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御龙无双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往事难灭
    烈山宗,乃是神农后裔阳氏族人所创立的宗门,门派建立已有千余年,为人界的第一大宗派,也可以说是六界当中门下弟子最为众多的势力!

    烈山宗的势力分布在人界极为广泛。在中元圣州设有总坛,由阳氏族人的后裔坐拥宗门权力核心,更是设有炎帝圣使两名,分列宗主左右,上通总坛圣令,下达各部分舵;除此之外,烈山宗的东西南北四大部洲各设分部总舵,按其司职各命渔樵耕读。然后再以各大部洲的总舵统治下方烈山宗的附属势力。

    南疆各寨便是依附于烈山宗的存在,南疆之地位于南瞻部州,所在地势偏僻,乃是黎民聚集之处。

    所谓黎民,便是远古九黎氏族的后裔。传言兵主蚩尤便是出自于九黎部落。逐鹿之战中,蚩尤战败,九黎部落也受到了牵连,几度遭受其它部落的敌对。

    直至神农后裔的阳氏族人成立了烈山宗,他们才重新接纳了九黎族的后裔,然而对于魔神蚩尤的恐惧与忌惮,使得六界其他势力对于黎民的存在心存芥蒂。

    为了在六界之中立足,以南疆各寨为首的黎民部落成为了烈山宗的附属势力,每年都会向总坛上缴大量的供奉来求得烈山宗方面的庇护。但是即便是有烈山宗的庇护,其他人对于九黎后裔的偏见依旧存在。所以黎民部落也只能生活在地势偏僻的南疆之地!

    然而在一百年前,黎民部落遭到了一次空前绝后的大危机!

    他们遭遇了妖兽兽群的袭击,南疆各寨向烈山宗总坛发出了求救,总坛给出的回应是让南疆各寨联合御敌,支撑到烈山宗援军赶到。

    但是,因为调动大批弟子的不便以及同南瞻部州当地势力的交涉,让烈山宗的援兵赶到的时间比与约定好的迟了一天。当他们赶到之时,南疆各寨已被兽群血洗,老幼妇孺皆是无一幸免。唯有大祭司一人下落不明!

    而当时奉命带领弟子前去支援的就是烈山宗左使——尹憩。

    “对于当年的事情,是我的错,当时我若是及时赶到,南疆各寨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境地。对此,我只能说一句,我很抱歉……”尹憩的脸上露出了深深的愧疚。“但是这件事情,小姐她是无辜的,那时候她甚至还没有出生,你不要迁怒于她!”

    “我说过,事已至此,我也不愿意再听你们的解释。而且,你尽管放心,我若是真的要迁怒于阳雨馨,她早就死了!”墨鸢忆冷冷地回道。

    “那小姐她现在到底在哪儿?”尹憩连忙问道。

    “哼,她现在应该是和龙戬在一起,至于他们现在身处何处,我也不清楚。”墨鸢忆淡淡地回道:“不过他们现在应该做的只有一件事,在寻找这出去的道路。所以,我们也得继续寻找出路。运气好的话,你或许还能在中途看见你家小姐。”

    “龙戬?”尹憩闻言,却是一些吃惊。

    龙戬他不是和那个黎俊在他们后面进入的吗?怎么会先他们一步进入到这里呢?

    “好了,我们最好还是不要再在这里呆下去了,这里很危险!”墨鸢忆说道。

    “危险?”尹憩的双瞳闪过了红蓝两色的光芒,仔细地盯着四周。“可是刚才的海啸不是已经停了吗?除此之外,我并没有发现四周还有什么异样!”

    “你是被那只小讙兽引进来的吧,你没有看见它现在一直在害怕吗?你要相信它的直觉,在感知危险的这一点上,异兽比你我都要敏锐!”墨鸢忆指了指尹憩身后的那只小讙兽,说道。

    “这个小家伙……”尹憩回过头,看着趴在地上的小讙兽,它正在那里瑟瑟发抖,不停地眨着自己的大眼睛,一副非常害怕的样子。

    “那我们接下来要如何离开这里?你应该是知道离开这里的方法的吧。”尹憩看向墨鸢忆,开口问道。

    “不,我并不清楚。”墨鸢忆摇了摇头,说道。“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是哪儿?不过听龙戬刚才说,这里好像是蛟兕的埋骨之地!”

    “你不知道?”尹憩狐疑地看了一眼墨鸢忆,有些不信地说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也敢进入这里?”

