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御龙无双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心怀鬼胎
    地面传来一阵阵剧烈的抖动,甬道也随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脚下的石道有的凹陷有的上升,四周的墙壁也是来回移动,一时间让人看到眼花缭乱。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甬道改变的同时,阴箭的攻击和阴火的火势有明显的减弱,这让一直拼命抵御攻击的众人也有了一丝喘息的余地。

    “抓紧我!”就在这甬道还在不停变化的同时,那名黑衣人却是迅速地退到云锦瑟的身旁,紧紧握住了云锦瑟的玉手,低声对她传音道。

    “嗯!”云锦瑟虽然有些茫然,但还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然后紧接着,那名黑衣人脚尖一点,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拉着云锦瑟在一瞬间闪了出去,身形就如鬼魅一般在甬道的各处飞快地穿梭,步法极为诡异。

    “他们在做什么?”等到竺隐天等人反应过来,他们都已经冲出了很远的距离。

    要知道此刻的甬道可是正在不断地变换着方位,而且时不时地还会在暗中射出阴箭袭击,游离在空中的阴火也是极为难缠的阻碍,但是他却能准确无误地判断出在哪一点落脚,几乎是完美地规避了所有的机关陷阱,眼看马上就要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外。

    “我去跟着他们!”尹憩和白夜相互对视一眼,各自都心领神会。随后尹憩转身一个瞬闪,化为一道流光沿着那个黑衣人走过的位置追了上去。

    尹憩的修为毕竟是无极境,再加上他对于时空灵纹之力的掌握,可以自如地穿梭其中。所以尽管甬道的机关复杂多变,但是依旧拦不住尹憩,很快他就赶上前面的两个人。

    “呵!”那名黑衣人回过瞥了一眼,看到尹憩的身影已经逐渐逼近,发出一声低微的冷笑。然后在他的面前,一个巨大的石柱纵向直接冲撞过来,他脚下一道残影闪过,直接带着云锦瑟跃上了那根石柱之上。与此同时,尹憩也已经化为一道流光落在了那个石柱。

    可就在这时,甬道突然间发生了弯折,那根石柱径直撞到了一处石壁上,然后生生停了下来,剧烈的晃动让刚刚落在上面的尹憩没能站稳,险些掉了下去。

    但是在那根石柱撞上石壁之前,那名黑衣人却是双脚用力向后一蹬,然后身子在半空中一个回转,将拉着的云锦瑟就势搂入了怀中,两个人就这样向右边后方的虚空飞了出去,然后在他们本是悬空无物的脚下忽的浮上了一条石道,两个人平稳地落在了地面上。

    然后就在尹憩因为脚下的颠簸刚刚反应过来的时候,在云锦瑟和黑衣人的面前,一面厚重的石壁轰然落下,挡在了尹憩和他们的中间。

    甬道的变化似乎在这时完全停止了,以尹憩为中心的话,在他左右两侧各有一条通往前方的甬道,但是黑衣人和云锦瑟走出的那一条通道,确实被石壁给封住了!

    嗖!嗖!嗖!甬道变化的那一刻,数之不清的阴箭箭雨再一次落下,箭上弥漫着黑色的雾气,带着死亡的阴暗气息,铺天盖地地向众人袭来!

    …………

    此刻,甬道的另一边。

    黎俊在这里都已经打坐调息了小半个时辰,自身的修为以为那一枚冷云丹的功效不断提升,已经又往上突破了一重,摸到了通明境的门槛了。起初从甬道那一头传来的巨大响动也似乎已经停止了,地脉灵力也似乎平稳了下来,也就隐隐还能听到些许兵戈碰撞的声音。

    看来他们那边已经结束了,不知道情况如何了?

    龙戬终于坐不住了,站起身来担忧地看了一眼远方,然后扭过头对着依旧在那里盘坐着的黎俊,焦急地开口道:“喂,你该不会真的打算坐在这里修炼到通明境吧!这里就咱们两个人,演戏差不多就可以啦!”

    “哟,你终于坐不住了……”黎俊嘴角勾起一丝邪笑,然后调动经脉之中的玄气将其收归于丹田之后,这才缓缓地站起身来。“我还以为你要继续陪我演下去呢。”

    “他们那边动静都已经小很多了,我实在是有些担心……”龙戬没有理会黎俊的话,而且把目光放到了甬道的那一头,眼神里有一些担忧。

    “你担心什么?”黎俊无所谓地笑了笑,说道:“孤灯大师是那一群人修为最高的,而且手中还有数样佛门法器护体,就这里的机关陷阱是留不住他的;烈山宗的两位左右使也是深不可测,你与其担心他们还不如担心自己;至于竺家和灵宫那边,你都没什么交情,他们死活与你何干?”

