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御龙无双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血瓶
    “阿弥陀佛!”孤灯见那人遁逃而去,也没有去再去追赶。而是转过身去,来到了竺隐天的面前。“竺家主,你没事吧?”

    “不要紧……”竺隐天咬了咬牙,艰难地站起身来。他上身的衣衫已经被冲击的外力撕裂开了,里面露出了一面铜制护心甲,甲牌正护胸口,并且与其手臂上的两套臂甲相连。刚刚的神秘人全力一击轰击在上面,竟是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墓派圣器,卸岭甲!

    古语有云:发丘摸金,搬山卸岭,印符术甲,锄入荒冢。

    墓派传承上千年,四家分支也各有所长。发丘有印,摸金有符,搬山有术,卸岭有甲!

    墓派祖师的卸岭力士乃妖族一人,修炼一身塑体秘术,铜筋铁骨,一身横练罡气,有石破天惊之巨力,。应对墓中的机关陷阱,用的也是一种强横的破墓之术!卸岭之妖或散布天下,或聚啸山岭,以卸岭力士为祖师,逢有古墓巨冢,便蜂拥而起,众力发掘,毁尸平丘,搜刮宝货,毫厘不剩!

    而卸岭甲乃是卸岭力士所持法器,同为墓派四大圣器,乃是一件十品魔兵。卸岭甲并非护于周身的战甲,它仅是一套内甲,护于胸前背后。并于两只臂甲相连,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而臂甲更有神通法印,臂甲加身可以万钧神力,对战御敌更有神用!

    “原来是有十品魔兵卸岭甲护体,这样的话,那人的一击确实不会对竺家主造成伤害!”孤灯看到了竺隐天衣衫中隐藏的内甲,说道。

    “多谢孤灯大师相救之恩,竺隐天先前撇下大师独自离开,实在是心中有愧!”竺隐天惭愧地说道。

    “竺家主不必自责,墓中遇事本就是瞬息万变,竺家主当时之举也是取舍得当。贫僧如今无恙而出,若非是竺家主预留的罗盘指引,恐怕也难以这么快赶上来。”孤灯双手合十,心如止水地说道:“也就是贫僧刚才会及时赶来,救下竺家主,因果盘算下来其实也是竺家主自己的因果功德!”

    “功德?”竺隐天自嘲一笑,说道:“大师可真是折煞我竺隐天了,我竺隐天这些年手上都不知道染上了多少血污,功德二字,用来说我,却是可笑。如果说这世间真有因果报应,那我竺隐天最后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竺家主年纪尚轻,天赋卓绝,为何却是这般消极厌世?”孤灯说道。

    “大师,我知你心怀慈悲佛念,但是佛门渡人,亦分可渡之人与不可渡之人。我自幼出生墓门,与死尸亡灵打过多少交道,自以为世间的凶恶,怕也是不过如此了。可当十年前父亲失踪以后,接手竺家上下事务的那一刻,我才突然发现,人心叵测,比起墓中的机关陷阱,更是凶险万分!为了在这里生存下来,我的手上不知道落下了多少人命……”竺隐天说道:“都说四九城的繁华是建立在森森白骨之上的,我却也是在那时那真正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四九城中的每一人,谁又敢说手上是真的干净的。包括,你家的少主!”

    “既然竺家主心念已决,那贫僧也不便多言。只是不知刚才的那神秘人到底是何来路,又与竺家主有何渊源,为何要对您下如此杀手?”孤灯开口问道。

    “这点我也不不清楚。”竺隐天摇了摇头,说道:“一开始是我扰了他的修炼,他就突然对我出手了,我甚至还来不及解释一下。可当他看见我拿出摸金符的时候,似乎是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墓派的圣器,结果下手就更狠了。若非是孤灯您在这个时候及时赶到,只怕我的下场会更惨!”

    “那可真是奇怪了,这人到底是谁,又会有何企图?”孤灯皱了皱眉,说道。

    “他是谁我不知道,不过前面的那个方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正是这里的出口。既然我们不知晓事情的真相,那也就只能先继续走下去了。”竺隐天说着,带着孤灯继续向前走去,两人就这样离开了怨骨钟洞。

    可就在两人离开不久以后,那个身披白色斗篷的人忽然出现,闪了几闪再次落到了原地。

    他看着竺隐天刚刚走去的方向,低着头沉默了片刻,然后又是一闪,化作一道残影跟了上去!

    …………

    埋骨之地,坟场。

    “又是这股奇怪的感觉……”龙戬皱了皱眉,感受着体内七海蛟龙金甲的异动,眼神当中多了一丝凝重。

    为什么又会出现这种状况?这种感觉好像是来自蛟兕的尸体,但是又不像是蛟兕的气息!

