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御龙无双 > 第一百七十一章 争执
    “人点烛,鬼吹灯。这是墓派流传甚广的一句谶语,可见他们对于人烛此等邪物深有忌惮。只是对于人烛的记载,典籍之中只记载了炼制之法的惨绝诡异,至于它的作用,却是只有寥寥数笔。”竺隐天心有余悸地开口说道。

    “他们说了什么?”尹憩开口问道。

    “幽冥烛火,生人勿进,震慑百鬼,怨念亡灵!”竺隐天表情很是凝重地说道。

    “人烛,其实又名灯奴。这些人并非死尸,他们其实都还活着,他们感知还是存在的。他们额头上、左右肩上燃人脂而成的烛火,乃是阴火。每时每刻都在都在灼烧着他们的肉身,而他们却能清楚地感知到这种痛苦。并将这些痛苦化为心中怨念,并以淬魂之法降咒此地,进入其中如入无间火狱。传言墓派的祖师发丘天官就曾身陷灯奴阵中,凭借墓派至宝发丘印才得以脱身,所以我们千万小看了这些都能。”黎俊开口说道。

    “想不到先生学识如此过人,竟对墓派之事也这般了解。你可是与墓派也有渊源?”竺隐天见黎俊如此说,也不由得吃了一惊,便回过身去问黎俊道。

    “人烛灯奴并非墓派邪物,实乃古尸魔道异术,并非墓派之人也可对之有所了解。”黎俊避开了竺隐天的话头,否认道:“至于发丘天官一事,不过是在下偶然间听到的坊间之言,不知虚实,刚才也不过随口一说而已。而且在下只是一介平民,与墓派尚无瓜葛,竺家主莫要多心。”

    “口口声声说降咒此地?却也不知道是怎样的诅咒?而且我们在这里呆了这么久也没见发生什么事,我看这就是一个照明的灯台,你就是在这里危言耸听罢了!”竺隐天身后一名随从听黎俊这么说,顿时有些不爽,便不顾黎俊之前的提醒,直接转过身去向前面走去。

    “喂,不要冲动!”竺隐天见他就这么闯了出去,连忙出言想要叫住他。

    只不过还没等他走出几步,他的脑袋就突然噗的一下整个燃了起来。淡蓝色的火苗不断吞噬着他的身体,他痛苦地在原地抱头哀嚎,然后转过头疯狂地跑了回来,嘴里还不停地说道:“救我!救我!”

    唰!就在他将要跑回来的时候,一道黑色的剑光一闪而过,他忽的停住了,脖颈上紧接着出现了一条血线,然后他燃着火焰的脑袋咣当一声掉到了地上,身躯也随之倒下,鲜血自断头处喷涌而出。那枚人头也熄灭了火焰,骨碌碌地滚到了众人的面前,烧得焦黑的脸上一副惊恐的表情。

    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突然,事情的突然转变都没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竺隐天脸上的表情也由呆滞转变为愤怒,他猛地扭过头,用几乎要喷出火来的眼神瞪着云锦瑟身后那个刚把剑收回剑鞘的黑衣人。

    “云锦瑟,你们灵宫的人是什么意思?”竺隐天几乎是在瞬间出现在了云锦瑟的面前,一把抓住了云锦瑟的衣裳,愤怒地大吼道。

    面对竺隐天这样一上来就劈头盖脸的质问,云锦瑟的脸色也在瞬间寒了几分,她的性子本就像一块万年寒冰,不善交际。但是她相信她身后的这个人会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她也绝对会站在她这一边。而且面对竺隐天的质问,她也不愿意去解释什么,只是冷冷地开口回道:“他会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

    “你!”云锦瑟冷淡的态度反而更激起了竺隐天的怒火,他右手运起玄气,一拳就向云锦瑟打去。

    砰!他的拳头在瞬间被一只手抓住,周身的气息被骤然锁定,自己居然动弹不得了。他有些吃力地扭过头去,发现那名黑衣人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体右方,不仅制住了他向云锦瑟的攻击,而且还在同时把云锦瑟拉过去护在了身后。

    那只紧紧抓着自己手腕的手,修长白净的手指死死地扣在了脉门之上,那一股强大的气息抑制了自己经脉气息的运转,竟让自己根本无从反击。

    “放开家主!”竺家的剩下的两名随从见状,就要拔刀上前。而那名黑衣人右手却猛然发力,右臂一挥一下子把竺隐天甩了回去,那两个随从连忙把他接住。

    “灯奴掌火,咒化无间地狱,以阴火焚烧生魂。他不听劝阻贸然闯出,灯奴感受到了生人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的阴气息火便被他吸入了体内,并在他的身体中点燃了,这阴火以人脂为油,自本身涌泉穴下烧起,直透顶门泥垣宫,还攻脏腑,旁灼四肢,毛孔发际,一瞬息间,化为灰烬。若是再让他靠近,阴火之气也会带到这边,到时候这里的人无一幸免!”那名黑衣人冷冷地开口说道。