    “你知道我不担心的并不是这些?”龙戬皱了皱眉,说道。

    “你放心吧,竺隐天没那个胆子……”黎俊冷笑一声,走到了那块刻有鬼打墙铭纹的鬼砖旁,蹲下身子用手触到了上面清晰的刻痕,淡淡地说道:“也没那个能力!”

    “这个所谓的鬼打墙……”龙戬走到黎俊的身边,开口问道:“其实只是个幌子吧?”

    “是啊……”黎俊点了点头,笑道:“一个很愚蠢的花招!”

    “鬼打墙是一种迷障,为了困住身陷其中的人,那么被刻下的铭纹是会被迷障掩盖,所以它是不会这样轻易地显露出来的。”黎俊开口解释道:“竺隐天他深得墓派真传,对于这种事情自然是一眼便能看穿。”

    “可是他并没有和我们说明……”龙戬闻言,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是啊,因为对于他来说,应该还有没有弄清楚的事情……”黎俊指着这块鬼砖继续说道:“这个鬼打墙的铭纹到底是谁留下的?”

    “可这铭纹刻的很浅,似乎与鬼砖本身刻有的禁制不是一起刻上去……”龙戬仔细地观察了这块鬼砖后,开口说道。

    “这其实是一个提醒。在如此明显的的地方刻下鬼打墙的铭纹,看似是欲盖弥彰。实际上,确实给后人的一个提示,不过,应该只有墓派之学有所了解的人才能看懂……”黎俊轻轻的敲了敲这块鬼砖,继续说道:“刻痕很浅,刚好没有破坏到鬼砖的禁制,而且痕迹比较新,这里的鬼砖布置恐怕可追溯至远古时期,但这个刻痕应该不到数年。”

    “所以,我能想到的会留下这个铭纹的人只有一个……”

    黎俊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手掌缓慢地抚过这块鬼砖。

    “竺灵殇!”

    “竺隐天的父亲,竺家的前任家主……”龙戬闻言,不由地愣了一下,开口道:“不是在数十年前就已经失踪了……”龙戬的话音戛然而止,随即取而代之的是一张错愕的脸。“难道说他会失踪就是因为来了这里?”

    “唉,你手中有影商人这么强大的情报组织,怎么会连这都不知道……”黎俊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

    “呃,其实对于竺家的事情我并没有太过留意……”龙戬尴尬地揉了揉头,转而反问黎俊道:“不过竺灵殇的失踪是一个谜题,我很好奇,你是如何敢断言他就在这里?”

    “我对于竺家,要比你了解的多!”黎俊冷淡地回了龙戬一句,便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

    “不过这些事情我既然能想到,竺隐天当然也能想到。不过,竺隐天应该也和你一样,不知道竺灵殇为何会在这里……”黎俊继续说道:“所以,他才会装作没有识破的样子。然后提出封闭眼识通过这条甬道的法子,然后再让白夜和尹憩多带一人,以分散他们的精力。想必就是为了在甬道受地脉灵力的牵引变动之时,尹憩等人眼识封闭,行动不便,不可以趁机撇下他们,自己先进入更里面去找寻他想要的吧!你让孤灯大师帮忙保护竺隐天的随从,不也正是要他紧盯住竺隐天的意思吗?不然的话,孤灯大师他会不顾你的安危,先行一步吗?”

    “你说得没错。”龙戬说道:“但是说到尹憩和白夜,我感觉他们两个也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一个在淬魂幻术上造诣匪浅,一个修炼有洞察千里的瞳术。他们在进入这个甬道的那一刻估计就已经察觉到了此处的异样。”黎俊微微一笑,继续说道:“这可惜同行之人还有两个烈山宗的随从,他们只有灵玄境的修为,也没有强大的法器护体,留他们在这里太过危险。所以,他们只能选择与我们同行。因为他们知道,想要保证所有人安全地通过这里,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也对!如果只是鬼打墙这种靠干扰眼识而成的幻术迷障,根本不可能瞒过尹憩和白夜。”龙戬点头表示认可。

    “所以,这才最可笑的一点。”黎俊的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嘲讽。“明明所有人都看穿了这是一句假话,一个幌子,但是我们都心照不宣地选择继续伪装下去。”

    “所谓鬼打墙,不过是怨灵有念,蔽惑人眼,化作迷障之墙。然而看透人心却要比看穿这层迷障难的多。披着人皮,心怀鬼胎,貌合神离,尔虞我诈。”

    “比之在此处肆虐的怨灵,恐怕这人心才更是邪物!”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