    “这与你无关……”墨鸢忆冷冷地回了尹憩一句,转身就要向前走去。

    但就在这时,她和尹憩同时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两人瞬间握紧了手中的兵器,如临大敌看着前方。

    “咯咯……”甬道那边传来了并不是很有气势的叫喊,但却是让两人同时都皱了皱眉。

    这个声音,为什么这么像鸳鸯的叫声?

    按理来说,这种地方不可能会有鸳鸯鸟的存在啊……

    可就在这时,从甬道那边突然窜出来一只身形像鱼,但长着似蛇的尾巴的怪蛟,他的体型巨大,非鱼非蛇,吼叫声如同鸳鸯的啼叫。它瞪着铜铃一样的大眼睛,死死地盯着墨鸢忆和尹憩。

    “这只异兽,难道说?”尹憩看到挡在前面的异兽,又看了一眼身后惊恐的小讙兽,皱眉道:“祷过之山,泿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海。其中有虎蛟,其状鱼身而蛇尾,其音首如鸳鸯。这是……虎蛟!”

    …………

    埋骨之地,坟场。

    “你已经死了?”龙戬看着面前的竺灵殇,不确定的问道。

    确实,他的人影一直以来都是虚无缥缈的形态,有一种如同亡灵的不真实感,但是亲耳听见他这么说,龙戬心里还是感到有些诧异。

    “是啊,早在十年前,我就已经死了!”竺灵殇平静地说道,似乎对于自己已经死了的事情已经看开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死的?为什么死在这里面?”龙戬皱了皱眉,说道。

    “十年前,我被誉为墓派第一奇才,身负振兴墓派的重责。可是当时的墓派已然走向了下坡路,墓派人数锐减,财力不足,面对诸多难题,可我却一筹莫展。当时我便想到了这座传言中海底陵墓,龙尊者可凭破墓而出名扬六界,我也有心效仿,故慕名而来,想要一探这座传说中的海底陵墓的深浅。这样一来,我若是可以破墓而出,便可名扬六界,打出墓派的名气;与此同时,墓中若还有墓藏积蓄,也可以暂缓墓派财力紧缺的窘迫!”竺灵殇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这确实是很险的一步棋,虽然收获会很大,但是同样,它的风险和他的诱惑是成正比的。这步棋,一旦赌错,那便是满盘皆输!”龙戬开口说道。

    “是啊,你说的没错。但是当时的我,心中还是有些自傲的,毕竟我身负墓派四家绝学,即便破墓不成,全身而退也应该不是问题!”竺灵殇说道:“不过,我其实也是有些心虚的,毕竟我也是有幸见识过龙尊者的实力,深不可测的修为境界、博古通今的学识,我亦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可是龙尊者这样实力才能踏足的海底陵墓,更是激起了我攻破它的决心。但是,与此同时,我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安排了我命丧墓中的盘计。如果是我破墓不成,墓派名声反倒更会一落千丈,所以我来这里的时候,是隐瞒众人自己一个人来的;而且我若命丧墓中,竺家不能全无依仗,隐天虽然阅历尚浅,但也到了可以担当的大任的年纪了,于是我留下摸金符和卸岭甲两件墓派圣器,以便于我回不去的话,隐天可以凭借圣器服众,担当大任。而我则带了发丘印和搬山术用于护体,只身来此!”竺隐天说到这里,却是淡淡地叹了一口气。“但是可惜,我想错了。又或者说,我把整件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你做了这么多的准备,也可以说是面面俱到了。为何却这么说?”龙戬闻言,皱了皱眉,有些不解地问道。

    “是啊,我自以为我把所有事情都考虑清楚了,但是我忽略了一点,这座陵墓的凶险不只是它内部的机关陷阱,更恐怖的是时刻觊觎它的每一双眼睛。”竺灵殇说到这里,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它就不是我可以染指的存在!”

    “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会害得你命丧与此?”龙戬忍不住追问道。

    “十年前的那一天,我只身一人来到了这座海底陵墓,我当时并没有完全解开山洞里面石室壁画的含义,正当我一筹莫展走出山洞之际,当时正是昼夜交替之时,我通过日月的变化,发现了入口处风水三煞阵的秘密,所以在第二天时候,我成功找到了海底陵墓的入口!”竺灵殇开口道。

    不愧是被称为墓派第一奇才的竺灵殇,居然在两天的时间内解开了风水三煞阵的秘密。如果没有黎俊的话,他们这一行人想要这么快找到入口的所在,也是不可能的!

    龙戬听了竺灵殇所说,脸上也不由地多出来几分敬佩和诧异。

    “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竺灵殇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苦笑,他带着些许惆怅仰头长叹一声,最终沉默了下来。

    “我找到海底陵墓入口的同时,也让我自己踏入了死亡的陵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