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御龙无双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不是陵墓?
    鸿蒙太古时期,其天地处于混沌状态,有盘古神生于其间。盘古神斧破鸿蒙,开天辟地,但是他本体却因此力竭倒地,身殒道存。天地初开,清气上升为天,浊气沉降为地。盘古身殒,其精、气、神得鸿蒙混沌之气,分化成三位异兽,乃是烛龙、九凤、吼三只洪荒异兽,他们被称为“洪荒三异”。

    而洪荒三异之一的烛龙,又名烛九阴,人面,龙身,全身赤红,其口中衔“混沌精元”。在西北无日之处照明于幽阴。传说他威力极大,睁眼时普天光明,即是白天;闭眼时天昏地暗,即是黑夜。烛龙掌管日月运转,天地阴阳。吸气则冰封千里,呼气则烈焰焚空。是一种实力相当可怕的异兽。

    不仅如此,烛龙还是龙族的始祖,在远古时期,烛龙吸收天地阴阳之气,孕育而出祖龙、羽嘉、螭首、蛟兕、虬角、猰貐的六种龙族异兽。

    现世的龙族异兽的种类,大抵只有蛟龙、应龙、虬龙、螭龙四类,他们的始祖便是蛟兕、羽嘉、虬角、螭首这四只异兽。蛟龙一族他们的形状如蛇,其首如虎,长者至数丈,多居于水下,声如牛鸣,以血肉为食。蛟兕龙首之上没有龙角,颈子有着白色的花纹,而且背上有蓝色的花纹,胸是赭色,身体两肢像锦锻一样有五彩的色泽。有四只龙爪,为了划水前端就像很宽的桨一样,尾巴尖上有着坚硬的肉刺。蛟兕眼睛上眉部份,有突起的肉块在眼睛之间交叉,所以才会称为“蛟”。

    蛟兕乃远古异兽,可翻江倒海,兴风作浪,久居四海,统御万千水族异类。逐鹿之战之上,蛟兕助魔神蚩尤对抗轩辕黄帝,最终蚩尤战败,被轩辕黄帝之女旱魁所杀,尸身下落不明。

    这些刻在石室当中的壁画,讲述的似乎就是这一段有关于龙族的洪荒秘史。但是这些洪荒秘史,距六界创始实在是太过久远了些。许多史料早已因为天地的浩劫动荡以及岁月长河的滚滚流逝被很多人遗忘。再加上,神界那一边,龙族之人也因为特殊的原因避世不出已久,有关于他们的资料就更少了。所以,即便是身为神农后裔的烈山宗,所藏的典籍当中对远古时期龙族的记载也是少得可怜。

    众人听完龙戬的讲述,然后把目光放到了石室当中的壁画之上,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若非我从太极图中的书简里面看过这部分的记载,只怕自己也不会知晓这些壁画的含义吧。难怪这么多年来,只有父亲进入过这海底陵墓。只是在残缺不全的壁画含义,六界恐怕都没有几个人能真正知晓吧。”龙戬也在看着石壁上残缺不全的壁画,低声呢喃道。

    “龙戬公子,你在说什么?”黎俊听到他的小声低语,好奇地问道。

    “额,没什么,没什么……”龙戬连忙摆了摆手,神情有些慌张地笑道:“这是我有些想不通,这五幅壁画和进入这座海底陵墓到底有什么关系?”

    “说的也是。”黎俊点了点头,也开始在四下走动,他一边摸着石壁仔细勘察,一边陷入了沉思。

    刚才龙戬同他们详细讲述的那些远古秘史,从壁画上残余的图像来判断,确实比较吻合,但是也又能说明什么呢?仅仅告诉他们这是远古龙族异兽蛟兕的坟墓吗?

    可是……

    “若真如你所说,这里应该就是埋葬那只远古异兽蛟兕的坟墓,可是它为何会被葬在这里,那却是无人知晓了。”尹憩仔细看着石壁上的壁画,沉思良久,然后才开口说道:“而且,在这座陵墓周围布下这一系列禁制结界,以及将这副壁画留在这里的人,我们亦是无从得知,更无法揣度他的目的。线索的提示到了这里,仍旧是中断了。”

    “其实也不能说是完全断掉了。”一旁的云锦瑟一边摸索着石壁用识念感知着灵力的波动,一边清冷地开口说道:“根据古书记载,逐鹿之战,蚩尤氏是战败的一方。按理来说,没有人是会给战败一方的蛟兕修筑这么大的一座陵墓。所以,这座陵墓的存在,本来就很诡异!”