    龙戬想到这里停下了脚步,拉着他手的阳雨馨也自然跟着停了下来。她奇怪地转过头去,眨了眨眼睛,好奇地问龙戬道:“龙戬哥哥,你怎么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竺灵殇看见龙戬的脸色不对,开口问道。

    “蛟兕的尸体那里,有点不太对劲!”龙戬抬手指着前方蛟兕的尸体下面,脸上表情似乎不太舒服,说道。

    “哦,有什么异样吗?”竺灵殇看着龙戬的表情,也微微皱起了眉头,问道。

    “蛟兕的尸体下方,绝对有东西!”龙戬的表情很认真,他十分肯定地说道。

    “蛟兕的尸体我确实没有仔细检查过,因为以我现在亡灵的形态,一旦靠近蛟兕的尸身,就会受到来自蛟兕的威压。所以根本不好在那里呆久了。”竺灵殇开口说道。

    “那股气息,并非来自蛟兕!”龙戬感知着自己的体内的七海蛟龙金甲,肯定地说道。

    “那我们要上前去看看吗?”竺灵殇看了看龙戬,问道。

    “好吧。”龙戬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看向阳雨馨,说道:“阳小姐,你跟紧我,接下来可能会很危险,你最好要离开我身周三尺之内,不然不好保护你!”

    “嗯……”阳雨馨闻言,心底却是多了几分欣喜,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更握紧了龙戬的手几分。

    …………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了?”龙戬见黎俊醒来,赶忙上前关切地问道。

    “在下无恙,就不劳龙少爷费心了。”黎俊看到龙戬,脸色却是寒了几分,冷声说道。

    龙戬听到黎俊说话的语气,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情,轻叹一口气道:“看来你还是什么都知道了。”

    “在龙少爷心中,在下本来就是一个城府深重机关算尽的阴诡之人而已,既然如此,在下若连这都看不透,岂不辱没了龙少爷的慧眼。”黎俊冷笑更甚,

    “我说蛇行得到这个消息,并非是我派人传出的,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得知的,你会相信吗?”龙戬

    “呵,我之前与龙少爷说,我接近你并无其他目的,也没有包藏祸心,龙少爷又相信了吗?”黎俊

    龙戬听了,又叹了一口气,说道:“看来你是不肯相信了。”

    “是又如何?不是有如何?”黎俊的语气更加尖酸刻薄。“你敢说蛇行找上我与你暗中放出我替你出谋划策的信息没有如何关系。”

    龙戬闻言一时语塞,竟不知该怎么回答。若非自己专门放出消息,蛇行又如何能得知此事?若说这二者没有关系,他自己也不相信。

    见龙戬没有答话,黎俊自嘲一笑,继续说道!“在下自知修为不精,但还是自负有才,所以想择一良木栖之,希望可以一展才华抱负。本以为龙少爷是一棵栖禽良木,现在看来,是我看走眼了。龙少爷性情多疑,只怕难成大业。而且即便龙少爷能成就大业,我只怕也会落一个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下场。”

    “你胡说,大哥他才不是这样的人。”盘亦见黎俊如此咄咄逼人,心生不满,忍不住开口说道。

    “是吗?”黎俊见盘亦站出来为龙戬说话,呵呵冷笑道:“今天这件事,或者也只是龙少爷的一步棋吧。让蛇行去刺杀我,然后您在出手救下我,好让我对您感激涕零,以后死心塌地地跟着您。在下本就是一个阴诡之人,所以眼中也全是机关算计,若是出言无状冒犯了龙少爷,还望龙少爷您这正人君子不要与我这阴诡小人计较。”

    “你……”盘亦自然听出了黎俊话中的嘲讽之意,脸一寒,右手瞬间伸向了腰间的碧血丹心剑。

    “住手!”盘亦的动作又怎么可能逃出龙戬的魂念,龙戬冷眉一挑,怒喝道。

    听到了龙戬的呵斥,盘亦立刻停住了手。然后龙戬转过身,面色阴沉地对盘亦说道:“你给我出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进来。”

    “是。”盘亦听了,低下了头,乖乖地退了出去。

    “你又何必如此?盘亦一心为主,何错之有?”黎俊左手勉强支撑着自己坐起身,右肩上的伤口被拉扯撕裂,鲜血顿时浸透了衣衫,可嘴角依旧挂着冷笑,淡淡地嘲讽道。

    “你伤还没有好,不要乱动!”龙戬见黎俊坐起身来,赶忙上前想要扶住他。只不过他的手还没有碰到黎俊,就被黎俊无情地推开了。“龙少爷的爱护之心,在下只怕消受不起,既然现在已经无恙,在下便告辞了。”

    “你伤得很重,还是留下来先养伤吧,其他事情等你伤好了再说。”龙戬看见黎俊被撕裂的伤口,有些不忍地说道。

    “在下对医理还是有些研究的,这些小伤就不劳龙少爷费心。龙少爷若是还念我给你立过些许微功的话,就请派几个工匠去把忘川小栈修缮一下吧,蛇行的人把那里破坏得乱七八糟的。”说完,黎俊固执地站起身来,错身绕过龙戬,跌跌撞撞地向门口走去。

    “另外,还有一件事。”黎俊突然停下脚步,嘴角勾起一丝苦涩的笑容:“多谢龙少爷对我向各大势力的举荐之恩,现在在这人界,已经有好几个大家族知道我黎俊这号人物了,我会重新挑选一位明主尽心辅佐的,这件事就算是龙少爷对我以前立下的微功寸绩的一点赏赐吧,我们从此两不相欠……”

    说罢,黎俊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只剩下这空荡的房间里,龙戬独自一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