜之术
    人界,北俱芦洲,山林。

    欧阳墨寂带着欧阳家的家臣侍卫走在北俱芦洲的山林之中,如今的时辰已经接近傍晚,那些侍卫虽然心中还有怨言,但是都不敢开口,只能依着欧阳墨寂的意思。

    “少爷,您这是什么意思?”那名一直跟在欧阳墨寂身边的灵玄境侍卫不解地问道:“怎么你一回来,就要带着所有人离开北岳堂口。”

    “这个事情嘛,等会儿告诉你们。”欧阳墨寂搪塞地回答道。

    “少爷,您失踪了快一下午,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大家都很担心您。”那名灵玄境侍卫皱了皱眉,继续问道。

    “你还敢问我!”欧阳墨寂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然后立刻反应来了过来,反过头来质问那名灵玄境侍卫道:“明明是你负责护我周全,被派在一直暗中跟着我,保护我,这么会跟丢了呢。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的疏忽大意,让我身处险境,你该当何罪!”

    “属下罪该万死!”那名侍卫闻言,连忙跪倒在地上,赔罪道。

    “呵呵,你可知道我被那黎俊骗入在树林之中,被其布下的法阵困在其中,然后又被一条条树藤牢牢缚住,这有多难受你知道吗?”欧阳墨寂越说越气,指着那名灵玄境侍卫的鼻子破口大骂道。

    “属下无能,属下罪该万死!”那名侍卫更加慌了手脚,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回问道:“那不知道,少主您是怎么自己一个人逃离陷阱的?”

    “这个吗……”欧阳墨寂一下子,正在支支吾吾想着说辞的时候,他的识念忽的感知到什么讯息,然后紧接着,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丝不羁的邪笑。

    “还能怎么逃离出去,自然是还被吊着咯!”欧阳墨寂摊了摊手,用一种无奈的语气说道。

    “呵呵,少爷,您就不要那我开玩笑了。如果您还是被吊着的话,那么在我面前的这个领着大家离开北岳堂口的少爷,那又是谁?”那名侍卫尴尬地笑了笑了,说道。

    “让你们离开北岳堂口,是为了让龙家的人不费一兵一卒的占据那里。而在你们面前的这个少爷……”面前的这个“欧阳墨寂”嘴角邪笑更甚,手掌抬起自脸上抹过,整个人眼神一变,化为了裘夜的模样。“当然是我啦!”

    “你是龙戬的手下?”那名灵玄境侍卫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大吃一惊,连忙站起身子,拔刀而出直指裘夜。“怎么会是你?我家少爷呢,他在哪儿?”

    “你家少爷……”裘夜装作思考的样子托了托下巴,然后又一副看待智障的表情对那个灵玄境侍卫说道:“你是耳朵聋了呢,还是脑袋不够用呢,我刚刚不是清清楚楚地跟你说过了吗?你家少爷他啊,现在正林子里被树藤吊着,一动也不能动的,可怜的叫妈妈呢!”

    “混蛋!”那名灵玄境咒骂了一句,然后紧接着,身影嗖地逼近裘夜,手中的佩刀横斩而过,朝裘夜拦腰砍去。

    “靠,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啊!”裘夜吓了一跳,整个人身子在瞬间向后飞退闪避。可是即便如此,他还是没能完全避开这一刀,灵玄境的刀气凌厉无比,紧贴着裘夜的腰腹一斩而过,在他的肚子上瞬间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刀痕,鲜血也在瞬间随着伤口溢了出来。

    即便裘夜的修为进步的很快,在这近来的一个月中已经和盘亦相继突破了归真境,但也不过只是归真境一重,在灵玄境的高手面前,应对还是非常吃力的!

    一击不成,那名侍卫很快又是一刀劈来,这一击与上一击紧密相接,瞬息之间,刀锋就已经落到了裘夜的头上,而在这么短的时间,裘夜再做闪避却也已经来不及了。

    嗖!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碧血丹心剑自远处飞快地激射过来,剑光一闪而过径直轰击在了那柄佩刀上,剑上的气劲传递到手腕处,那名灵玄境侍卫的双手顿时有些发麻,刀锋也偏离了几寸,持刀的玄气也被消掉几分。

    裘夜借机一偏身子,刀刃自他耳边划过,斩落了鬓角的几缕碎发。他背上忽的黑翼一振,影鹰的翅膀幻化而出,扑腾一扇,瞬间与那名灵玄境侍卫拉开了数十米的距离。

    “你不要紧吧!”盘亦御着剑光落到裘夜身边,眼睛瞥了一下他腹部的伤口,开口问道。

    “皮外伤,不要紧!”裘夜轻轻地摸了一下伤口,回答道。

    “呵,两个归真境的小鬼,也敢大言不惭!”那名灵玄境侍卫冷笑一声,说道:“你们不会以为,就凭你们两个,就能对付得了我们了吧!”