    “云宫主说的没错,我们现在即便断言此处是蛟兕的陵墓。但是壁画的前两幅,却讲述的龙族的洪荒秘史。若这里只是单纯的蛟兕的陵墓,壁画其实只需留下后三幅就可以了。所以,多余出来的前两幅壁画,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龙戬问道。

    “没错,我确实觉着有些不太对劲。”黎俊继续深思,他的手指顺着石室的墙壁轻轻划过最后一幅壁画,最停在了笔画上那颗发亮的珠子边缘,脑中忽地一丝灵光闪过,说道:“或许,我们从一开始就都想错了。”

    …………

    人界,西牛贺州,西岳堂口。

    灵宫的女子和竺家的随从正在堂口上下四处搜寻,几乎把西岳堂口的一砖一瓦都翻遍了,但却仍旧一无所获。

    那名黑衣人站在外院的中央,上下扫视着西岳堂口的建筑布局,以及看着四处搜寻的众人,他一言不发,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宽大的黑色帽沿让人看不清藏在下面的脸上是一幅什么样的表情。

    “你为什么会跟灵宫的人一起过来?”阳鼎天走到了那个黑衣人身旁,冷冷地问道。

    “怎么?阳宗主不允许我来?”那个黑衣人冷笑着反问道。

    “哼,你想做什么我不管,但是我女儿的事情最好不要是你们动的手脚。不然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阳鼎天冷哼一声,警告道。

    “放心吧,我对令千金不感兴趣。令千金的失踪也与我毫无干系。”那名黑衣人平静地说道:“我感兴趣的其实是其他的东西。”

    “那样的话最好。”阳鼎天脸色依旧不太好看,他看了一眼那边四下搜寻的灵宫的侍从,开口说道:“看来云锦瑟这丫头会主动参与这件事情,是因为你的关系。不过我很好奇,这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在吸引你,你应该不会是为了那传言中海底陵墓里面虚无缥缈的宝藏吧。”

    “呵呵,灵宫参与了进来,难道影响了阳宗主的计划吗?”那名黑衣人把视线转移到了在那边四处探查的竺隐天身后,开口说道:“您要想让烈山宗的人进入海底陵墓,去找寻您女儿的下落,想要进入这座海底陵墓,您又无计可施。所以,你便找来了龙戬和竺隐天……”

    “哦,你也知道这件事?”阳鼎天听到这里,感到有些诧异,开口问道。

    “别的我不敢夸口,但就以我们的情报能力而言,丝毫不会逊色于你们烈山宗!”那名黑衣人很自信地说道。

    “没错,龙吟和竺灵殇是我知道的为数不多的进入过海底陵墓的人,只不过龙吟出来以后便对此事一言不提,而竺灵殇就此失踪下落不明。情况紧急,我只能寄希望于他们的儿子身上,希望他们的子辈也能找到进入海底陵墓的方法。”阳鼎天点了点头,说道:“只是我没想到,你也会参与到这件事情里面。所以我自然会怀疑雨馨的失踪和蛇行有关!”

    “哦!”那名黑衣人笑着说道:“没想到你居然已经知道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了。”

    “是啊,确实令人难以置信!”阳鼎天看着面前这个黑衣人,他的眼睛可以看到他隐藏在黑色帽沿下的那张年轻的脸,凝重地说道:“我实在无法相信,到底是怀有怎样的野心,才能做到去和自己的仇人合作?”

    在阳鼎天说出这句话的同时,那名黑衣人的身体却是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他冷笑一声,带出了一句嘲讽。

    “呵,烈山宗调查别人的情报消息这般灵通,却怎么连自己家的大小姐都看护不住?”

    说完,他把黑袍一甩,转过身去。刹那间,他的眼底一道凛冽桀骜的光芒一闪而过。然后他抬起手,把自己的帽沿拉得更低,黑影将整个面容完全隐藏,包括那凛冽桀骜的目光……

    …………

    人界,京城。

    “竺灵殇?”

    梦桖泠听到这个名字时,不由得愣了一下,连忙追问屏风后的那个人道:“他就是除龙尊者之位另一个进入了海底陵墓的人吗?这个名字,我似乎有些印象……他好像是,墓派竺家的人?”

    “墓派竺家的前任家主竺灵殇,在十年前神秘失踪,至今下落不明……”屏风后的那人笑着回答道。

    “原来如此,他神秘失踪,就是因为他进入了海底陵墓。”梦桖泠顿时恍然大悟,但是转念一想,却又皱起了眉头。“这竺灵殇可是墓派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身负墓派四家绝学,这可是六界千百年来的唯一一个。可是就算是这样,他至今仍旧下落不明,是不是证明他已经葬身于海底陵墓之中了?”

    “或许吧……”那个声音有了些许惋惜之意。“竺灵殇确实是六界千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墓派奇才,在道魔兼具的墓门之术上他确实是登峰造极……”

    “可如果他面对的并不是一座真正的陵墓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