    “我们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万一你只是编个理由来骗我们,那又如何?”其中一个竺家的随从开口道。

    “哼,你以为你们竺家真的还是墓门祖派的身份吗?此地是不是一处墓穴暂且两说。可就算这里真的是一处陵墓,没了记载四家传承的灵殇葬书,你真以为墓里还是你们竺家的天下吗?你们现在也不过就是多下过几次墓的盗墓贼而已!”那名黑衣人冷笑一声,说道:“刚才那个家伙已经因为不听从别人的劝阻失去了性命,你们如果不信邪,也可以继续试试!”

    “那若是照你所说,为什么我们会没事,而他向前走出去几步就感受到了阴火之气,自燃身亡了呢?你要给我解释清楚,不然我和你没完!”竺隐天倔强地爬了起来,死死地瞪着那名黑衣人说道。

    “因为我们脚下踩着的鬼砖!”黎俊在一旁指着脚下的砖石开口道:“他说的其实没错,阴火之本实在道门修炼的火劫之一,人烛的炼制之法,必会历练此等灾劫塑体。灯奴的阴火虽不及道门修炼的火劫之威,但也不容小觑,阴火之气一旦侵入体内,我们这里的所有人都难以避免遭受阴火焚身,届时以我们的修为,即便有人能够存命,实力也会大损!我们先前之所以无恙,是因为我们落地之处下面正是鬼砖。这些鬼砖拼接成了一个阵法,这才避免了阴火之气近身,但是刚才那人浑燃着阴火若是闯了进来,即便不会把我们脚下鬼砖的阵法冲开,也必定会将阴火之气带进来。”

    “你的意思是他做的是对的?”竺隐天回过头,冷冷地看着黎俊问道。

    “竺家乃是墓门传人,竺家主虽然年龄不大,但下过墓应该也不会小,赴身险地如果当断不断会有什么后果,您应该心里清楚!”面对竺隐天的质问,黎俊不卑不亢地回答道:“以事理来论,那位公子刚才的做法只是错在了逾越了一些,那名随从毕竟是竺家之人,若论处决也应当竺家主亲自动手,但是竺家主于情心有不忍,于理恐失人心,那名公子代为处决,其实也让竺家主无需那么为难,竺家主便可将此事因果归罪于外人头上……”

    “你胡说……”竺隐天听黎俊这么一说,慌乱地否认道,他的心里却是有些乱了,好像在潜意识中自己也是这么以为的,可是被黎俊这么*裸地指出来,就更像是自己用心叵测。

    “可以人情来论,当时的情况下,我们可以暂闭内息,让他靠近我们身边,然后想办法救他一命。”黎俊不慌不忙地继续说道:“可是如此一来,在场的所有人都会以为你的那名手下有性命之忧,只要有人气息稍有不稳,便会和那名手下一样受阴火焚身之苦,包括竺家主你自己!虽说现在木已成舟,争辩此事毫无意义。可若是竺家主仍要继续深究此事,那我敢问竺家主,这二者如何抉择,竺家主心中可有定夺?”

    看来黎俊确实对竺家没有好感,甚至还有些敌意……

    龙戬深深地看了一眼在那边咄咄逼人的黎俊,心中暗暗想道。

    当时的情况,其实很多人并不了解形势,所以才一时间失了分寸,不知道如何是好……

    但是那个黑衣人却似乎了解很多的样子,至少现在看来黎俊刚才所说他都是知道的,而且他当机立断,将那名竺家灵玄境的随从一击斩杀!

    如果说是让自己选择的话,他可能也会选择把那名随从击杀,可要做到毫不犹豫,却也没那么容易。生死攸关之际,妇人之仁,只会让更多的人送命,那名黑衣人的杀伐果断,确实救了在场的人,但是同时显得自己太过冷血无情了……

    这样确实会引来同行之人的敌意,因为这种对同伴出手毫不犹豫的人下一刻就可能会把剑指向自己!

    只不过刚刚黎俊的一番话,却把这个矛头反指向了竺隐天,让竺隐天身陷生死抉择的两难之境。此等三寸不烂之舌,怕是比起甘翷也毫不逊色吧!

    只不过……

    龙戬一回头,再次把视线放在了那个神秘的黑衣人身上。

    从刚才的举动来看,黑衣人并不是云锦瑟的手下,而且云锦瑟却对其庇护有加!

    他到底是什么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