    说着他一挥手,身后那帮欧阳家的侍卫也纷纷冲上前去,把他们二人团团包围了起来。裘夜和盘亦也在同时改变,两人后背紧贴,相互靠在了一起。

    “是啊,你说的没错。”裘夜嘴角依旧挂着那副邪笑的表情。“就凭我们两个的实力根本对付不了你,更不可能是你们这么多人的对手。”

    “不过呢,你刚才砍了我一刀,这个时候你家少爷欧阳墨寂的肚子上,也应该多了一道伤口了吧!”裘夜一边捂着腹部,一边笑着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那名灵玄境高手闻言,眉头一皱,问道。

    “我们两个的身上,现在可是有一样护身符保命哟!”裘夜微微一笑,将右手抬起,掌心亮着一枚外圆内方的铜钱。与此同时,盘亦也举起了右手,在他的掌心,也有一枚与裘夜手中那个相似的铜钱。

    这两枚铜钱大小相反,皆是外圆内方,最外面一圈刻着细小的铭纹,隐隐泛着光芒,裘夜手中的铜钱一面是星斗图案,另一面是双鱼图案;盘亦手中的铜钱一面是龟蛇图案,一面是龙凤图案。

    “这个是……厌胜钱!”那名灵玄境侍卫倒吸一口凉气,开口道。

    “青铜镇七煞,方圆定乾坤,巫祀偶相斗,魇镇伏咒怨!”裘夜笑得更加从容,说道:“厌胜之术,这种道修秘术你应该有所了解吧。也不怕告诉你,施术者他现在藏在别的地方,我们现在手持厌胜钱,以己身为偶,而你家少爷头上现在可是贴着厌胜符啊,厌胜之术会将我的伤痛同样转移到他的身上。你是觉得我们这两个归真境的先被你们杀掉呢,还是你们那个化神境的少主会受不住疼痛先死掉呢!”

    “你们!”那名灵玄境侍卫恨得咬牙切齿,冷声质问道:“少爷他现在在哪儿?”

    “他呀,就在这个山谷谷底吧。你们想找的话就慢慢找吧,我们两个可就不奉陪了!”裘夜得意地笑道,然后转身就要离开,身后的那些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欧阳家侍卫愣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让他们走吧!”那名灵玄境侍卫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道。

    听到领头人的命令,那些侍卫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地让开了一条路。

    看着裘夜和盘亦大摇大摆离开的背影,那名灵玄境高手深吸一口气,然后下令道:“所有人在附近山谷内收寻,一定要找到少爷!”

    片刻之后,北岳堂口,裘夜和盘亦出现在了堂口大门处。

    黎俊站在门口,看着回来的裘夜和黎俊,脸上带着笑意迎了上去。

    “嘿嘿,装成别人的样子去捉弄他们太有意思,怪不得你老喜欢这么玩……”裘夜一边走到黎俊面前,一边把玩着手中剩下的一枚黎俊给他的备用的易容丹,笑嘻嘻地说道:“那这枚易容丹你就送给我好不好,我偶尔也想玩玩。”

    “不行!”黎俊伸手一把将裘夜手中易容丹夺了过来,握到手里,说道:“这一枚易容丹可是很贵的。”

    “切,小气!”裘夜不满地撇了撇嘴,说道:“让我玩玩就怎么了嘛!”

    “假扮别人这种事情,这可是会玩上瘾的哟!”黎俊把那枚易容丹收入乾坤袋中,他的脸上故意表现出了一抹阴险的笑容。“用阴谋伪装去算计他人玩弄他人情感,假扮别人的模样以欺骗的方式不择手段地去达成自己的目的,一旦做过这种事情,你内心深处的黑暗丑恶就会被唤醒,你就开始会疯狂迷恋这种感觉!”

    “神经病啊你!”盘亦看着黎俊那逐渐贴近的脸,还有他那面目狰狞的浮夸表情。依旧是面无表情不为所动,一把摁住他的脸把他推到了一边。

    “不过,去完全假扮另一个身份,就是要去利用他人的信任而反过去欺骗对方,让对方深陷这个谎言编织的大网里面,使得他为你所用。”黎俊随着转过身去。他的背影在光线昏暗的天幕下显得有些孤独,他的脑袋扭在一边,眼神多了几分落寞。“有时候,这种谎言甚至可能会把自己都骗过……”

    “哟,你这是怎么了,这么多愁善感的话,可不像是你会说的啊。”裘夜听黎俊这么说,便打趣道。

    “是啊,像我这种人,还是不太适合感情用事……”

    黎俊抬头,看着那黄昏的天空,自嘲一笑。

    “总是在算计的人,其实心都不太干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